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父王,我不是跟您说过了么?儿臣的事情儿臣心里有数,一切都会安排好,让您不要费心。”萧绣妃头都没抬,看都没看她的父王一眼,态度冷淡得不行:“要是让王叔和那些皇兄们知道您来了这里,儿臣小命难保。”

    “胡说八道!”王上沉着脸道:“我会来这里,自然是安排好了一切,你跟驸马已经成亲了,是不是该考虑回王城了?这些年来,你在这里吃了不少苦头,也该回王城,让我有时间教导你,等你学会了为君之道,我就可以把王位传给你。”

    “父皇,您想的太过于简单一些了,我这个落败的身子,有什么资格去竞争王位?就算您把王位传给了我,我又怎么能守得住这个位置?”萧绣妃嗤笑道:“难不成我得跟父王学习,为了王位,不惜出卖自己,委屈自己周旋于各个女人之间?”

    她这话的意思,摆明就是说她的父王为了王位,不得不出卖美色。

    王上被萧绣妃的话给气到了,他吹胡子瞪眼了好一会儿,见萧绣妃都没有说一句软话,他气得不行,想要狠狠收拾萧绣妃一通,可萧绣妃是他最*的孩子,是他们唯一的孩子,别说收拾她了,就是说句重话,王上也舍不得。

    “你心里的那道坎还没过去?”王上颓废地坐在椅子上,眼里盛满了伤痛:“当年你母亲的事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这么多年过去了,您身边形形*的美人不少,您怕是早就忘记了她的模样吧!”萧绣妃讥讽道:“您忘了她,可我不会忘了她,她为您做的那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她就是个傻女人,为了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到头来得了什么?”

    “我没忘记她,我和她幼年认识,年少相知相爱,当年我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母妃不受宠,父王压根就注意不到我,是你的母亲,陪伴我度过了那些日子,陪着我从无到有。”王上回想起年轻时候发生的事情,眼眶泛红:“她对我来说,她不仅仅是我的王后,是我最爱的女人,也是我心灵的归宿。”

    这些年来,他行尸走肉般地活着,多少次想不管不顾去找她,可想到他们的孩子,他迟疑了,他想要把这个江山交到他们孩子的手上,想要把那些害他们的人全都一网打尽,等这些事情了结,他也有脸去见她了。

    萧绣妃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室内安静了下来,半晌后,王上的声音缓缓响起:“你不想跟父王一样受制于人,这个想法是好的,想要靠自己去竞争王位,那就得有实力,这块玉牌能号令天圣铁蹄莫龙军,玉牌我就先给你了,至于你能不能收付这支兵马,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说完这句话,王上从暗门离开。

    萧绣妃坐在榻上,手离玉牌非常近,她盯着玉牌看了很久,久到屋里的红烛都已经燃了一小半了,这才伸手把玉牌收了起来。

    婚后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对于叶千栀来说,也就是可以睡个懒觉,不用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摆小摊子。

    虽然不用天不亮就起来摆摊子,但对她来说婚后的日子也绝对不轻松。

    她每天都要跟着老师学习认字,还得练字,除此之外,还得学泡茶、蹴鞠、打马球。

    对于叶千栀来说,动脑的事情都不难学,难的是体力的活儿,不管是蹴鞠还是打马球,都不适合叶千栀,可她不学也不行,来教她的老师说了,这些都是王城那些高门子弟要学习的东西。

    在这个小县城的时候,她不懂不要紧,也不丢人,可将来要是去了王城,跟那些权贵子弟打交道,她要是不会这些,那丢人的可不仅仅是她,连萧绣妃也会跟着丢脸。

    叶千栀是不怕自己丢脸,可是一想到会连累萧绣妃,让她跟着自己一起被人议论,叶千栀心里就不得劲,她年龄比萧绣妃大,算是她的姐姐吧,她可得护着妹妹,不让妹妹被人欺负。

    所以她学得认真,好在她先前学过骑马,有骑马的功底在,打马球学得还算快。

    浑浑噩噩间,很快就到了除夕夜。

    叶千栀跟萧绣妃成亲后,搬来了萧绣妃这里住,明叔明婶自然不可能跟着来,萧绣妃出资,给明叔和明婶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座宅院。

    天圣跟大盛的除夕新年日子是一样的,也有守岁的习俗,叶千栀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对两国之间的民俗有了更深的了解。

    天圣地处南边,一年四季的变化都不算明显,虽然有春夏秋冬,但是冬天却没有大盛那么冷,除了腊月中旬那几天稍微冷了那么一点,其他时候都还好,穿薄薄的袄子就足够保暖了。

    除夕那一天,叶千栀把明叔和明婶接了过来,说是要一起守岁。

    明叔明婶不是第一次来萧绣妃家里了,以前不知道萧绣妃是公主的时候,他们来过一次,那时候他们就觉得这宅院真阔气,让他们不敢直视,这次他们过来,还没进门双腿就打着哆嗦,害怕得不行。

    “干爹干娘,公主是个脾气非常好的人,你们别怕,这次接你们过来一起过春年,就是公主提议的。”叶千栀伸手扶住了明叔明婶,柔声道:“你们别怕,就当是自己家里一样,自在些。”

    “小栀,这里可是公主的居所,我从心里就惧怕,如何能放松?要不我们就别进去了,万一我们哪里做得不对,惊扰了公主,她会不会把怒火发泄在你身上?”明叔忧心忡忡道:“你的日子本就不好过,我们还是别去给你添乱了。”

    帮不上忙就算了,要是还帮着添乱,那可就不行了。

    “你干爹说得对,我们老两口在哪里过日子都行,可别连累了你。”明婶搭腔道:“只要你好好的,我们就放心了。”

    “你们啊,越说越奇怪了,都说了喊你们过来是公主提议的,你们就别推辞了,快进来。”叶千栀不由分说,拉着他们进门。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4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20章 可不许添乱,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