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还有,别对我爹娘推推搡搡的,他们要是出了意外,我就是拼着这条命不要,我也会让你们赔命。”

    叶千栀把明叔明婶护在身后,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你看起来就是个弱鸡,我欺负你们怎么了?难不成你还能打回来?”监工嗤笑道:“就你这个身板,我随手一丢,你怕是都得飞出十米远。”

    要是叶千栀长得人高马壮,监工还不敢这样对待她,就是见她是一个瘦弱的少年,监工这才肆无忌惮开始欺负她!

    “是吗?”叶千栀冷笑道:“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不是说,我家的大骨汤吃坏了人么?那就带我过去看看吧,如果死了人,不用你说,我直接就去官府见官,官府怎么判,我就怎么赔,绝无二话。”

    叶千栀态度太过于坦荡了一些,监工见状,心里也泛起了嘀咕,难不成他还真的找错了人?

    不应该啊,在城西这片地方,有卖大骨头汤的也就只有这家摊子了,其他的摊子不是卖包子馒头就是面条,用的也都不是大骨汤,而是清汤!

    这年头,家里吃一顿肉都难得,哪里有人舍得买大骨头熬汤给别人喝啊!

    更别说叶千栀这里的面条卖的不贵,跟其他人的清汤面是一样的价格,也唯有加兜汤的面条和米粉会略贵一点。

    但是里面有了肉,贵一点不是应该的么?

    “干爹干娘,你们在这里守着摊子,我去去就回来。”叶千栀伸手拍了拍明婶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他们会不会对你不利?”明婶担心得不行,就怕叶千栀吃了亏。

    叶千栀摇摇头道:“干娘,我的本事,您还不了解么?别的我不敢说,他们想找我麻烦,那还不够格,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会出事的。”

    家里的食物都是叶千栀一手处理的,她能肯定自己做的东西没有问题,要不是有人故意栽赃,要么就是产生了误会。

    现在情况不明,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去弄清楚事情*,如果真的是她卖出去的东西吃坏了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她绝无二话,也绝对配合。

    可要是有人故意诬陷,故意搞出这样的事情,为的就是搞坏她的名声,让他们家的生意做不下去,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将近十年了,叶千栀的柔软心肠早就收了起来。

    她经历过了两次生死,好不容易才活下来,她的心肠早就变得不一样了。

    叶千栀的安抚很好地让明叔和明婶安静了下来,他们两人目送叶千栀跟监工一行人离开,周围的食客目睹了这一幕,全都绕开叶千栀的摊子,往别的地方走去。

    还有些人对着他们的摊子指指点点,说了许多不好听的话。

    “我说你们摊子是怎么一回事?”隔壁卖烧饼的老婆婆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心里乐开了花,她就是见不得隔壁的摊子生意火爆,这些日子,她眼睁睁看着叶千栀一把把赚钱,她眼睛都红了,要不是她搞不来这些,怕是早就改行卖面条去了,势必要跟叶千栀抢生意。

    “来咱们这边吃东西的食客,那可都是老主顾了,你们就算要赚钱,也别赚这种黑心钱吧?”老婆婆高傲地仰着头道:“我就说你们家的骨头汤也太香了一点,莫不是你们在骨头汤里做了手脚?”

    “人嘴两张皮,说的话可得负责任。”明婶呛声道:“我们问心无愧,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

    “没做过,人家会找上门来?”老婆婆嗤笑道:“实话告诉你吧,刚刚来的人可是码头上的大管事,他在官府可是有人的,你们惹上了他,轻则在城里混不下去,重则你们全都得蹲大狱去!”

    “你们的心肠也太黑了,为了赚点钱,都没底线了。”

    老婆婆一口一个黑心肠,听得明婶眉头死死地皱在一起,要不是被明叔拉着,她真是恨不得上前跟对方打一架。

    就在明婶快要暴走的时候,叶千栀跟着监工也到了老大夫的医馆。

    看到熟悉的医馆,叶千栀挑了挑眉,抬脚往里走去。

    老大夫已经给中毒的人灌了汤药,让他把肚里的食物全都给吐出来了。

    中毒的人也已经醒了过来,正全身乏力地靠在椅子上。

    监工一进门就看到了他,大阔步走了过去,关心道:“大彪,你好点了没有?”

    “头儿,我好了,我是不是可以现在就回去上工了?”大彪急切道:“今天不是有十船的货物到吗?还没来吧?我现在过去,能赶上趟儿吧?”

    “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养好身体,而不是去码头上添乱。”监工眉头死死地皱成了一团:“你现在站都站不稳,你还能搬东西吗?”

    “我....”大彪想要说什么,可他也知道,单凭自己这么说,是没有用的,还是得拿出证据来,他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总算是离开了椅子,可没等他站直了,整个人又软绵绵地倒回了椅子上。

    “你看看你现在连站起来都难,更别说干活了,你呢,就回家好好休养几天,等身体好了以后再回来干活。”

    “可我不去干活,我家里人吃什么用什么?”大彪满脸苦涩道,一想到家里嗷嗷待哺的孩子,和等着米下锅的老母亲,他就恨不得立刻跑出去干活。

    一家人的吃喝嚼用全都指望着他一个人,他现在不干活,家里人吃什么呀?

    “你就别担心这些了,你是食物中毒,你早上不是只喝了大骨汤么?我把卖大骨汤的老板找来了,她说她会负责你的一切损失。”监工说着,指了指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叶千栀。

    察觉到有两道视线落在了她身上,她往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对上了两张脸,叶千栀冲着他们笑了笑。

    大彪认出了那个穿着青色布衣的少年是谁,这不是最近新开摊子的老板么?

    据说她摊子上卖的东西都非常好吃,生意非常好,可惜他囊中羞涩,没有钱去关顾,只能每次路过的时候,用力地吸着空气中的香味,假装自己吃过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6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4章 幸灾乐祸,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