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回到家,叶千栀把早上赚来的铜板全都倒在了桌上,她和明婶两个人一个铜板一个铜板数了过去,扣除掉成本,今儿一上午,他们家的净利润是一百二十文钱。

    净利润看起来是不多,但是对于明叔明婶而言,这就已经够多了。

    明婶不敢相信地重新数了好几遍,最后得出的结果还是这个,她这才不得不信。

    “小栀,我听隔壁的陈婆子说,第一天开张的时候,能把东西卖出去就不错了,想赚钱,那是不可能的,咱们家怎么就赚钱了呢?”明婶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当时她听到陈婆子这么说的时候,她就一个想法,只要能把东西卖出去就行了。

    她一直都安慰自己,前头的时候不该计较赚不赚钱的事儿,而是应该先把知名度打出去。

    让她意外的是,开张第一天,居然就赚了一百多文钱,这点银钱看着不多,但却让明婶信心大增!

    “我也没有想到能这么快就赚钱了。”叶千栀也挺意外的,她很淡定道:“今天准备的东西并不多,咱们明天多准备一点,说不定也都能卖了。”

    “你刚刚答应了那些管事,说是明天会多准备一些灌汤包,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准备起来,免得到了时间,咱们手忙脚乱。”明婶道:“我先去和面。”

    “干娘,灌汤包的事情不着急,咱们明天还是做今天准备的数量。”叶千栀拦住了她。

    明婶诧异道:“为何?你不是答应了他们吗?他们也都说了,明天会来光顾。”

    “咱们家的灌汤包确实是独一无二,但还不值得他们来城西走一遭。”叶千栀理智分析道:“今儿他们是第一次吃到这种包子,觉得稀奇,自然想要多吃一些,吃个过瘾,可咱们别忘了,他们都是各府的管事,平日里不说日理万机,起码也是没有时间到处乱逛的。”

    “他们的话不能全都相信,只能说,我们家的灌汤包确实是引起了他们的兴趣,但也只有这么一点。”叶千栀见明婶想要反驳,她加了一剂重药:“如果他们真的喜欢吃咱们家的灌汤包,想要明天也吃到,他们会先给点定金,把东西定下来。”

    “可他们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一点行动都没有,您觉得他们说的话可信吗?”

    叶千栀的分析,直接打碎了明婶的幻想,她还以为他们家的小摊子经过今天,可以直接立足了呢,没想到是奢望。

    “咱们现在啊,不讨论赚钱的事情,咱们都回房补眠,赚钱的事情不着急,再怎么想赚钱,也得先睡饱了再说。”叶千栀推着明叔和明婶回房休息,她倒是没休息,而是拿了一本启蒙书,坐在靠窗的地方,慢慢地翻阅。

    等到了下午,叶千栀放下书,去厨房把大米泡上,她拿着背篓出了门,去不远处的屠夫家里定了明天要用的大骨头和一些猪肉。

    做完了这些事情,她才回家做米粉。

    厨房里的事情,明叔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他也没有去厨房添乱,看着天色还早,明叔拿了砍刀去城外的山上砍了一些木材。

    做吃食生意,柴火是必不可少的,城里有不少人卖柴,叶千栀一开始是觉得自己去跟城里那些人买柴就行了,明叔一大把年龄了,去山上砍柴她不放心。

    不过她刚刚开口,就被明叔断然拒绝了,他说自己还没有到等着叶千栀投喂的时候,不顾叶千栀的阻拦,毅然山上砍柴。

    叶千栀说过了好几次,明叔都充耳不闻,最后她也只能妥协了。

    第二天,叶千栀、明叔明婶跟昨天一样的时间出门,到城西摆摊。

    趁着夜色,叶千栀先把大骨给熬上了,熬大骨汤的时候,叶千栀便开始擀面,明叔和明婶跟昨天一样,一个专注蒸笼里的包子,一个专注砂锅里的兜汤。

    等天微微放亮的时候,街上有不少人走动了,街边的小摊子也都迎来了第一波客人。

    或许是因为昨天来了不少客人,吃了叶千栀这边的面条,觉得她这里的面条味道好,所以天刚刚放亮,别的摊子都还没什么人的时候,叶千栀的小摊已经如火如荼地忙活了起来。

    “老板,来一碗兜汤面。”

    “老板来一碗素面。”

    “老板来一碗米粉,多加粉。”

    点单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叶千栀和明婶两人忙得是脚不沾地,明叔也放下了手里头的事情,专注收碗筷和收钱。

    叶千栀这边的生意太好了,倒是显得周围摊子的生意太差,特别是在叶千栀旁边卖烧饼的那对老夫妇,看到叶千栀忙得脚不沾地,他们柠檬得不行。

    他们倒是想跟叶千栀一样忙,可他们家的烧饼根本就没什么人买,只能眼红地看着明叔一把把收钱。

    今天准备的东西比较多,收摊的时间倒是比昨儿更晚了一点,叶千栀准备的粉面全都卖光了,兜汤和猪肉也卖得差不多了,倒是灌汤包剩下了不少。

    今天来码头的管事不多,也就三五个人,这几个人都没有来小摊子吃东西,直接送了东西或者接了货物就离开了。

    昨天跟叶千栀说今天会来吃灌汤包的客人,倒是很守信用,还真的是来了,不过他们也没有点多少,而今天的新客又都觉得灌汤包卖得太贵了一些,倒是都没舍得买。

    明婶看着剩下的一大半的灌汤包,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她忧心忡忡道:“小栀,咱们要不要把灌汤包的价格往下调一些?”

    “干娘,咱们的灌汤包用料多讲究,您不是不知道,定价五文钱,咱们还有点赚头,可要是价格往下调,那就只能赔本赚吆喝了。”叶千栀不赞同道:“做生意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赔本啊,如果我们家的生意要赔本才能做下去,还不如不开摊子了呢!”

    在叶千栀的字典里,就没有赔本赚吆喝这一个选项,对她来说,除了赚钱就是赚钱。

    要是做生意没有赚头,还不如趁早改行!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6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1章 眼红得不行,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