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爷,那咱们还要盯着她吗?”黑衣人问道。

    “盯着!”坐在书桌后面的人回答道:“本王没记错的话,萧绣妃也到了快要出嫁的年龄了吧?你说让她嫁给这个摆摊子的小子,是不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爷,您的想法是不错,可是那位会同意吗?毕竟萧姑娘可是他最爱的女人所生的女儿,要不是为了不让她被扯进那些争斗之中,他也不会把人送来这里。”黑衣人有些迟疑道:“咱们从这方面下手,宝座上的那位定不会眼睁睁看着萧姑娘被算计。”

    “谁说我们要去算计萧绣妃了?她好歹是本王的侄女,身为长辈,哪里能这么为难小辈?”坐在书桌后面看不清楚面容的人嗤笑了一声道:“不过要是她自己哭着喊着要嫁给那个地摊小子呢?那就跟本王没关系了,皇兄再生气,那也不能把气撒在本王身上。”

    “这些日子你给他们多制造一点机会,让他们单独相处,还有啊,让她身边的人注意点,别盯得太紧了。”

    有人要给萧绣妃和叶千栀制造机会,那他们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多了,面对每天都缠着她的小姑娘,叶千栀很是无奈,好在萧绣妃是个懂分寸的人,叶千栀忙的时候,她不会出现,每次她出现的时候,都是叶千栀不忙的时候。

    这就导致叶千栀想要把人赶走,那都找不到好的借口。

    久而久之萧绣妃已经是摊子上的常客了,他们之间能聊的话题也就多了起来。

    “我听明婶说,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你们的生意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某一天生意比较萧条的时候,萧绣妃趴在桌子上,看着叶千栀笑眯眯道:“既然你这边的生意不太好,不如你来我家里帮忙吧?我每天给你二两银子,如何?”

    闻言,叶千栀扭头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二两银子都够一家三口一年的吃喝嚼用了,你给我开一天二两银子,你家里人知道了,不得扒了我的皮?”

    “你可别害我!”

    “不会的,我家里人都是很讲道理的。”萧绣妃认真道:“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做的饭菜,想要你回家给我做饭吃。”

    “你放弃吧,我是不会去给人当厨子的。”叶千栀直接拒绝。

    “你不会给人当厨子,那能不能给人当相公呢?”萧绣妃自荐枕席:“我今年十三岁,嫁妆丰厚,你要是娶了我,就不用这么辛辛苦苦为生活奔波了。”

    “自己赚钱养自己,我心里踏实,拿着你的银钱过日子,那我的膝盖得多软啊!”叶千栀摇头道:“萧姑娘,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的出生点不一样,没有必要为了一口吃的,就把自己的终身赔上!”

    “明公子,你给我把过脉,应该知道我的身体状况。”萧绣妃小心翼翼往旁边看了看,确定没有人盯着他们,她这才继续说道:“你觉得我是真的天生体弱,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你的身体情况,你心里应该是有数,就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叶千栀不咸不淡地回答道。

    “是啊,我身体的情况我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为了活下去,我明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我却无力去改变。”萧绣妃苦涩道:“苟延残喘的活着,有什么滋味?”

    “你看到了斜对面那个卖柴火的人吗?他每天都要挑好几担子的柴火来这里卖,来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去码头的人,谁会买他的柴火?”叶千栀指了指斜对面一个胡子邋遢的汉子,幽幽道:“有不少人给他提过意见,让他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可以去别的地方卖,他去了,柴火没卖出去不说,自己和家人也被嘲讽了一通。”

    “为什么?”萧绣妃看了眼那个全身脏兮兮的汉子一眼,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看到他身后坐着的妇人么?那是他的妻子,她脑子有点不正常,生活不能自理,每次他去哪里,都得把他的妻子带上,绝对不能把她一个人落在后面。”叶千栀语气里带着难以言表的难过和哀愁:“有些人看到了,会心疼他的遭遇,把他的柴火买下来,可更多的人是用看戏的目光看着他们。”

    “他们为了活下去,用尽了力气,饶是如此,他们的日子也过得非常不好。”

    “跟他们相比,萧姑娘,你很幸福了,我不知道你遭遇到了什么事情,可你起码吃喝不愁。”叶千栀意有所指道:“哪怕你身体确实是有点问题,可这种问题经过调养是可以完全治好的,你说,你跟他们相比,你觉得谁比较惨?”

    不用说,自然是那对夫妇过得更惨。

    “这一条街上,走过了各种形形*的人,不管是经商的小老板,还是在路边摆摊子的人,亦或是卖力气的汉子,他们奔波劳作都是为了生活,拼了命想要活下去。”

    “没有人是容易的,生而为人,向来就是苦多于乐。”

    叶千栀的话让萧绣妃沉默了下来,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叶千栀做事,她静静地坐着,等到叶千栀快要收摊的时候,萧绣妃小声道:“明公子,你说的对,我不该自轻自贱,多谢你的开解,让我受益匪浅。”

    叶千栀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她说了什么吗?能让人受益匪浅?

    她咋就听不太懂了呢!

    萧绣妃见叶千栀一头雾水,也没有解释她为什么会这么说,跟叶千栀告辞离开后,萧绣妃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老大夫那边。

    老大夫见她过来,脸色还挺红润,有几分惊奇:“几日不见,萧姑娘的脸色倒是好了不少。”

    “仝叔,我今天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说。”

    见她不像是开玩笑,仝叔对着她拱了拱手,迎着她去了里面,这才道:“萧姑娘今日神情不大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我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萧绣妃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支着额头,她看着仝叔,说道:“您是父皇派来给我治病的,对不对?”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5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6章 你是他派来的对不对?,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