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知道你担心她的安全,不仅是你,我也担心。”明叔放下熊肉,跟着叹气道:“自从儿子走了以后,咱们家就一直都被悲伤笼罩着,现在家里有了小栀,你脸上也多了几分笑颜,我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久一些。”

    “老头子。”听到明叔提起了早逝的儿子,明婶痛苦得不行,似乎又回到了她儿子出事的那一天。

    “老婆子,咱们呐,得往前看,儿子知道你为他伤心得不顾身体,他在地下也会不安,咱们活着的时候,好好活,等将来下去了,咱们也可以跟他说说这些年,他不在家以后发生的事情。”明叔劝道。

    要是以前明叔这么劝明婶,明婶肯定是不乐意听,可现在家里多了一个人,明婶的生活有了盼头,那就不一样了,她听得进明叔说的话,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人死不能复生,儿子已经走了好几年了,她沉浸在悲伤之中,日子得过且过,她要是就这么一直混日子,混到老,将来哪有脸去见儿子啊!

    “老头子,你说得对,我以后不这样了。”明婶看着新鲜的熊肉,心思转了转:“小栀今天受了惊吓,我给她做个烤肉片吃,如何?不知道小栀会不会喜欢吃。”

    “*娘做的东西,那是天下第一美味,我最喜欢吃了。”叶千栀刚好从净房出来,听到明婶的话,搭腔道:“干爹,您和干娘看看要留多少肉咱们自己吃,剩下的肉,咱们就拿到县城卖了吧!”

    眼看快要入冬了,叶千栀愁的不行,他们三个人都没有过冬用的棉衣,也没有冬天糊口的口粮,这要是入了冬,日子可怎么过呀?

    这些事情,叶千栀是不会跟明叔和明婶说的,他们老两口年纪大了,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不该为这些事情操心。

    “我们不喜欢吃熊肉。”明叔笑呵呵道:“割一斤给你留着,剩下的,全都卖了。”

    明叔在心里算着,一套银针要二两银子,熊肉一斤是五十文钱,这里有将近六十斤的熊肉,那就是三千文钱,换成银两,那就是三两银子。

    足够买一套银针了,还可以给叶千栀添置两身衣裳和一些头饰。

    明叔没有把他的打算宣之于口,但叶千栀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这老两口,满心满眼都是她,都是想对她好。

    叶千栀是那种,人家对她一分好,她就恨不得回以十分,所以明叔和明婶这般为她着想,叶千栀又怎么会不为对方着想呢?

    “干爹,您和干娘身体都不算好,可得好好调养,熊肉滋补,吃了对身体最好了,这样吧,咱们留十斤自己吃,剩下的,拿去县城卖。”叶千栀道。

    明叔一听就急了,他忙摆手道:“不行不行,这太多了。”

    一斤熊肉五十文钱,留十斤在家里,那就少了五百文钱,五百文钱可以给叶千栀置办两套衣裳的布料不止,还能买一些棉花给她做棉衣呢!

    这对明叔来说,是一笔巨款。

    “干爹,您听我说完呀!”叶千栀做事情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三步,算是一个非常有成算的人,她做事从来不会盲目,也不会胡来:“我们这次猎到的可是熊瞎子,熊瞎子全身上下都是宝,除了熊肉,还有熊胆、熊掌、熊骨、熊皮,这些可都是入药的好药材,多少药铺抢着要呢!”

    熊瞎子是个危险的猛兽,能够狩猎到熊瞎子的人寥寥无几,所以这些东西的价格一直都居高不下。

    猪肉一斤十文钱,羊肉一斤十五文钱,熊肉一斤五十文钱,翻了多少倍?

    “我们除了分肉以外,这些东西我们也都分了。”叶千栀笑着道:“熊掌、熊骨、熊皮我没要,让他们几个人分了,我要了熊胆,等会儿咱们去县城卖熊肉的时候,趁着新鲜把熊胆给卖了,还有这些日子我炮制的药材也一同拿去卖了。”

    前几天她在山脚下看到了一*的白芍,她喜不自胜,跟明婶两人忙活了两天,把白芍全都挖回家,洗干净后,她就忙活开了。

    白芍本身就带了一点点毒性,没有经过炮制加工,是不能入药,而炮制白芍的过程又是一个非常繁琐的过程。

    没有一点功夫的人,根本就做不了这样的事情,这也就导致村里人和村子周围的人全都知道山脚下长了一*的白芍,但他们也都是只有去镇上和县城的时候会去挖一些,带着去城里卖。

    没有经过炮制的白芍,卖不出高价,他们辛辛苦苦背到城里,到手的铜板也不多。

    有时间去挖白芍,还不如去多打两条鱼呢,收入也更高一些。

    叶千栀不卖生白芍,她把白芍挖回家,自己炮制,现在家里已经堆了足足两背篓炮制好的白芍了。

    “行,你午饭都没吃,饿坏了吧?先吃饭,然后去安子家里借驴车,去县城。”明叔拍板道:“你们娘俩先吃着,我去安子家里借驴车。”

    不等明叔出门,范建安就亲自上门了。

    跟他一起来的还有范建安的父亲,老范。

    他们来明家,一来是感谢叶千栀的救命之恩,二来就是问他们要不要去县城。

    老范跟明叔打过招呼后,开门见山道:“熊肉价格高,我打算运到县城卖,你们要不要去县城逛逛?刚好跟我们的驴车一起去。”

    “老范,咱们哥俩还真是有默契,我刚好要去你家借驴车呢。”明叔道:“我家小栀前几天采了不少的白芍,现在刚好晒干了,正好一起运到县城卖。”

    “你家小栀能干啊,我听老人说过,白芍可是个毒物,处理不好,人吃了,可是会要人命的,咱们村周围的山上有不少白芍,倒是有不少人挖,他们都是挖了就背到镇上卖,价格低得吓人,也就赚个辛苦钱。”

    “我听我家小子说,你家小栀刚刚在山上可是帮那两个受伤的小伙子包扎了伤口,你家小栀不错,得了你的真传。”老范开玩笑道:“明大哥,咱们以前喝酒的时候开过玩笑,说是要当儿女亲家,可惜咱们两家都只有小子没有闺女。”

    “现在你有了个闺女,咱们这个玩笑说不定能变成真的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7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2章 要当儿女亲家,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