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头儿,你是怎么找上她的?”大彪声音有些发虚,他从来都没有去过这家摊子啊,他吃不起啊,没去过,又怎么可能是因为吃了她家的东西中毒呢?

    “不是你刚刚说,你喝了大骨汤么?”监工回答道:“就我所知,城西那片地方,也就只有她家的摊子是卖大骨头汤的,你不是喝了她家的大骨头汤出问题,那是喝了谁的?”

    “我.....”大彪想要解释自己没有吃过这家摊子,就在他要说出*的时候,耳边回响起了刚刚监工说的话。

    他说,对方已经说了,会承担他所有的花销,连带着家里的困难对方都会帮着解决。

    他只要安心养病就行了,养家糊口的事情,有别人帮着操劳。

    这些年来,他为了养家糊口,是一天都不敢休息,就怕自己休息了,家里人会为此饿肚子,他一直都兢兢业业地做着事情,就为了让一家老小填饱肚子。

    可他都这么努力了,却还是不能让家里人过上想要的生活,连填饱肚子都困难。

    他累了,很累很累了,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现在有个机会,让他名正言顺休息的机会,还会有人给他出钱看病,给他买米面养家人。

    说句心里话,大彪是真的动心了。

    所以他张了张口,到了嘴边的话,愣是说不出来了。

    他.......默认了。

    监工见他安静了下来,没有再叫嚷着说要去干活,这才松了口气,这人要是在干活的时候出了事,那他的麻烦可不小。

    现在他能安静下来,监工自然是高兴得不行,只要把人给留下来了,那以后有什么问题,都跟他没关系了。

    “你看到了吧?他就是去你摊子上吃了大骨汤的食客。”监工走到叶千栀面前,理直气壮道:“人,你已经看到了,接下来咱们是不是该谈谈赔偿的问题了?”

    “跟你说实话,他家里的条件不好,非常困难,一家人住在土坯房里,屋瓦都是破的,有时候雨下的大一些,那家里就变成了水帘洞,一家人只能拿家里的木桶脸盆去接水。”

    “他家里人多,孩子也多,他要休息好几天,这些天他没有收入,你是不是除了给他出医药费外,还得给他家里添一些米面?”

    “别的我就不多要了,一天给他家十斤米面,再给他一两银子当做赔偿,不算过分吧?”

    “要知道,按照我以前的性格,碰到了这种事情,我肯定是要领着你去见官的,让你蹲大狱,这一辈子都困在里面出不来,可他家的情况特殊,我这才放你一马,你识趣些,对他家里做出多点补偿。”

    “你这个头儿当得是不错,还挺关心下属的。”叶千栀看了他一眼,目露深意:“如果他真的是吃了我家的东西,出了这些问题,不用你特意提醒,这些事情也都是我该承担的,谁让是我家的东西吃坏了人呢?”

    “可要是,他吃的不是我家的东西,而是别家的东西,你们两人设局算计我,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叶千栀眸色森森道:“我这个人呢,一向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有怨报怨!”

    “别觉得我们是刚刚到县城做生意,没有人脉没有依靠的人,就可劲儿地欺负我们,我们呢,虽然没有靠山,但是也绝对不是怂蛋。”

    大彪不经意间对上了叶千栀的视线,吓得浑身一颤,扭过头,不敢再看他。

    监工倒是没有注意到大彪的异样,在他的认知里,大彪就是个老实忠厚的人,从来不会扯谎,他相信大彪说的每一句话。

    他会说出口的事情,那肯定是事实!

    他斩钉截铁地表示,自己说的就是事实,就是真话!

    叶千栀没有跟他纠结这些事情,她声音清亮地表示道:“口说无凭,咱们还是以事实说话吧!”

    “什么事实?”

    “我家摊子在城西摆了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里,他没有来过我家的摊子吃过任何东西,我见过他的次数倒是不假,每次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他就拿着扁担从我家摊子面前走过。”叶千栀的记忆力不差,她看了大彪一眼,娓娓道来:“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把这口黑锅扣在我头上,不过这口锅你们想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背着!”

    “你说什么?”监工压根就不相信叶千栀所言,在他看来,这就是叶千栀不愿意承担后果,想要推脱:“刚刚你还说你愿意承担所有后果,感情你这么说,是为了诓我?”

    “你有什么值得我诓骗的?”叶千栀挑了挑眉,目光清明地看着他们几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大彪身上,她问道:“你是当事人,你给说说,你真的是在我家摊子吃坏了肚子?”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就是想否认,那也来不及了,大彪不敢跟叶千栀的目光对上,他的视线胡乱地落在了各处,胡乱地点了点头:“我就是在你家的摊子喝的大骨汤。”

    他会这么想,打的主意就是叶千栀找不到证据,吃没吃,不是他自己说得算么?

    “你是不是在我摊子上喝的大骨汤,那可不是你说的算,你说吃了就吃了?”叶千栀脸上挂着笑容,可不知为何,她的笑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说的不算,难不成你说的就算了?”监工回怼。

    叶千栀摇摇头道:“我说的也不算。”

    “他说的不算,你说的也不算,那谁说的算?”监工的耐心耗尽,没好气道:“我找你来是为了协商后面的事情,不是找你来这里说这些无聊的话,看你发神经。”

    “有些事情还是得先弄清楚,才能确定后面的事情该怎么处理。”跟监工相比,叶千栀就显得淡定多了,她两世为人,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了,现在碰到的事情,对她而言,不过是件小事儿:“前面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后面的事情能处理好吗?”

    “做事情就不能着急,得一件件弄清楚,特别是这种事关人命和银钱的事情,更是要慎之又慎,不能出一点差错。”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6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5章 默认,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