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老两口还以为自己的动作很是隐蔽,没有人知道,殊不知叶千栀早就把他们两人的小动作都看在了眼里。

    叶千栀当做没有发现,抿唇一笑:“难得来一趟,今儿中午就在这里吃饭,我亲自下厨,做几道你们喜欢的饭菜。”

    “好。”明叔和明婶答应了下来。

    叶千栀给厨房那边传了话,让他们把她需要用的食材准备好,她则陪着明叔和明婶说了说话,还给他们两人把了脉,发现他们的身体还算健康,叶千栀放了心。

    “身体不错,不过也不能大意。”叶千栀叮嘱道:“前几年的时候,你们亏了身子,这段时间调理得是不错,不过早年的亏空不是那么容易就补回来的,还是得多注意。”

    “我给你们买的那些药材,都是给你们分好了的,每一份都是单独的,有些是要配鸡汤,有些就熬着喝就行,你们可得按时喝,别舍不得银钱。”叶千栀把自己卖方子得来的银钱拿了出来,塞了两百两银子给明婶:“这点银子你们先拿着花。”

    明婶看到两百两银子,眼睛瞪得老大,她没接银子,反而是看向了叶千栀,着急地问道:“小栀,你不会又拿了公主的银子吧?你拿她的银子给我们花,不合适。”

    哪有公公婆婆花儿媳妇银子的道理?更别说叶千栀还是入赘到别人家的,那就更不合适了。

    “干爹干娘,你们说什么呢?”叶千栀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道:“我以前就没有拿过公主的银钱来供养你们,现在也不会做这些事情,你们啊,就别操心了。”

    “咱们现在也没有做买卖,你这银子从哪里来的?”明婶看到那两百两的银票,心里突突的,担心得不行:“你不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别人拿来孝敬你的银钱吧?”

    “干娘,您说什么呢?我现在就是个无权无势的驸马爷,无足轻重,没有人把我放在眼里,哪怕那些人表面上对我热络得不行,可心里啊,还是鄙夷我的。”叶千栀笑了笑,无所谓道:“我虽然是不在乎他们的态度,不过我也是有骨气的人,我自己吃住在公主府那是迫不得已,但是*爹和干娘可不用依靠公主府,我自己就能养得起。”

    “你这银钱是从哪里来的?”明叔问道:“要是来路不明的银钱,我们就是饿死,也不会要。”

    “我把灌汤包的方子卖了,以后咱们自己想吃灌汤包我还可以做,但就是不能再做这个小买卖了。”叶千栀坦白道:“灌汤包的方子我一共卖了一千六百两银子,剩下的一千四百两银子,我打算用来盘个铺子,做点小买卖。”

    前些日子她学习认字和打马球、蹴鞠,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学习,课业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等不需要学习了,那日子得多无聊啊,叶千栀就想着要重操旧业。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得经济自由,而不能一直都依靠着别人。

    “这样啊!”知道银钱是卖方子得来的,明叔还有些心疼:“咱们的灌汤包,城里独一份,说不定整个天圣都只有咱们家这一份,一千六百两银子看起来是很多,可我觉得,他们能利用这个方子赚到更多的银钱,他们赚的银钱肯定比一千六百两银子更多。”

    “如果没有赚头,他们怎么会来咱们家买方子?”叶千栀道:“就是他们看出了这个方子将来的发展空间,人家少东家才特意从州府赶来城里见我,就为了买咱们手里头的方子。”

    “不过咱们也不算亏,咱们手里银钱不多,想要做点别的买卖,那都束手束脚的,有了这些银钱,很多想法就可以实施起来了。”叶千栀想到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神采奕奕,“干爹干娘,到时候你们可得来帮我啊。”

    “自家人,需要帮忙,吱一声就是了。”明叔笑呵呵道:“我和你干娘每天在家里闲着,手脚都给休息僵了,你要有需要我们的地方,我们求之不得,恨不得现在就去忙活。”

    明叔和明婶忙活了一辈子,这段时间是最悠闲的时候,每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没有压力,也不用做什么事情,这样的日子对于别人来说是个好日子,可对于他们两口子来说,那就太难受了。

    闲得发慌。

    “好,很快我就张罗起来。”叶千栀笑着答应了下来。

    中午,叶千栀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明叔和明婶爱吃的菜肴,连萧绣妃喜欢的菜肴也有两道。

    叶千栀跟她成亲以后,就没有下过厨了,萧绣妃是知道叶千栀的厨艺不错,不过她也只吃过叶千栀做的包子和面条,还不知道她做菜这么绝。

    菜香味在她鼻尖萦绕,勾得她肚子里的馋虫都要出来了,等叶千栀从厨房过来,刚刚坐下,萧绣妃的眼睛就落在了明叔身上。

    突然间被一双眼睛给盯上了,明叔浑身都僵住,他扯了扯嘴角,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公主,您有什么吩咐?”

    这么明晃晃地盯着他,他还真是吃不消啊,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放才好。

    萧绣妃看了看他面前的碗筷一眼,催促道:“干爹,吃饭了。”

    “啊?哦!”明叔的反应慢了不知道多少拍,他不明白萧绣妃的意思,下意识端起了碗筷,却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才好。

    一旁坐着的叶千栀倒是看得明白,她含笑道:“干爹,公主的意思是让您先动筷。”

    “这不太好吧?”明叔脱口而出:“君臣有别,公主是天之娇女,天底下顶顶尊贵的人,您先动筷才对。”

    让他们这几个泥腿子陪着公主用膳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他哪里还敢以长辈自居?

    不要命了么?

    “干爹,您这么说那就太见外了。”萧绣妃看了叶千栀一眼,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您是夫君的长辈,那就是我的长辈,尊师敬长不是晚辈应该做的么?”

    叶千栀觉得嗓子有些干,喝了一口茶水,还没咽下就听到了萧绣妃的那一句‘夫君’吓得她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3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26章 被她的一句话给吓着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