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卖烧饼的老婆婆啊!”

    她一开口说话,叶千栀就听出她是谁了,等她说完以后,叶千栀走到她面前,把她上上下下又看了一遍,好奇问道:“一段时间不见,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应该问你吗?如果不是你和码头的监工合起伙来敲诈我,我和老头子也不会白白损失了二十两银子。”老妇神情激动地喊道:“家里没了这么一大笔的银钱,可把我家老头子气坏了,直接病了。”

    他们老两口攒钱多年也就只攒了二十多两银子,这一下子就出去了一大半不说,生意也被搅黄了,因为他们摊子的吃食把人给吃坏了,那段时间他们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左邻右舍也都避开他们,不敢跟他们有任何交集。

    她家老头子被气病了,家里剩下的几两银子也全都花在了看病这件事上,可这么多银钱花出去,老头子的病没有好转不说,反而更严重了,最后撒手人寰、一命呜呼,彻底抛下她,独自离开了。

    这件事对老妇的打击非常大,操持完了老头子的丧事以后,老妇就一直都在想着,该怎么给她家的老头子报仇。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妇,该找谁报仇?

    监工是码头上的一霸,当日他连叶千栀的摊子说掀了就掀了,对叶千栀都那么不客气,要不是后面的事实证明,他手下的人吃坏肚子跟叶千栀没关系,不然他怕是会不依不饶一直跟叶千栀纠缠不清。

    监工她是报复不了,叶千栀就更报复不了,一晃眼的功夫,叶千栀就从一个无权无势的摆摊小哥成为了当朝朝阳公主的驸马爷。

    从一个藉藉无名的地摊小哥,成了金尊玉贵的驸马爷。

    像叶千栀这种在朝中没有半点根基,既无家世,也没有人脉的驸马爷,王城里的那些世家权贵,自然是不会把她放在眼里,对他们来说,叶千栀这个驸马爷还没有科举的那些学子有用呢。

    在王城,没有人把叶千栀当一回事,但是她在这个小县城,那就不一样了,大家都是用仰视的目光看着她。

    老妇生气得不行,恨不得把叶千栀抽皮扒筋,在她看来,要是叶千栀当时安安静静地把这个亏给吃了,那就没有后面那么多的事情了。

    叶千栀年轻有能力,想要赚钱,怎么也能赚?

    何必计较那么一点点损失呢?

    她却不想想,要不是她自己贪图小便宜,把一根大骨头反复地熬煮,熬煮了好几天,这才导致有人吃了大骨头的汤出了问题。

    问题的源头是她身上,可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发生了任何事情,都只会怪罪别人,却从来都不会回过头想一想,是不是她自己的问题。

    哪怕是她自己的问题,可人家就是硬撑着不承认,觉得这些都是别人的错。

    叶千栀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错,为什么要替别人背这个锅?

    “你要是不贪图小便宜,为了节省成本,把不新鲜的食材留着用,也不会发生后面那么多的事情,你不反思反思自己的行为,却把这些错误全都推到了别人身上,我是欠了你的么?”叶千栀一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她死不悔改,不承认是自己的错误,还企图把这口锅让别人背!

    “我安安分分摆地摊,做自己的分内事,用的所有食材都是新鲜的,我招谁惹谁了?要被人莫名其妙地砸了摊子?”叶千栀道:“我没有去找你的麻烦,你倒好,直接把这些锅都扣在了我的头上,还拿着菜刀来砍我。”

    “你这是要我的命?”

    “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老妇神情癫狂地喊道。

    “随便。”叶千栀懒得跟这种人多言,她吩咐那两个护卫道:“你们把人送去衙门,让县令大人看着判吧!”

    当街砍人,除了叶千栀的胳膊受了点伤外,并没有别的伤亡,但是叶千栀的身份不一般,加上这件事是在大白天里发生的,影响极大,县令大人不敢轻怠,连忙安排了人去调查。

    不查还好,一查吓一跳。

    这已经不是老妇第一次找叶千栀的麻烦了,只不过前面的时候,老妇找的不是叶千栀,而是明叔和明婶,不是给他们老两口宅院的大门泼粪水,就是买了火油,泼在了明叔明婶的房子周边,想要把他们烧死。

    好在泼火油的时候,被明叔当场给抓到了,明叔看她可怜,没有把她送官,谁知道他的一时心软,老妇没有感激不说,反而还心生怨恨。

    泼火油的事情败露了,她倒是不好再盯着明叔和明婶不放,这次她就改了目标,直接对叶千栀动手。

    谁能想到这次她也就砍了叶千栀的胳膊一下,这一下还是叶千栀为了救小姑娘,来不及躲避这才被她砍到了,要是叶千栀没有去救小姑娘,她还是砍不到。

    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最后就得了这样一个结果,可想而知,老妇有多崩溃了。

    她崩溃了,县令大人也快要崩溃了,他没有想到在他治下还会有这样的人。

    谋杀当朝驸马,那是最大的罪责啊!

    要是驸马爷真的出了事,那他头顶的乌纱帽保不住了,不仅是乌纱帽,他这条命怕是也会要交代在这里。

    也因为查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县令大人更不敢掉以轻心,仔仔细细地把老妇的事情全都查了一遍。

    很快就把所有的证据都找到了,面对县令大人搜出来的证据,老妇一脸死不悔改,无所畏惧道:“既然你已经找到了证据,那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我没有二话。”

    知道自己怕是没命活着了,老妇对县令大人的态度非常不好,连自称都从草民变成了我。

    天圣的律令严苛,对于纵火的人绝对不会留情,她买了火油,虽然没有点燃,但是她在主观上是有纵火的意图的,只不过是被人抓到了,终止了她的行动。

    这才没有造成后续的灾害,可这种事情被查出来了,刑罚绝对不轻。

    老妇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做好了搭上这条命的准备,她只是有些不甘心,她算计了这么多,那些该死的人全都还活着,反倒是她锒铛入狱。

    老天爷不长眼啊!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3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24章 老天不长呀,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