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包子皮看着透,似乎力道加重一点,就容易破皮,可叶千栀拿着筷子戳了好几下,才把包子皮给戳开。

    整只包子的时候,包子的香味就让人垂涎得不行,更别说当叶千栀把包子的皮戳破,让里面的汤汁流了出来,站在周围的人,双眸紧紧地黏在包子上,眼睛顺着叶千栀的动作来回晃动,等叶千栀把包子戳破了,大家闻着那浓郁的香味,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娘哎,这香味实在是太诱人了,他们看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恨不得立刻掏钱买包子。

    诱人忍不住了,咽着口水问道:“老板,你这包子多少钱一个?”

    这么小的个头,应该也就一两文钱一个吧?

    大家在心里猜测着。

    谁知当他们听到价格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清,你再说一遍。”不少人掏了掏耳朵,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我们家卖的是灌汤包,五文钱一个。”叶千栀重复了一遍。

    这次大家都听清楚了,鼻尖萦绕着香味,可再也没有人敢说,自己要尝尝了。

    五文钱一个的包子,他们不配!

    打扰了!

    不少人把目光挪到了大骨汤上,有了灌汤包做对比,两文钱一碗的素面,三文钱一碗的兜汤面,就显得很便宜了。

    灌汤包他们吃不起,兜汤面,他们还是有购买力的。

    用大骨头熬的汤,里面还添加了不少对人身体有益的药材,汤里不仅有肉的香味,还有药材的气味,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味交织在一起,倒是好闻得很。

    兜汤面闻着香,吃起来更香,里面除了叶千栀特意用木薯粉做出来的兜汤外,还有海里的海鱼干,一口下去,鲜香无比。

    兜汤面卖得十分火热,跟它相反的是,好几蒸笼的灌汤包一早上都无人问津。

    早上来这里吃早饭的人,大多数都是在码头上工的人,对他们来说,味道不是最重要的,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灌汤包价格贵,他们多看一眼都不敢,就怕被讹上。

    这一波人差不多半个时辰后就全都离开了,等他们一走,城西这边就安静了下来,不过这样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就又有人来了。

    城西这个位置靠近码头,除了来这里上工的人,还有不少有钱人家的管事也会来这里运送东西,这些管事跟他们的主子相比,自然是不算富裕,但是跟那些卖力气的人相比,那算是小富翁了。

    所以他们一来,不少的摊子老板全都吆喝了起来。

    跟那些人相比,叶千栀吆喝的法子就不一样了,别人都是报菜名,说自己卖的东西有多好,叶千栀就不跟他们一样,她一手拨弄着灌汤包,声音清脆地介绍灌汤包的味道。

    说就算了,等说完了以后,她还当众吃,看到她吃的人,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他们都是不差钱的人,对普通人来说,五文钱一个的包子,是天价包子,他们吃不起,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这些管事不同,他们不缺钱,五文钱对他们来说,连毛毛雨都算不上,所以很快就有人耐不住好奇,掏钱买了一个包子尝。

    不怕人家吃了觉得不合胃口,最怕的就是连尝一尝的人都没有。

    这人吃了以后,眼睛一亮,大声道:“老板,再给我来五个,不,十个。”

    “得嘞!”叶千栀应了一声,爽快地夹了包子,让明婶把包子送到了顾客面前。

    其余管事一看他的表现,心痒难耐,很快就有人买了。

    有了一个人,就会有两个人,以此类推,很快几笼的灌汤包全都卖干净了,一点没剩。

    还有人没吃够,追问道:“就这么点包子吗?怎么没有多准备一点?”

    叶千栀抱歉地表示:“今天是我们摊子开张的第一天,准备的食材不多,你们喜欢的话,我明天多准备一点。”

    “喜欢,可喜欢了,我都还想买些回去,给家里人尝尝呢,没想到我自己都没吃够,更别说给家里人带了,你明天多做点啊,我肯定来。”

    “老板,你们早上是什么时辰来摆摊子的啊?我明天要早点来守着。”

    有几个人,看到别人吃的那么香,还以为是叶千栀花钱请了人来做戏,他们不相信,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买了一个,谁知道一个包子吃完不过瘾,他们倒是还想再吃,只不过等他们扭头再买的时候,灌汤包早就卖没了。

    明叔说了时辰,这些人才念念不舍地离开。

    灌汤包蒸的时候就香得能把人肚里的蛔虫给勾出来了,更别说现在所有的灌汤包都卖了,还都是当场在这里吃完,这片空气残留了浓郁的包子香味,勾得那些没有吃到灌汤包的顾客心痒难耐,恨不得时光倒流。

    早知道这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包子,味道这么好,他们就该一来的时候,就直接抢购,也免得像现在这样,对着空气垂涎。

    忙忙活活到了中午,所有准备好的东西都卖得一干二净了,叶千栀一行人这才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

    在叶千栀隔壁卖烧饼的老人家,见状,好心提醒道:“等傍晚的时候,有不少货船会在码头停歇,到时候会有不少人过来这里,你们可要出摊?”

    “不了,今儿早上我们起得太早了,现在东西卖没了,我们也该回去补眠了。”叶千栀笑着拒绝道:“老爷爷,那我们就先走了,明儿见。”

    明叔驾着驴车,很快就消失在了街上。

    卖烧饼的老人家望着叶千栀离开的方向,摇头叹息道:“有钱都不赚,这年轻人啊,脑子怕是有坑吧!”

    老人家的家人听到这话,嗤笑了一声,“老头子,你倒是会想,你也不想想,她一个手掌大小的包子就卖五文钱,五文钱都可以买好几个菜包子了,也不知道她家的包子包了什么肉馅,价格贵得离谱,那些人也跟疯了一样,争着抢着要。”

    倒是她家物美价廉的烧饼,一上午了,都没卖出多少。

    想到这里,老婆婆心里颇不是滋味!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6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0章 颇不是滋味,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