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大夫,您这里收熊胆和熊掌吗?”等老大夫秤完了药材,就要结算银两的时候,叶千栀这才把熊胆和熊掌拿了出来:“熊胆和熊掌都是今天刚刚猎杀来的,新鲜着呢,您这里收吗?”

    老大夫听到熊胆和熊掌,浑浊的眼睛亮了亮,有些急促道:“我看一看。”

    看过之后,他确定这两样东西都非常新鲜,老大夫摸了摸胡子道:“东西是新鲜的,我也很想收下来,不过我家庙小,怕是拿不出这么多银钱买。”

    得到这个回答,叶千栀一点都不意外,也不失望,她刚刚进门的时候,扫了药铺一眼,看得出这家药铺确实是比较朴素,熊胆和熊掌是好东西,价格不菲,这家药铺,确实是吃不下。

    范建安几人倒是有些失望,熊胆和熊掌卖不出去,岂不是要砸在手里了?

    老大夫看了几人一眼,把他们的失望看在眼底,又看了看站在她面前波澜不惊的姑娘,老大夫心下感叹道,这个姑娘真不错。

    “我认识一户人家,他们或许会需要熊胆和熊掌,你们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跟我去问问。”老大夫道,还有一句话他没说,要是不愿意去,就当他没有说过这句话。

    “我们都可以的,主要是看您的时间,您有空,我们现在去都行。”叶千栀含笑道:“熊胆现在正新鲜,入药是最好的了。”

    “行,我先把你们的药钱结算了,再带你们过去。”老大夫说道,拿了银子给叶千栀,又跟学徒叮嘱了几句,这才带着叶千栀一行人出门。

    老大夫的药铺靠近的是居民区,大多数的房子都是泥坯房,或者是木头房子,走过了几条狭小的小巷,前面的道路突然就宽敞了起来,青石板的地面,干干净净。

    在青石板路的尽头,一座青砖瓦房赫然在立,显眼至极。

    老大夫对这里很熟,他走上前,敲了敲门,很快房门就从里面打开了,老大夫熟稔地跟对方打了招呼,说明了来意。

    对方听完,往叶千栀几人这边看了一眼,随即道:“刚好我家姑娘需要用熊胆入药,都找了好长时间了,一直没找到,多谢老大哥帮忙,让我家姑娘能有药引。”

    “你这么说,那就是太见外了,都是邻居,互相帮衬是应该的。”老大夫笑着道:“不过是带一句话的事情。”

    对方打开了门,引着叶千栀一行人到了堂屋,叶千栀借着堂屋里的烛火,这才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

    这座宅院,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可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那都不是凡品。

    叶千栀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把熊胆和熊掌拿了出来,熊胆一个二十两银子,熊掌一个三两银子,四个熊掌就是十二两银子。

    数好了钱,叶千栀拿了五十文钱给老大夫,答谢他的辛苦费。

    老大夫不愿意收,叶千栀好说歹说,总算是劝他把钱收下。

    钱货两讫,叶千栀一行人也就打算离开了。

    就在几人往外走的时候,突然一个小丫鬟匆匆跑了过来,着急道:“管家管家,小姐*昏过去了。”

    “怎么会这样?”正在跟老大夫说话的中年男人,大惊失色,拔腿就往后院跑,走时还不忘拉上了老大夫。

    叶千栀对于这位没有见过面的陌生小姐倒是有些好奇,她究竟得了什么病,需要用熊胆做药引,还得用熊掌入药?

    从管家和小丫鬟的表现来看,她的病情定然不简单,就是不知道究竟有多复杂。

    叶千栀见老大夫被拉走了,也跟着过去看看。

    明婶见她往那边走,连忙道:“小栀,咱们跟对方不熟,去人家的后院不好吧?”

    “我就是想去看看这家小姐得了什么病,干娘,我去看看就回来,您要是不放心的话,不如在这里等我?”叶千栀道:“对于大夫来说,最高兴的时候,莫过于是把疑难杂症治好的时候。”

    对于大夫来说,常见的病症,他们会早就看习惯了,态度虽然一样认真,但是缺少了一点*,这个时候要是碰到了棘手的病症,大夫们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叶千栀也如此,她是极喜欢给人看病的,只是以前要顾着宋宴淮,这才压着自己的兴趣,让自己往行商方向发展,要是让她选择的话,她愿意当个大夫,天天都给人看病。

    叶千栀安抚了明婶几句,便跟在了老大夫的后头,往后院走去。

    明婶和明叔自然不放心让叶千栀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也跟了上去,老范和范建安对视一眼,父子两人也跟了上去。

    管家和老大夫对于后面的一幕浑然不觉,两人心急如焚地往后院赶去,等到了地方,就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软绵绵地躺在榻上,她双眸紧闭,嘴角还残留一丝丝淡淡的血迹。

    老大夫忙上前给她把脉,手刚刚触碰上她的手腕,眉头就蹙了起来,脉象似有若无,像是要消失了一样,老大夫急得不行,想快点看出她的病因,可人越着急,就越是把不出她的病因。

    跟在后面的叶千栀见老大夫额头上都出汗了,还没有看出病因,她蹲了下来,手搭在了对方脉搏上,片刻后,掏出了银针,在老大夫和管家诧异的目光中,她拿起银针就扎到了小姑娘的头上。

    老大夫想要阻止都来不及,只见叶千栀速度非常快,眨眼间小姑娘头上就插满了泛着冷光的银针,叶千栀心无旁骛地盯着小姑娘的头顶,手下动作不停,等把所有的穴位都扎了,叶千栀动手扭了扭银针,在管家和老大夫的惊呼声中,叶千栀一根根把银针拔了出来。

    “这位姑娘,你怎么可以胡作非为,这要是出了人命,你赔得起吗?”管家被叶千栀的动作吓坏了,见叶千栀开始拔银针,他这才小声抱怨道。

    连老大夫都没有办法,她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办法?

    管家的话音刚落,小姑娘眼睑颤了颤,睁开了眼。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7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5章 小露一手,艳惊四座,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