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有他媳妇盯着,监工万般不愿意,也只能苦着脸去了。

    明叔和明婶拉耸着脸坐在凳子上,周围不少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明婶听到了,气不过,想要跟对方争执,明叔拦着她道:“别了,你现在过去跟他们说道理,他们也听不进去,还是别跟他们浪费口舌了,咱们家的东西有没有问题,咱们心里有数,都是新鲜的,不会有问题,他们啊,肯定是弄错人了。”

    “话是这么说,可看到他们对着咱们家摊子指指点点,我心里就来气!”明婶委屈道:“他们凭什么掀翻咱们家的摊子?老头子,你说小栀跟着他们走了,会不会出啥事啊?”

    跟摊子比起来,明婶更担心叶千栀的安全,在她看来,摊子没了就没了,也就是损失几两银子,可叶千栀要是出事了,那她可接受不了。

    眼前浮现出她的独子被海盗折磨惨死的景象,明婶把叶千栀代入其中,眼前一黑,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老婆子,你咋了?”明叔眼疾手快把她给扶住了,关心道:“怎么好端端的一下子就跌倒了呢?”

    他们都一把老骨头了,可经不起折腾,这要是摔出个好歹,明叔都不敢想往后的日子会变成何种模样。

    “老头子,我刚刚想到咱们儿子了,想到了咱们最后看到他时的场景,你说,小栀跟着那几个不好惹的离开了,会不会有危险?那几个人看着就凶神恶煞,不是好人,咱们家小栀跟他们离开,你说,他们会不会打小栀?”

    明婶越说越害怕,她从地上挣扎地站了起来:“不行,我得去保护我家小栀,绝对不能让她出意外了。”

    “老婆子,你的想法我理解,可咱们连他们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么去找他们?”明叔道:“小栀离开的时候可吩咐了,让我们在原地等她,你说,我们要是跑出去外面找她,等她回来的时候,没看到我们,她不得着急?咱们还是听小栀的话,在这里等她。”

    “可我不放心。”

    明婶完全是被自己的想象给吓到了,吓得不轻,一想到那些事情,她就坐不住了,恨不得立刻跑出去找叶千栀。

    就在明叔绞尽脑汁想办法安抚明婶的时候,明婶突然间激动了起来,她手指着前面,高兴道:“小栀回来了,小栀回来了。”

    她喜极而泣,声音微微颤抖,不等明叔扶着她,她就从地上爬了起来,直奔到叶千栀面前,拉住了她的手,高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干娘,您这是怎么了?”见到明婶又哭又笑,叶千栀懵了。

    一旁跟上来的明叔给解惑道:“你干娘她啊,就是担心你,怕你被他们几个人打了,要不是我拦着,她怕是早就跑到县衙去报案了。”

    明叔没说明婶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叶千栀却明白明婶会怕成这样,肯定跟他们的独子有关系,那个未曾谋面的大哥,惨死在了海盗的手里,成为了明家两口子心底无法触碰的伤。

    这道伤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会消失,反而更加深了。

    “干娘,我平安回来了,您别怕。”叶千栀抓住明婶的手,柔声道:“事情都已经弄清楚了,您看他们也跟着我回来赔礼道歉了,他们啊,是误会我们了。”

    “真的?”明婶的视线落在了那几个人身上,似是不敢相信!

    监工的媳妇儿伸脚踢了监工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监工踉跄地站稳了身子,赔笑道:“老人家,是我们弄错了,大彪他吃的大骨汤不是你们家的,是别人家的。”

    “别人家的?那是谁家的?”明婶问道:“我倒是想看看,是谁学着我们家卖大骨汤,还把锅甩我们头上?”

    明婶不问,监工还没想起来这事儿,明婶一问,监工立刻看向了大彪,厉声道:“这位婶子不提我倒是忘了,大彪,你喝的究竟是谁家的大骨汤?”

    他奶奶的,是谁这么缺德?

    卖的大骨汤有问题就不说了,还让他损失了十几两银子。

    这么多银子,他媳妇儿眼都不眨就掏了出去,那肯定是想着秋后跟他算账,想到这笔钱要是拿不回来,那他的下场怕是会很惨!

    他媳妇儿的手段,他是知道的,想到那些酷刑全都落在他身上,监工眼前一黑,差点站不稳。

    大彪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休息了一会儿,脸色是好转了不少,但他的精神气没那么快恢复,被监工呵斥了一声,大彪双腿一软,差点站不稳。

    监工的媳妇儿瞧见了,打了监工一下,没好气道:“你说话客气些,我在面前,你都敢这样,我要是不在,你岂不是要上天?”

    “媳妇儿,你消消气,消消气,我就是想到咱们家损失的十几两银子,气不打一处来。”监工小心地赔笑道。

    他媳妇儿哼了一声,翻了一个白眼:“你还好意思提那十几两银子的事情?你要不冲动行事,这么大笔的银子会飞到别人家口袋?你啊,也别凶大彪兄弟,你的行为是你自己做的,可不是他指使你去做的,你要怪就怪你自己,怪不了别人。”

    “是是是,媳妇儿说得都对!”监工赔笑道。

    见他那怂样,他媳妇儿这才没说什么了。

    大彪亲眼看到他的头儿被嫂子收拾了一通,很是愧疚,等他们俩不吵了以后,大彪这才指了指旁边卖烧饼的摊子,说:“头儿,嫂子,我的大骨汤和烧饼都是在他那边吃的,吃的时候我就觉得大骨汤的味道有些怪,我还问了卖烧饼的婆子,问她是怎么一回事,她跟我说是正常的。”

    “我以为她家的大骨汤也有放药材一起熬煮,所以就没起疑,全给喝了。”

    谁知道这大骨汤会有问题啊!

    旁边卖烧饼的老夫妇看热闹看得正起劲儿呢,没想到看着看着,这热闹就到了他们头上了。

    他们家的烧饼味道一般,用料也不足,卖的不算好,那些会来关顾他们家摊子的食客,都是看他们两口子那么大年龄了,还要为生活奔波,心疼他们,这才来买他们家的烧饼。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5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9章 媳妇儿说的都对,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