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仝叔看到赐婚圣旨,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家公主脑子一热要招个摆地摊的小哥当夫婿就算了,怎么王上也跟着瞎胡闹啊?

    可赐婚圣旨都已经下来了,他还能怎么办?

    不能接受也得咬着牙逼迫自己接受。

    来送圣旨的人见仝叔看完了王上写的密信之后,就要仝叔带着他们去宣旨。

    仝叔浑浑噩噩带着他们去了叶千栀租住的小破院子,来宣旨的几个人看到那败落的院子,嘴角都抽了抽,当他们知道这个小破院子还是租来的时候,几人的脸色已经变得五彩斑斓了。

    他们家的公主究竟选了一个什么样的驸马啊?

    公主是天之娇女,身份尊贵,不管嫁给谁,那都是下嫁,可那些驸马,最差的也是寒门学子吧?

    现在却跑出了一个摆地摊的小哥,家里连房子都没有。

    穷成什么样了。

    来宣旨的这些人是真的不想宣旨了,他们恨不得立刻就把公主带回王城,在城里挑选一个门当户对的驸马。

    只是圣旨都已经下了,显然这位穷驸马的情况王上是知道的,王上知道了不阻拦,必定是公主执意要嫁。

    连王上都没法阻止,他们这些外人还能怎么办?

    只是在心里为公主感到惋惜。

    好好一个金枝玉叶,怎么就嫁给一个泥腿子了呢?

    不说这些来宣旨的人反应这么奇怪了,就是叶千栀收到了赐婚圣旨,也懵了。

    等宣旨的人都念完了圣旨,她还没能回过神来,宣旨的人见她一脸呆呆的样子,对她更不满意了,其中一个人咳嗽了一声,把叶千栀不知道飘到了哪里的魂给招了回来。

    “你们......你们这是开玩笑吧?”叶千栀脱口而出道:“我一个摆摊的小贩,怎么配得上金尊玉贵的公主殿下?这不是真的。”

    本来她以为这群人是骗子,可是当她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县令大人时,她就知道这些人还真是王上派来的人,他们宣读的圣旨,自然也是真的。

    她老老实实摆地摊,卖面条,怎么就被尚公主这个大饼给砸中了?

    如果她真的是男子,那她肯定会高兴疯了,可她不是啊,她是女子,这要是尚公主,岂不是新婚之夜就得被推出去砍头?

    如果她现在坦白,算不算欺君?

    叶千栀觉得她被人推到了一个死胡同,不管怎么做,都是死路一条!

    宣旨的人听到叶千栀说的话,面上笑吟吟地安抚她,说她长得真俊俏,可内心对她是各种鄙夷,对她脱口而出的那句话非常赞同。

    还觉得她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公主。

    “驸马爷,婚期已经敲定了,十二月初九是个好日子,这个日子可是王上精挑细选给挑选出来的,驸马爷,成亲前的这段时间,您就别去街上摆摊子了,好好养着,把皮肤养得白一些。”有人提醒道。

    叶千栀自然是满口答应,等把人送走了,叶千栀和明叔明婶互看了一眼,三人目露绝望。

    明婶正要说话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明婶打开门就看到门口站着左邻右舍,他们见到明婶,张口就是恭喜她得了一个好儿媳。

    此时叶千栀只能庆幸,自己当日女扮男装的时候还算是谨慎,她来这里租房子的时候是以女子的形象出现的,后来为了做生意方便这才女扮男装,那时候为了避免麻烦,她直接安排了一出戏,让人以为明叔明婶家有一儿一女,女儿暂时被留在了乡下,等他们在城里买了房舍再搬来。

    要不是那时候想得还算是周到,叶千栀女扮男装的事情怕是早早就被抖出去了。

    等送走了来恭贺的左邻右舍,明婶关上房门,全身的力气一下子就被抽走了,她看了看明叔,再看看叶千栀,着急道:“完了完了,小栀的身份要是被泄露了,那咱们一家子是不是都没活路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离开这里,回老家躲着,能不能避开这些事情?”明婶急得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

    叶千栀扶住明婶,摇摇头道:“抗旨那是大罪,咱们一家人都要玩完,况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又能跑到哪里去?”

    “那可怎么办?”明婶抓着叶千栀的手,急得汗都出来了:“我和你干爹都一把年纪了,早就活够本了,早走一天和晚走一天也没有什么区别,可你不行,你才二十二岁,正年轻,你可怎么办?”

    “干娘,您和干爹是我从桃花村带出来,我必然就会让你们都平平安安回去,绝对不会出任何意外。”叶千栀虽然不知道这桩从天而降的婚事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在明婶面前还是非常稳得住的:“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安排好一切,让我们一家全身而退。”

    “小栀,你能有什么办法?”明叔眉头紧蹙道:“咱们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拗不过这些天潢贵胄。”

    “干爹,您错了,咱们现在也算是天潢贵胄了。”叶千栀笑眯眯道:“咱们现在没办法,不代表以后没办法啊,等我和公主成亲了,我就有驸马的头衔,到时候去哪里,人家都得给我几分薄面,您说到时候咱们认识的人多了,路子广了,平安离开的机会就更大了。”

    明叔明婶是普通老百姓,对于皇家的事情,哪里了解?叶千栀这么说了,他们也就以为叶千栀能有办法,惶惶不安的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叶千栀把他们安抚好了以后,独自回了房间,把门关上以后,她再也坚持不住,靠着门板滑坐在了地上。

    刚刚跟明叔明婶说的话,那都是为了安抚他们,实际上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连王上为什么会给她赐婚,她都还不知道,更别猜测他们的目的了。

    她现在能做的事情就是稳定情绪,等见到了公主以后再说。

    计划变得太快,她早早规划好的路是没法走了,一旨赐婚的圣旨,把她的所有计划全盘打乱,让她的前路充满了不确定性和迷茫。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4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8章 成了皇家女婿?,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