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双方都谈好了条件,叶千栀收了银钱,签了合同,便动身去了酒楼,教他们的厨子,怎么做灌汤包。

    很多事情,看到结果的时候,是无法知道过程是怎么样的,可等叶千栀一步一步把过程展现出来的时候,他们解了疑惑,也就明白为什么她当初把灌汤包定价那么高了。

    使用的原材料讲究不说,在制作的过程中,还需要用到大量的冰块,没有冰块加持,灌汤包就做不成。

    看了过程,他们再也不说灌汤包卖得贵了。

    不过他们是酒楼,面对的是高消费人群,定价高那是非常合情合理的。

    “做起来不难,只要把馅料调好了,味道就差不了。”叶千栀把灌汤包放到蒸笼里,慢悠悠道:“灌汤包的好坏除了馅料和汤汁外,就是看包子皮了,好的灌汤包,等包子熟了以后是可以看到里面的汤,薄而不破。”

    这对揉面师傅来说难度不大,他们常年跟面粉打交道,对于这些事情,早就熟悉得不行了。

    等灌汤包熟了,叶千栀让他们每个人都尝了尝,等他们吃完了以后,又盯着厨子做了一遍。

    厨子一开始做的时候,有些手忙脚乱,做出来的灌汤包差强人意,叶千栀看过了以后,点评了一番,针对他们的不足进行了点评和指点,有了叶千栀的指点,厨子们的进步非常快。

    很快就包出了让人满意的灌汤包。

    等他们学会了,叶千栀的任务算是完美完成了,酒楼的少东家要请叶千栀吃饭,叶千栀婉拒了:“吃饭就不必了,我还有事情要忙,你记住,灌汤包是不能过夜的,能卖多少就做多少,如果卖不了,那也得当天就给处理了,绝对不能卖隔夜的包子。”

    灌汤包跟普通的肉包菜包不一样,普通的包子隔夜以后,都会有点点不同,更别说灌汤包了。

    少东家拱手道:“多谢驸马爷的提醒,这些事情草民都记下来了,草民跟驸马爷一见如故,真心想要邀请驸马爷一起用饭喝酒,既然驸马爷有事要忙,那草民就不强求了,等以后驸马爷有时间的时候,还请驸马爷赏脸,跟草民吃顿便饭。”

    “好说。”叶千栀跟少东家商业互吹了一通,才算结束。

    等离开酒楼,叶千栀买了些药材,拎着往家走去,刚刚走到半路,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人从旁边的巷子里直直冲了出来,直奔叶千栀而来。

    她手里拿着一把泛着寒光的菜刀。

    叶千栀身边的护卫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两个护卫上前一步,把叶千栀护在了身后,可对方看都不看那两个人一眼,直接拿着刀从两人的缝隙中穿过,直直往叶千栀飞去。

    菜刀隔空而来,刀尖都泛着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叶千栀躲得狼狈,而拿着刀的人显然是被激怒了,她拿着菜刀胡乱地挥舞着。

    拿着菜刀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她第一刀劈了个空,第二刀第三刀也接连失利,怒吼了一声,接下来就一顿乱舞,吓得街道上的人尖叫连连,个个都往外躲,一时间整条街都乱了。

    慌乱中,叶千栀看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被丢在了原地,而老妇人挥舞着菜刀,正好到了小姑娘面前,叶千栀瞳孔微缩,什么都顾不上,一个健步上前,抱住小姑娘,往后躲。

    叶千栀的动作非常快,可那老妇人已经杀红了眼,拿着刀直直往叶千栀的头上劈来。

    抱着一个孩子,行动受限,叶千栀躲避不及,菜刀从她的手臂划过,一缕血花在空中绽放。

    两个护卫刚刚从拥挤的人群里挣扎着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立刻飞奔过来,两人一个去夺老妇人手里的菜刀,一个制住了老妇人。

    等把人给制伏了,两个护卫这才走到叶千栀面前告罪:“驸马爷,属下护卫不利,请驸马爷责罚。”

    “无妨。”叶千栀把手里的孩子放在了地上,看着被鲜血染红的手臂,蹙了蹙眉头,掏啊掏,从怀里掏出了帕子,绑在了伤口上面。

    在叶千栀处理伤口的时候,小姑娘的父母也发现她不见了,找寻了过来,见到小姑娘站在叶千栀身边,脸上挂着泪珠,可怜巴巴的模样,小姑娘的父母心疼得不行,奔到小姑娘身边,一把搂住了她。

    小姑娘见到父母亲过来了,终于从害怕的情绪中缓过来,她反手抱住了父母的脖子,哭得老大声了。

    “妞妞,吓坏了吧?”小姑娘的母亲轻轻拍打着小姑娘的后背,柔声道:“别怕别怕,娘来了。”

    “娘。”小姑娘的小奶音软软糯糯的,听得人心里一软。

    等安抚好了小姑娘的情绪,小姑娘的父母这才带着小姑娘来跟叶千栀道谢。

    面对他们的谢意,叶千栀摆摆手,表示这不过是举手之劳:“不管是谁碰到了,都会出手相帮的,这点小事,不值一提。”

    这件事对于叶千栀来说是一件小事儿,可对于这对父母来说,那就是救命之恩了,他们再三给叶千栀道谢,这才离开。

    等那对夫妇带着孩子离开了以后,叶千栀这才看向了被制伏的老妇人,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就觉得有些眼熟,可她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老妇。

    老妇见她一直都盯着自己看,眉头微微蹙起,眼神陌生,就知道她怕是没有认出自己是谁。

    老妇被这个发现气得差点没有*,她拿着菜刀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叶千栀拼命的,谁知道现在菜刀是砍到了叶千栀,但那是不轻不重的伤口,血都没流多少。

    反倒是她自己,被这两个护卫踹了几脚不说,现在被人用这么不舒服的姿势按压在了地上,脸跟地板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丢尽了脸。

    “怎么,不认识我了?”老妇见叶千栀一直看着她,没吭声,她终于沉不住气了,先开了口:“你对我们家做了这么多坏事,现在你攀上了高枝,倒是不认人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3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23章 当街砍人,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