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这么表态了,监工就算再不耐烦,也只能耐着性子道:“你想怎么样?”

    “你手下的人说,他是吃了我家的大骨头出事的,那么我想问问他,我家的大骨汤是什么味道?”叶千栀问道:“他点了什么,汤里有什么?”

    话落,叶千栀和监工双眸全都落在了大彪身上。

    大彪感受到了两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整个人紧张得不行,他没去过叶千栀的摊子,自然不熟悉她的摊子会卖什么,汤里又有什么。

    他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想了半天,他支支吾吾道:“我就喝了大骨汤。”

    “没点别的了?”叶千栀问道。

    时间太短了,大彪又不是擅长撒谎的人,还真的想不出别的了,他僵着身子,点了点头。

    得了准话,叶千栀这才继续道:“我家摊子,是用大骨熬出的汤做汤底,不过我们家的大骨汤是不单独售卖的,来我家的食客,要么是点清汤面,要么就是清汤粉,或者是兜汤面和兜汤粉,就是没有单独点大骨汤的,他们就是点了,我也是不卖的。”

    “他说他只点了大骨汤,从这一点来看,这就能排除他不是在我的摊子上吃的了。”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那还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监工反驳道:“他说的话不可信,你说的话就是真的了?谁能保证你不是为了脱罪,才这么说的?”

    “那你想怎么样?”

    “拿出证据,来证据他确实不是在你家吃的。”监工理直气壮道。

    闻言,叶千栀笑了起来,她点头道:“你要证据啊,那我就给你看证据。”

    听到她这么说,大彪下意识往她这里看了一眼,心里惴惴不安,他不相信叶千栀能拿出证据,可叶千栀笃定的神态,却让他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这地上的呕吐物是他吐出来的吧?”叶千栀指了指地上的东西,神情认真道:“现在是辰时三刻,他吃早饭应该是卯时末的时候吃的,从吃下食物到毒发,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大概是两刻钟到十二个时辰,好在他的情况严重,食物还没有完全消化,还能看出他早上吃了什么。”

    地上的呕吐物臭不可闻,大家都避开走,可叶千栀却神情自然,她让老大夫的徒弟去给她打了一盆水过来,她把地上的呕吐物放到水盆里清洗,很快大家就看出那块东西是什么了。

    “这是烧饼。”叶千栀站起来,说道:“我的摊子可不卖烧饼,你给我们说说,你的烧饼是从哪里来的?”

    “总不可能是你买了别人家的烧饼,拿来我摊子配着喝汤吧?”

    “.......”大彪垂着头,沉默着。

    监工见状,直接拍了他一掌,没好气道:“别装死,说话!”

    大彪喏喏道:“我....我.....”

    吞吞吐吐,我了半天,没了下文。

    监工不算笨,看到大彪的表现,心里立刻就咯噔了一下,察觉到了不妥,他大声呵斥道:“别支支吾吾的,你是个爷们还是娘们?连说话都不会说了?”

    “我.....”被监工呵斥了一顿,大彪脸色愈发难看了,他支吾了一会儿,小声道:“我不是在她摊子吃的大骨汤,是在隔壁的烧饼摊子。”

    “既然你不是在她的摊子上吃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诬陷人家?”监工暴躁如雷,想到他刚刚的言行,监工气不打一处来:“我前线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说是在她的摊子上吃的东西?”

    “我没说。”大彪小声辩解道:“是您误会了。”

    “你还狡辩!”监工怒了,“你没这么说,我会去找人家?”

    事情弄清楚了,原本咄咄逼人的监工一下子就气弱,知道是弄错了人,想到刚刚的行为,监工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到事情没有发生的时候,那他肯定是不会这么做了。

    “事情已经清楚了,那是不是应该谈赔偿了?”就在屋里陷入沉默的时候,叶千栀的声音响起。

    “赔偿?什么赔偿?”

    监工和大彪一脸懵地看着叶千栀,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你掀翻了我的摊子,口出恶言,败坏了我家摊子的名声。”叶千栀把他的所作所为一一指出来:“除了这些,还让我今天的生意做不下去,以后的生意还能不能做,还不确定,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不会以为我不计较吧?”

    “这......”监工连忙道歉:“是我冲动了,是我的错,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官府干什么?”叶千栀冷笑道:“你刚刚不是说,要把我送去见官吗?现在不用你送,我们一起去,找县令大人判定如何?”

    “别别别。”监工连忙告饶:“您别这样,我给您赔偿,给您赔偿。”

    “除了赔偿,你还要去我的摊子前澄清,说是你认错了,不是我的吃食出了问题。”叶千栀正色道:“我这都是正经要求,你答不答应?”

    “我答应,我答应,不知道老板要多少赔偿?”监工小心翼翼问道,他脸色非常不好,心在滴血。

    叶千栀借了一个算盘过来,熟练地拨弄着算盘,算给他听:“我今天准备的东西基本上就没卖出去,大骨头花了五十文钱,面粉两百文钱,米粉五百文钱,青菜,柴火.....”

    叶千栀每说一个,监工心就抽疼了一下,等到叶千栀算出了最终的成果时,监工的心已经麻了。

    “我摊子上的东西,你给我四两银子,你欺负*爹干娘,给他们五两银子压压惊不过分吧?还有我的名誉损失费,误工费,给个五两银子不算多吧?”

    林林总总加起来,这就十四两银子了。

    算到这里,叶千栀还是觉得要钱要少了,不过这个价格是非常合理的,再多,人家也不会愿意拿出来了。

    听到要给叶千栀十四两银子,监工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讪笑道:“我们再商量商量可好?这钱也太多了,我拿不出来,能不能少一点?”

    “你在做出那些行为的时候,能多想想,那就没有这些事了。”叶千栀冷笑道:“这已经是友情价了,你要是不愿意赔,那我就只能去找县令大人给我做主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6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6章 要证据?找给你看,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