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大家是心疼他们老两口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生活奔劳,谁能想到,他们的一番好心,却被卖烧饼的两夫妇给辜负了。

    大家随着大彪的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了卖烧饼的老夫妇。

    老婆婆见到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全都落在了他们身上,顿时慌了,跳出来辩解道:“你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卖烧饼和大骨汤给你了?我们家的大骨汤用的是最新鲜的大骨头,我自己都舍不得喝,便宜卖给你们,你们倒好,不能理解我们的一番苦心就算了,还把屎盆子往我们头上扣。”

    老婆婆这番话一出,监工的媳妇儿不干了。

    老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监工他媳妇儿能把监工收拾的服服帖帖,自然是有几分本事的,别看她对着叶千栀的时候,非常讲道理,说话客气得不行,但这不代表她的脾气就好了。

    她会对叶千栀客气,那是因为她家那口子做错了事情,她的腰杆子挺不直,可现在大彪说他的烧饼跟大骨汤都是在老婆婆这边喝的,监工媳妇走到摊子面前,就看了一桌子的烧饼和旁边支起的大锅里熬煮的大骨汤。

    看到锅里的汤水,监工媳妇噗嗤一下子就笑出了声:“我说你们老两口的心肠还真是够黑的啊,就你这大骨汤,还敢说是用新鲜的大骨头熬出来的?但凡做过饭的妇人,都能看出你这大骨汤怕是留了好几天了吧?”

    “你们啊,也就只能哄骗哄骗他们这些不入厨房的男人们,他们好忽悠,我可不好忽悠!”

    “你胡说八道,我家的大骨汤就是新鲜的。”老婆婆心里一慌,面上却不显,还显得非常镇定道:“你别乱说。”

    “我是不是乱说,用事实证明。”监工媳妇儿拿起了大勺,把大骨汤搅了搅,很快一股怪味就从锅里飘了出来。

    那是馊味!

    监工媳妇儿捏着鼻子道:“大家要是不相信,可以上前来尝尝。”

    “你说尝就尝,经过我同意了吗?”老婆婆一步上前,把大勺抢夺了过来:“我家的东西,你可没权利做主。”

    “我花钱请大家喝!”监工媳妇儿霸气道:“我难得来这里一趟,平日里也没机会过来,刚好这次因为这些事情过来了,那就请兄弟姐妹们喝口汤,让大家给我评评理,看看究竟是大彪指认错了,还是你这黑心老板卖的黑心食物!”

    “要真是你们家的吃食出了问题,那也算是给大家提了个醒,免得以后还有人上当受骗。”监工媳妇一通话,引得满堂喝彩。

    这种赚黑心钱的商家,是食客们最痛恨的。

    老婆婆握着大勺的手紧了紧,手指泛白,她强撑着道:“不行,我不同意,我不卖了。”

    “你的东西摆出来不是用来卖的?”监工媳妇嗤笑一声:“不是用来卖的,那你摆出来干什么?当好看呐?”

    “还是你明明就知道你卖的东西不新鲜,你不在意,反正又不是你自己喝,你当然不会把别人的死活放在心上。”监工媳妇道:“你的心好毒啊!”

    “不管你说什么,我的东西,我有权利决定卖不卖,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大骨汤不卖了。”老婆婆站在大锅前,护着大锅。

    “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护住汤,这件事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监工媳妇没有硬抢,她扫了老婆婆一眼,嗤笑道:“你不让我们尝,我们也不稀喝,谁知道喝了你家的汤会不会跟大彪一样?”

    “不喝汤,我也能找到别的证据,证明你的骨头汤不新鲜。”监工媳妇拿出了几两银子,让监工手下的人跑一趟,说是把城里卖肉的屠夫全都喊来这里,问问他们谁卖了大骨头给他们。

    县城是个小县城,人不多,屠夫也不多,不过就五个人。

    监工手下的人拿了银钱跑了一趟,很快就把屠夫们全都集结了起来。

    老婆婆两口子看到这一幕,强自镇定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当她看到王跛子的时候,脸一下子就白了,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往王跛子那边多看一眼。

    监工的媳妇儿舍得给钱,屠夫们看了老婆婆两口子一眼,全都说没有把自家的大骨头卖给他们。

    大骨头没有什么肉,价格便宜,饶是如此,也没什么人买,主要是大骨头汤喝了也不解馋啊,所以大骨头一般都是贱卖的,只有那些买不起肉的人才会买。

    其中有个屠夫看到叶千栀,很是高兴跟叶千栀打招呼,别的屠夫看到了,好奇问道:“你在城西还有熟人啊?”

    “这可不是熟人,她是我家的大主顾,我家的大骨头她全都包了,每天还在我那边订了不少的猪肉呢。”屠夫得意洋洋地说道。

    周围的屠夫一听,全都羡慕得不行。

    “你们都没有卖大骨头给他们?”监工媳妇见所有屠夫都否认,心下一乐,语气有些欢快地道:“既然你们没有卖大骨头给他们,那他们锅里的大骨头是哪里来的?总不会是路上捡来熬煮的吧?”

    “应该不是。”王跛子觉得这对夫妇有点眼熟,绞尽脑汁想了想,他道:“我记得几天前他们老两口来我家摊位买了大骨头。”

    “几天前?是多少天以前?”监工媳妇追问道。

    王跛子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有些不确定道:“五六天以前。”

    “我不太确定时间,都过去好几久了。”

    监工媳妇也不是要知道具体多少天数,她这么问,就是想确定,烧饼夫妇确实是买过了大骨头,不过那是好几天以前买的大骨头。

    现在的天气不算凉爽,东西放个一两天,是不会变质,但是这东西要是搁置了个五六天,不臭才怪了。

    老婆婆自然不会承认,可是她否认也没用,这些屠夫都没卖大骨头给她,唯独卖给她大骨头的人,还是好几天以前卖给她的。

    大家看向他们夫妇的目光陡然间就不一样了。

    确定了是他们卖的东西,监工想到白白损失的银子,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掀翻了他们的摊子。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5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0章 不承认?当众举证打脸,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