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好在他媳妇儿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制止了他的行为。

    “媳妇儿?”监工不解地望着他的媳妇儿,不明白他的媳妇儿为什么要制止他的行为。

    他媳妇儿没好气道:“你是傻还是没脑子?他们两个都那么大年龄了,你把他们的摊子掀了,是你不占理,到时候要你赔钱,你怎么办?”

    “是他们的吃食出了问题,害了我手底下的人,我掀他摊子都是轻的。”监工气得不行,一想到他白白损失的十四两白银,更是心如刀割,这口气他要是不出出去,怕是今年都不好过了。

    “他们的吃食是出了问题,吃坏了人,但咱们也得讲点道理,不掀翻他们的摊子,让他们赔钱就行了。”监工媳妇小脑袋转的飞快:“我们赔了十四两银子给明家小子,这一笔钱算在他们头上,还有大彪的误工费,你们几个的误工费,大彪最近都得吃点好的补补身体,这银钱得他们出,还有大彪家里的那几口人,都指着大彪吃饭呢,大彪没法出去做事,没法赚钱,养家糊口的事情,不得他们夫妇给担起来?”

    “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最少得二十多两银子吧?我这个人最是大方了,看在他们老两口也不容易的份上,那些零头就给免了,给个二十两银子就行。”

    卖烧饼的老两口被监工媳妇的一番话给吓着了。

    什么叫给个二十两银子就行?

    二十两银子是二十文钱么?说拿就能拿得出来?

    就是他们砸锅卖铁,也凑不出这么多银钱啊!

    老两口直接表态:“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他们不给钱,他们还能怎么样?总不至于明抢吧?

    监工的媳妇自然是不会明抢,他们不主动掏钱,她也不生气,笑吟吟道:“既然不愿意给钱,那就直接见官吧,出了这种事情,报官是正常的,要不是我们觉得你们老两口都这么大年纪了,不想你们去大狱里走一遭,这才想出了赔钱了事的办法。”

    “可惜你们不愿意,我这个人是讲道理的,你们不乐意,我们也不会强迫,直接见官,让官府判就行了,到时候可就不是二十两银子可以解决的事情了,说不定得翻个几倍。”

    监工媳妇说的是句句在理,卖烧饼的老两口被吓得脸色发白,身子发虚,他们在这里摆摊十几年,兢兢业业也才攒了二十多两银子,现在监工媳妇一下子就要把他们压箱底的银钱给要走,他们哪里会乐意啊!

    他们还想着,能不能拖一拖,拖过去就行了,只不过他们这个念头刚刚冒出,就见监工媳妇不耐烦地道:“既然不愿意拿钱,那就去见官吧!”

    见她来真的了,卖烧饼的老两口被吓坏了,等监工手底下的人来拖着他们去见官的时候,老两口哭着道:“我们给钱,给钱。”

    衙门那地方是随便能去的吗?

    他们这种平头百姓活着进去,说不定得横着出来!

    想到那个下场,老两口脸色更难看了。

    老婆婆*着回家拿了银钱,当她把二十两银子交到监工媳妇手上的时候,她一个受不住,吐了一口鲜血。

    得了银钱,监工媳妇把十四两银子收起来,剩下的六两银子,四两银子给了大彪,剩下的二两银子则让那几人来帮忙的兄弟拿着去买酒吃。

    安排好了这些事情,监工媳妇这才让监工结结实实给明叔明婶磕了三个响头,说是他刚刚鲁莽了,认错了人。做错了事。

    还把倒地的东西全都拾掇了起来,那些食物沾染了尘土已经不能吃了,她也组织人把地面洗干净。

    这些事情做完了,她还买了炮竹和糖果过来,一边点炮竹,一边给大家撒糖吃。

    监工媳妇做事面面俱到,什么都照顾到了,原本对监工还颇有微词的明婶看到这一幕,也消了气。

    等事情*解决,已经是中午了,叶千栀一行人早上太早起来,现在东西毁了,也没法做生意了,只能先回家休息。

    叶千栀一行人搬东西回家时,隔壁的烧饼铺子老两口却像是死了爹娘一样,扑在地上哭天喊娘。

    知道内情的众人,对他们的遭遇是一点儿都不同情,在他们做出这些不道德的行为时,他们就没有想过,他们卖变质的食物会要了别人的性命。

    现在这件事是爆出来了,要是没有爆出来,那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遭殃呢!

    想到他们以前在这个摊子买过烧饼,一个个都觉得自己胃里不舒服,翻涌个不停。

    卖烧饼的老两口完全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才让他们走到了这一步,怨不得别人,可他们老两口并不这么觉得,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是王跛子的错,是监工一行人的错,是叶千栀一家的错。

    如果他们都好好背锅,那他们就是安全的,也不会被人这么对待。

    他们不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反而把锅直接都甩到了别人的头上。

    这个亏,他们不会就这么吞了。

    监工一行人,人高马大不好惹,但是王跛子和叶千栀一家,他们老两口欺负起来就没顾忌了。

    不报此仇,誓不罢休!

    回到家的叶千栀几人可不知道那老两口的想法,也不知道他们一家被盯上了。

    “小栀,咱们明天还要去做生意吗?”明婶忧心忡忡道:“经过了这一遭的事情,咱们明儿的生意怕是不行。”

    辛苦了一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才让他们的摊子在城西立足下来,谁知道刚刚站稳就碰到这样的事情。

    虽说对方已经道歉了,但是明婶还是不乐观,好名声是慢慢经营出来的,而要败坏明婶,不过是一个举动就能让他们万劫不复!

    “还得做。”叶千栀想了想道:“咱们没有做错事情,是别人弄错了人,咱们就这样灰溜溜离开城西,那些人会怎么想?人家肯定觉得是我们的东西出问题了,不然我们为什么不继续开?”

    “就算生意不好,咱们也得继续开,要离开,也不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

    “小栀说得对,还是得开。”明叔赞同道:“怕生意不好,那咱们就少准备点东西就好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5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1章 不败此仇,誓不罢休,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