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写好了食疗方子,叶千栀就没有留在后堂了,而是去了前面的铺面。

    监工和大彪几人还在铺面,见到叶千栀从后堂出来,往她这边看了一眼,看到老大夫和他徒弟对叶千栀态度熟络了不少,几人都惊了。

    “明小子,你大早上起来做吃食买卖,辛不辛苦?”几人闲着没事儿,坐在一起唠嗑,老大夫还让他的女儿给叶千栀送了一壶茶水过来。

    叶千栀给大家都倒了茶,端起茶杯,闻了闻茶香,抿了一口,叶千栀感叹道:“好茶。”

    她对茶不了解,也不会品茶,不过跟宋宴淮在一起多年,宋宴淮是这方面的行家,叶千栀跟着他,看多了喝多了,茶的好坏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明小子,你懂茶?”老大夫一听,立刻来了兴趣,兴致勃勃地问道:“你给说说,这茶哪里好?”

    “茶汤清亮。”叶千栀嗅了嗅茶香味,又抿了一口茶水,淡笑道:“古书有言,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茶亦十分矣,八分之水,试十分之茶,茶只八分耳。”

    “从这一记载不难看出泡茶所用的水对茶汤的影响了,您所用的茶叶不算好,也不算差,是自家种的白茶吧?”叶千栀接着道:“不过用的水是上山的山泉水,《茶经》中曾记:其水用山水上,江水次,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慢流者上,其瀑涌湍漱勿食之。”

    “您家的茶水,用的是山泉水,所用的茶叶是白茶,白茶跟绿茶红茶不同,后者靠发酵和炒为主,白茶则不然,是靠日晒制成,不炒不揉,只将细嫩、叶背满茸毛的茶叶晒干或者用文火烘干,这么处理的原因是为了让白色茸毛完整地保留下来。”

    “当白茶碰到了山泉水时,便把它的花香、枣香尽数展现,毫香蜜韵、汤水甘甜,让人回味无穷。”

    等说完了这一篇长篇大论之后,叶千栀谦虚地笑了笑:“随口说的,要是说错了,还请您见谅。”

    “不不,你说得真好。”老大夫捋了捋胡子,笑眯眯道:“我请不少人喝过茶,那些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是第二个!”

    “第一个是谁?”叶千栀好奇道。

    “是萧姑娘,她当初来我这里看病,我就请她喝了茶水,她很喜欢我家的白茶,所说的话跟你说的差不多。”原话老大夫是不记得了,大概意思倒是还记得一些,萧绣妃说的话跟明小子说的差不多。

    听到他说是后堂躺着的萧绣妃说的,叶千栀倒是有些意外,萧绣妃就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年纪不大,没想到她在茶水这方面还有如此的理解。

    真是让人意外呢!

    一旁坐着的监工几人听到叶千栀和老大夫之间的对话,几人端起茶杯仔细地尝了尝,可对他们来说,这茶水跟他们平日里喝的粗茶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就是茶汤好看的一点,不会暗沉沉的,茶香味好闻了一点,似乎有花香和果香,至于口感,他们尝不出有什么区别。

    顶多就是没有粗茶的苦涩感。

    好在老大夫没有问他们的见解,不然怕是会被他们给气到。

    几人喝着茶,当一壶茶水喝完的时候,监工的媳妇终于带着银钱来了。

    监工长得人高马大,态度恶劣,他的媳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桌边喝茶的监工,开口破骂:“你不在码头干活,跑来医馆干什么?还有,你让我给你拿十四两银子,你想干啥?你是不是背着我去逛窑子了?”

    噼里啪啦一通话砸下来,把监工和周围的人全都砸蒙了。

    监工的媳妇见监工不言不语,顿时怒火中烧,更气了,她走到监工身旁,伸手捏住他耳朵,一百八十度揪,疼得监工嚎嚎大叫:“放手,快放手,我的耳朵要被拧下来了。”

    “你给我说说,你拿这么多银钱去干什么?你要是说不出一个子丑卯时,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监工好脾气道:“我没去那些地方,真的没去。”

    “你没去?”他媳妇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了他一番,当她的目光落在他那二两肉上时,监工只觉得底下一凉,双脚下意识夹紧。

    “你没去那些地方,那怎么会要十四两银子?”监工媳妇冷着脸问。

    监工断断续续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说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时候,他更是低垂着头,不敢看自家媳妇的脸。

    他媳妇一听,顿时被他的愚蠢给气笑了,她用力地拧了拧他的耳朵,“活该,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让你遇到事情的时候不要冲动,得先沉住气,把事情了解清楚了,再做决定,你倒好,把我的话当耳边风,现在好了吧,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看你还怎么有脸去码头干活!”

    被媳妇儿训话,监工唯唯诺诺,不敢言语。

    他媳妇儿是彪悍,但不是不讲理的人,知道是她男人的错以后,爽快地掏了银钱给叶千栀,她对叶千栀笑脸相迎,客客气气道歉,可等她转过头去看她相公的时候,就横眉冷对,把监工吓得够呛。

    要不是在场还有这么多人在,监工怕是早就跪地求饶了。

    “明小弟,他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这样,你需要他怎么做,怎么道歉,你说,嫂子我压着他去做。”监工的媳妇霸气道:“有我在,他就是不愿意去,他也得去。”

    “多谢嫂子,我就想让他去我的摊子面前,跟大家澄清,是他误会了我,我家的食物没有问题,还有就是他吓到了我的干爹干娘,我希望他能正正经经给*爹干娘道个歉。”

    叶千栀的要求非常合理,监工的媳妇一口答应了下来。

    监工见她答应了,小声道:“媳妇儿,道歉就免了吧?这多丢脸啊,我这要去道歉了,到时候可就没脸在那边混了。”

    “现在知道丢脸了?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咋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她媳妇儿拖着他往外走:“事情你都做了,后果也就得担着,我管你想不想,丢不丢脸,你都给我去道歉!”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6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8章 *着去道歉,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