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谁开始做买卖的时候不是奔着赚钱去的?

    要是知道自己做的生意,不赚钱,那肯定没有人往这个方向走啊!

    叶千栀执意不调价,甚至还说,如果要调价来迎合市场和顾客的话,那她宁愿不卖灌汤包了,就单单卖面条和米粉。

    面条和米粉做起来费时间和功夫,不过还挺受大家欢迎的,特别是米粉,昨儿来的客人点米粉的不多,今天点米粉的倒是多了不少。

    大家都说米粉顺滑,口感好不说,吃着也不费力。

    最重要的是,面条消化得快,不到一个时辰,就消化得差不多了,对于他们卖力气赚钱的人来说,最怕的就是饿肚子了,一饿肚子,就没力气,没了力气,干活的速度就慢了,赚到的钱就少了。

    米粉就不一样了,比较抗饿,消化的速度慢一点。

    最重要的是,这家摊子用的是大骨汤煮面条,不管多少钱的面条,汤底都是大骨汤,这一点就让人很喜欢了。

    大骨头没有肉,并不贵,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卖力气,连一文钱都斤斤计较的人来说,能有一点荤腥,就让他们很感动了,更别说是喝大骨头汤了。

    “面条和米粉都没了,不过还有点兜汤和大骨头,干爹干娘,咱们吃兜汤配灌汤包吧?卖不掉的包子,咱们自己吃就是了。”

    不等明叔和明婶拒绝,叶千栀动作利落地把兜汤和灌汤包全都端上来了。

    她率先撩起衣摆,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喝着汤。

    忙活了一上午,明叔和明婶早就饿了,现在见叶千栀吃的香,两人对视一眼,倒是没有拒绝,跟着坐下来吃饭。

    三人吃得挺香,倒是卖烧饼的夫妇看到他们三个人把五文钱一个的灌汤包全都给吃了,心疼的不行,老婆婆闲得没事情干,专门盯着他们,还帮着数着。

    等叶千栀一行人吃饱了,把东西全都收起来了,老婆婆这才捂着心口,伸手捅了捅一旁的老爷爷,颤声道:“当家的,你知道刚刚他们吃了多少天价包子吗?”

    老爷爷迷茫地摇了摇头,他看顾炉火都来不及,哪里有时间和精力去注意别人啊!

    老婆婆一脸心疼道:“他们一个人吃了六个包子,一个包子是五文钱,六个包子就是三十文钱,三个人,那就是九十文钱。”

    现在的大米,一斤也就八文钱,这三个人一张嘴就吃了足足十一斤的大米,能不让老婆婆心疼么?

    “你只看到了他们吃了多少东西,却不想想,这些包子他们没卖出去,留着干什么?难不成留着明儿再卖?”老爷爷往叶千栀那边看了一眼,见他们在收摊子,显然是今天的营业已经结束了,他收回视线,温声道:“他们今天的生意不错,赚的肯定不会比昨天少。”

    还别说,这事儿还真是被他给说中了。

    叶千栀和明婶回家算了算今天的收入,两人算了两遍,发现扣除掉了成本,还赚钱一百五十文钱。

    “要不是包子没有卖出去,咱们自己吃了,那赚得肯定会更多。”明婶看着桌上的铜板,想到吃进肚子里的包子,一脸肉疼道:“早知道就不吃了,还能减少点损失。”

    “干娘,您不能这么想,咱们得换个思路,您看看咱们今天忙活了一上午,赚了一百五十文钱,这些可都是扣除了成本后的收入,那顿包子,就当是咱们赚来的,您这么想,心里会不会舒服一点?”叶千栀理解明婶的想法,不过在她的观念里,赚钱固然重要,但是开心最重要。

    “可咱们要是把包子留着,明天再卖,那不是赚得更多?”明婶道。

    闻言,叶千栀连忙道:“干娘,您这么想是不对的,咱们做的是吃食生意,最重要的是干净卫生和新鲜,其中新鲜是最重要的,这些东西今天卖不掉,我也不会留着明天再卖,咱们自己能吃,就全都吃掉,吃不完,那就送给左邻右舍。”

    “太浪费了,你不知道,不少店铺和摊子的老板都这么干的,他们卖不掉的东西全都会留着明天卖。”明婶劝道:“咱们可以跟他们学学。”

    “他们这么做,咱们无法制止,但是我也不会跟他们学。”叶千栀断然拒绝:“现在没有吃出问题,那是他们运气好,可要是有人吃了他们的隔夜食物,出了事,那问题就大了。”

    “轻则损失些钱财,重则闹出人命,那可就牵扯上了人命官司,说不定还得蹲大狱呢!”

    叶千栀的话说的有点重,若是真的出了人命,只要给足了赔偿,苦主原谅了,蹲大狱这件事自然是不会发生,不过有了这一遭,名声也毁的差不多了,生意怕是再也没法做了。

    就算重新开张,那些知道这件事的人也会避开,离得远远地。

    一个好的名声有多重要,叶千栀是深有感触,所以她自然不会做出自毁招牌的事情。

    别人这么干,那是他们的事情,她不能阻止别人这么干,但是她能选择自己该怎么做。

    叶千栀刚刚劝阻了明婶,告诉她隔夜食物,人吃了会发生什么事情,谁知道几天后,还真的发生了一起食物中毒的事情。

    事情发生在隔壁摊子,也就是卖烧饼的那对老夫妇。

    他们眼看叶千栀卖兜汤和面条,生意好得不行,有些眼馋,他们也跟叶千栀学习,摆了一口大锅放在烧饼旁边。里面熬的也是大骨汤,不过跟叶千栀的骨头汤相比,他们家的骨头汤腥味十足。

    虽说不会让人倒尽胃口,但是也没让人有胃口啊!

    他们的骨头汤,一文钱一碗,里面还加了点大骨肉,食客们倒是极少去他们家喝骨头汤,主要是叶千栀这边的骨头汤太香了,价格也不贵,他们闻了叶千栀这边的骨头汤,哪里还喝得下烧饼老夫妇摊子上的骨头汤?

    这不,他们的骨头汤卖不完,他们又不像叶千栀,卖不掉的食物宁愿送人也绝对不隔夜,他们的骨头汤卖不掉,他们就留着,等着第二天加一些热水,继续熬煮。

    一天两天,那倒是没有出大问题,可偏偏他们使了点小聪明,这就出事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6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2章 使了点小聪明,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