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尚公主了,婚期定在了半个月之后,这个消息一下子席卷了县城的大街小巷。

    此时他们才知道,在他们这个小县城里,住着一位公主,据说这位公主长得貌美如花,性情温柔,跟话本里的那些公主都不一样。

    话本的公主全都是骄纵的主儿,连当街抢驸马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他们县城的公主找的是一个摆地摊的小哥,从这一点来看,他们县城的公主就与众不同。

    大家可劲儿地吹捧传说中见都没见过面的公主,有人就说了,等公主和驸马成亲了以后,他们两人会离开这里,去王城生活。

    一时间,大家对这位公主和未来驸马都充满了好奇,来过叶千栀小摊吃东西的人也能到处吹嘘,说自己跟这位驸马爷有过交集。

    驸马爷长得还挺俊朗的,就是皮肤黑了点,驸马爷性格挺好的,就是皮肤黑了点,驸马爷的父母亲为人也很是憨厚,就是家里条件差了点。

    总之这位未来的驸马爷跟他们这些普通人没啥区别,长得也不算俊俏,也没有读过书,听说她摆小摊子的时候随手就拿了一本启蒙书,自己对着读。

    连字都没认全,她能看得懂启蒙书?怕不是瞎读吧?

    这公主的口味也太奇怪了一点,不说找个门当户对的驸马爷,起码也得找个才华洋溢的驸马爷吧?或者找个长得俊朗的驸马爷?

    可偏偏她挑选的出来的人,一没家世,二没长相,三没才华,也不知道公主究竟看上了她哪一点?

    不说他们好奇这件事了,身为当事人,叶千栀也很想知道这位公主的选婿标准是什么,为什么放着那么多优秀的世家子弟不选,偏偏挑选上了她?

    皇家的婚礼十分繁琐,要求也忒多,夫妇双方在成亲以前,不能见面,不然就会视为不吉利。

    自从接了赐婚的圣旨,叶千栀就没有去摆摊了,每天都跟皇家派来的礼仪官学习礼仪,除了这些,还有人教她识字读书。

    叶千栀的时间被安排的满满当当,连睡觉的时候,在睡梦中,她都一直在读书。

    日子一晃就到了成亲的日子,普通人家娶亲,那是男子去女子家里接亲,可叶千栀是尚公主,那就没有接亲这道了,她早早就被接到了公主居住的府邸,等到了吉时拜堂。

    站在喜堂里,叶千栀看到院中有些熟悉的景色,整个人都麻了!

    等到萧绣妃被人搀扶着出来的时候,看到她在团扇后面对着她挑了挑眉,叶千栀眉心一跳,差点就把手上的绸花丢地上。

    好在她的理智还在,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委屈巴巴地拜了堂,等被送往喜房时,叶千栀目光频频扫向了萧绣妃。

    她就说这道赐婚圣旨来的莫名其妙,没想到更莫名其妙的是这个新娘子!

    她们两个人都是女孩子,两个女孩子成了亲,这传出去,怕是会让人笑掉大牙。

    等到了喜房,喜娘们说了一连串的吉祥话,在她们的见证下,叶千栀和萧绣妃喝了交杯酒,所有的礼仪都走了一遍,喜娘识趣地离开了。

    等屋里就剩下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叶千栀有些紧张了起来,手心都出汗了。

    该死的,她该怎么办?

    “你站在那边干什么?坐!”萧绣妃指了指桌边的凳子,示意叶千栀坐下来。

    叶千栀听话地坐在了椅子上,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娶妻的一天,看着坐在榻上的新娘子,叶千栀心虚的不行。

    “明公子,我知道这件事太过于突然了一些,事先没有告诉你,主要是怕你拒绝。”萧绣妃解释道:“先前的时候,我跟你提过这件事,不过你没有同意。”

    叶千栀在心里暗暗腹诽:她也就说了一嘴,说是要嫁给她,那时候她以为她是开玩笑来着,并没有放在心上。

    谁能想到萧绣妃的来历这么不寻常,直接给她搞了一个赐婚圣旨出来,让她不得不接受。

    “你放心,我们是名义上的夫妻,实际上,我让你来我身边,就是想让你帮我一些忙。”萧绣妃坦白道:“我身体不好,身边还围绕着一群对我不利的人,我不敢把他们赶走,也不敢用他们。”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让我帮你对付那些人?”叶千栀问道。

    “可以吗?”萧绣妃满脸期盼地看着她。

    面对一个柔弱美人的要求,叶千栀能拒绝吗?

    自然是拒绝不了!

    她答应了,甚至还答应帮她调理身体。

    萧绣妃早就知道她医术不错,但现在得到她的承诺,萧绣妃高兴得不行,她拍了拍手,房门很快就被推开了,进来了一群貌美如花的丫鬟:“你被迫成为了我的驸马,委屈你了,这几个丫鬟是我特意找来伺候你的,算是我给的补偿。”

    好家伙,萧绣妃出手还真是大方,七个貌美如花的丫鬟,这些丫鬟长相各有千秋,她要是真的是个男人,怕是早就忍不住扑上去了。

    叶千栀忍痛拒绝了:“多谢公主的美意,只不过我早些年的时候就发过誓,此生只有一妻,绝对不会背叛她,虽说我的命定妻子还没有出现,不过我也得为她守身如玉。”

    “你一个大男人还这么恪守礼仪?”萧绣妃惊讶道。

    叶千栀摊了摊手道:“没办法,我家里人就是这么教育我的,让我千万不能在外面胡来,所以只能谢绝公主的美意了。”

    叶千栀不愿意收美人,出乎萧绣妃的意料,不过她对叶千栀的印象就更好了。

    抬手让美人全都下去,萧绣妃指了指隔壁的房间,说那是她的房间,叶千栀见她没有留自己在这里过夜,松了口气。

    离得远一些是好事,靠得太近了,很容易就露馅。

    叶千栀跟萧绣妃道了谢,忙不迭地就跑到了隔壁。

    叶千栀刚刚离开不久,屋里就多了一道伟岸的身影,他走到萧绣妃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挑的这个驸马,虽然比不上我给你挑选的那些世家子弟,不过她知情知趣,不是个贪恋花色的人,还算不错。”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4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9章 原来她是公主,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