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萧绣妃这话来的太过于突兀,仝叔没有准备,蓦然间听到了这话,人都傻了,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慌忙否认:“萧姑娘,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是吗?”萧绣妃嗤笑一声:“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清楚,好几次我都熬不过来了,可你却能妙手回春,把我从鬼门关给捞回来。”

    “你可以否认,可有一件事你是没法否认的,我在这里居住了八年,而你恰好是在我来了以后才举家搬迁来了这里,你说一次两次可以是巧合,可三次四次,这要是没有人特意安排,应该没有这么多的巧合吧?”

    仝叔不说话。

    萧绣妃轻叹了口气,她接着道:“老头子让你来这里的目的是给我治病,还是为了看着我?”

    “他是您的父皇,您怎能如此称呼他?”仝叔听到萧绣妃对她父皇的称呼,有些不高兴。

    “你刚刚不还说听不懂吗?怎么现在就开始为他辩驳了?”萧绣妃嗤笑道:“你还能说你不是他派来的人?”

    “......”仝叔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没话说了,那就听我说。”萧绣妃问道:“他派你来这里,是让你监视我?”

    “您误会了,王上没有这个意思,他派下臣来这里,是为了保护您的安全。”仝叔回答道。

    “在王城的时候,他尚且不能护住我,现在离得那么远了,他拿什么来护着我?”萧绣妃冷笑道:“依靠别人,还不如依靠自己,好在我命硬,阎罗王见了都怕,不愿意收,不然我怕是早就没在这个世上了。”

    仝叔小声辩解道:“王上他有他的苦衷,等您长大了,您就明白了,现在您只需要知道,王上这么做,都是为了您好,他把您推开,是为了护着您,也是为了将来能把这万里江山交到您的手上。”

    “呵呵!”萧绣妃冷笑一声,张狂道:“你给你的主子去一封信,告诉他,我要什么,会自己去争取,自己去获得,而不是等着他送过来,还有,从今天开始,你也不必给我看病了。”

    “这可不行,您身体本就不好,现在您身边那些鬼魅都还没有清理干净,您要赶下臣走,起码得等下臣把您的身体调养好。”仝叔急急道,就怕萧绣妃立刻把他给赶走了。

    “你留在我身边,能干什么?这些日子,我几次病发,你不也束手无策么?”萧绣妃挑了挑眉:“我怕那些人已经注意到你了,你留在我身边,不妥当,还是远离我吧!”

    “可您的身体......”仝叔自然知道他已经被人怀疑上了,哪怕他再低调,可他跟萧绣妃走得近,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了,再者这么些年来,那些人几次对萧绣妃动手,她几次命悬一线,都是他给救回来的,很多救命的药材普通大夫根本就接触不到,可他却能轻易拿出来,能不引人注目么?

    萧绣妃的身体情况让人担心,除此之外,她的身份更是让他提心吊胆。

    他医术不精,勉强能保住萧绣妃的性命,却不能治好她,这些年来他除了给萧绣妃看病,也动用了所有人脉,遍寻天下神医,可那些神医,他寻到了,也不敢带到萧绣妃面前。

    这些神医医术精湛,眼睛毒辣,就怕他们看破了萧绣妃的身份,到时候那些人就会拼尽全力要了萧绣妃的性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时不时给她找点麻烦,像逗弄小猫小狗一样逗弄着她。

    仝叔这几年已经尽全力了,可他心里明白,他的医术有限,能做的事情不多,若是再寻不来一个可靠的医者给萧绣妃调理身体,那萧绣妃的处境就危险了。

    想到临行前王上拉着他的手,郑重托付:“裴兄,绣妃就劳烦你费心照顾了,她是个苦命的孩子,母亲走了,我又不能陪着她长大......”

    手握天下百姓生死大权的王上,这一刻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一个为儿女操碎心的父亲。

    仝叔的医术在太医院不是拔尖的,表面上他跟王上一点交集都没有,可谁也不知道,仝叔是他最信任的人。

    “我已经找到了医术精湛的人,有她在,我自会安然无恙!”萧绣妃早就给自己找好了后路。

    仝叔想到萧绣妃最近的作所作为,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提醒道:“明小哥的医术确实是不错,可咱们不知道她的底细,用这样的人,下臣不放心。”

    “放心好了,我已经让人查过了,她的身份没有问题,也不是王叔的人。”萧绣妃道:“只是她身份低微,我要把她名正言顺带在身边不容易,所以我打算招她为婿。”

    萧绣妃的话如同一个深水炸弹,炸得仝叔七零八落,脑子都不会运转了。

    他掏了掏耳朵,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您刚刚说了什么?下臣是不是听错了?”

    “我说我要招明迁枝为婿,让她名正言顺出现在我身边。”

    “这......万万不可,您身份尊贵,怎么能招她为婿?”仝叔惊了,他慌忙阻止:“您忘了您不是.......”

    接下来的话,仝叔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他万万没想到萧绣妃会做这个决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导致萧绣妃冒出这么危险的念头?

    “你的顾虑我明白,她是男子,我跟她在一起不会吃亏,婚后,我跟她会分开休息,她需要伺候她休息的丫鬟,我也会安排好,总之,我跟她就是有名无实,除了我不会跟她圆房,别的我都能满足她。”萧绣妃道:“等将来事情了了,*厚禄,少不了她!”

    见她把后面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仝叔就知道这件事怕是没有转圜的余地,萧绣妃是已经全都计划好了,他反对也没用。

    仝叔苦着脸道:“这事儿得告诉王上一声。”他是妥协了,可他希望王上能来阻止。

    这太荒谬了,仝叔接受无能!

    仝叔慌慌张张给王城捎了消息,此后日日都等着王城那边的消息,只是他等来的不是王上阻止的书信,而是一道赐婚圣旨。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4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7章 招她为婿,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