<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无边无涯的海上,有数不尽的海岛,这些海岛有些住了人,有些还未曾有人类踏足。

    叶千栀从昏迷中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躺在一艘渔船上。

    她刚刚醒来,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叽里呱啦的声音,对方说着她听不懂的语言。

    慢慢地睁开眼,刺眼的光线一下子闯了进来,眼睛有些受不住,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等眼睛适应了外面的光亮,叶千栀这才发现,她还在海上飘着,身处一艘小渔船,她旁边坐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妇人,妇人见她醒来,很是高兴,叽里呱啦又说乐一连串的话。

    叶千栀被吵得脑瓜儿疼,她压根就听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一脸懵懂地看着对方。

    妇人说乐好半天的话,一直都没能得到回应,见她一副*难樱救颂房戳顺糯莸睦虾阂谎郏运盗诵┦裁础

    老汉放下竹篙,走了过来,他给叶千栀把了把脉,跟妇人用叶千栀听不懂的语言交流,在叶千栀一脸懵的表情中,老汉摸出了一个药丸,直接塞到了叶千栀嘴里。

    她躺在船板上,连张嘴都困难,她受了极严重的内伤,人虽然醒了,但她连张嘴都困难,更别说别的了。

    吃了药,叶千栀很快又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她已经不在小船上了,而是躺在一个阴暗潮湿的泥坯房中,她刚刚醒来不久,妇人就端了温开水过来,用汤勺喂了她一点水。

    叶千栀住在泥坯房里足足一个月,这期间,照顾她生活起居的就是她睁开眼时看到的那个妇人,养伤的同时,叶千栀也跟着妇人一点一点学着当地的语言。

    一个月过去,效果还是挺不错的,复杂的词语和对话,她现在是听不太懂也不会说,但是简单的交流却完全没有问题。

    “婶子,您这么早就起来了?叔他又出海捕鱼了?”经过一个月的调理,叶千栀身体已经大好,虽说已经好了不少,但她也只能做些轻省的活计,蹦蹦跳跳,需要力气的活儿,她现在可干不了。

    在这里住了一个月,叶千栀对她的救命恩人情况很是了解,知道对方家里情况不好,她身体稍微好了一些,就开始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计,想要帮忙减轻负担。

    皮肤黝黑的妇人听到叶千栀的声音,往她这边看了一眼,见到她出来,连忙道:“天还早着呢,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快回去休息,多睡睡,对你伤口的愈合有帮助。”

    “我都睡好久了,骨头都休息散架了。”叶千栀走到灶膛前,坐下,往灶膛里添了柴火:“婶子,您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别跟我客气。”

    救她的人,是一对老夫妇,大家都喊他们明叔明婶,这里不属于大盛的地盘,说的话也不是大盛的官话,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渔村,据说这里离小镇和县城可远了。

    小渔村只有七八户人家,大家都是依靠打渔过活,他们打回来的鱼会有人来这里收购,价格压得极低。

    “家里这点活计,我一个人都不够干,你啊,坐着别动,就是帮我大忙了。”明婶连忙道:“早上咱们喝粥,中午我给你炖个大头青鱼汤。”

    “使不得使不得,大头青价格高,留着卖多好啊!”叶千栀摆摆手拒绝道:“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需要喝鱼汤了。”

    “你这女娃,咋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明婶蹙眉道:“老头子说了,你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得好好养养,你咋就不听话呢?”

    “婶子,我的伤已经好了,不需要喝鱼汤补身子了。”叶千栀笑着道:“我现在强壮的都可以上山打大虫了。”

    “贫嘴。”明婶被她的话给逗乐了,跟着笑了起来:“家里没什么好东西给你补身子,好在老头子经常出海打渔,也只有鱼给你补补身子。”

    “你就别推辞了,大头青早就给你留着了,你不喝,大头青也卖不出去了。”明婶说着话,转身就把水缸里养着的大头青用网给捞了起来,丢到地上,砸死了。

    明婶动作干净利索,叶千栀都还没反应过来,原本活蹦乱跳的大头青就躺在地上不动了。

    叶千栀嘴角抽了抽,看向地上的大头青时,有些心疼。

    大头青是当地人对这种鱼的叫法,它还有另外一个高大上的学名,鳕鱼。

    鳕鱼在叶千栀以前生活的世界,鳕鱼一斤差不多要六十到八十元钱,在这个朝代,鳕鱼的价格就更贵了。

    鳕鱼生活在各大洋,个头不大,捕捞的难度极大,而且鳕鱼的习性,成鱼基本上都在水下一百七十五米至二百二十五米水层,幼鱼在八十米至一百米的水层,在这个捕鱼靠渔网,靠人力拉扯的朝代,渔网根本就下不到那么深的地方。

    只能在水下十几米的地方捕捞。

    深海下面的海鱼,味道鲜美,极为难得一见,每当捕到,不愁卖不出去。

    现在明叔、明婶选择不卖,把鳕鱼留下来给她滋补身子,叶千栀感动的同时,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明叔明婶家里穷得响叮当,一个铜板都恨不得掰成两瓣用,家里条件都这么艰辛了,可明叔和明婶还是把她的身体健康放在了第一位,有什么好东西都恨不得往她嘴里塞。

    明婶处理鳕鱼的动作利索,很快就把鳕鱼放到了陶瓷罐里熬汤,叶千栀坐在一边,时不时给小炉子里添柴。

    明叔出海是早上出去,回来的时间不定,叶千栀和明婶没有等明叔吃饭,两人吃了午饭,而后明婶去院子里修补渔网,叶千栀也跟过去帮忙。

    明婶和明叔膝下有一个儿子,只不过这个孩子运气不好,在几年前出海捕鱼的时候,遇到了海盗,没能活着回来。

    那时候他刚刚成亲,他出事了,女方父母不想自己的闺女守寡,带着女儿回家,不到三个月,就让女方改嫁了。

    失去了独子,明叔和明婶大病一场,把家底掏空,才捡回了两条命,从那天开始,这个家里就失去了欢笑。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8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88章 被救,养伤,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