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跟‘假’公主的相处还算是和谐,每天一起用饭,其余的时间,‘假’公主都待在房间里不愿意出门,有时候出来了,也就是在花园里逛一逛。

    她极少跟人交流,连叶千栀这个枕边人,她也甚少搭理。

    好在叶千栀知道她不是真的‘萧绣妃’没有跟她一般见识,甚至很多时候还会主动避开。

    在府里下人的眼里,他们跟以往还是一样,每天都呆在一起,但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他们两人说的话加起来还没有萧绣妃在家里的时候说得多。

    本以为就这么隐瞒到萧绣妃回来就可以了,可当叶千栀收到了县令大人送来的赏花帖子的时候,才觉得有些棘手。

    萧绣妃在这里住了八年多将近九年的时间,城里不少闺秀都跟她有往来,往来不算密切,可有往来,谁知道她们会不会看出现在府里的公主是别人假冒的呢?

    萧绣妃没有跟她说这件事就离开,叶千栀心里没有丝毫不悦,她很萧绣妃本来就是名义夫妻,又不是事实夫妻,萧绣妃没有必要事事都跟她交代,不过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叶千栀还是会帮忙的。

    现在这个赏花帖,叶千栀拿着烫手,一时间还没想好该怎么应对。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丫鬟着急的声音:“驸马爷,公主受伤了。”

    “怎么回事?”听到公主受伤了,叶千栀连忙从屋里跑了出来,着急地问道:“好端端的,怎么会受伤呢?”

    丫鬟哭得梨花带雨:“奴婢刚刚端了热茶进屋,公主刚刚接过,谁知道手没有拿稳,茶水全都倒在了身上,把公主烫伤了。”

    “驸马爷,您说公主会不会奴婢送走啊?奴婢不想走,求求驸马爷救命。”丫鬟说着就跪在了地上,还要伸手去抱叶千栀的大腿。

    吓得叶千栀一个激灵,连忙往旁边躲了躲。

    她这是被勾引了?

    叶千栀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的事情,有些难堪,不过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往外走去:“你让管家送点烫伤膏过来,要快,要是公主有半点损伤,别怪我不客气。”

    叶千栀丢下这句话,急匆匆地跑到了萧绣妃的屋里,一进门就看到‘假’公主坐在凳子上,身上的湿衣裳已经换了,她坐在椅子上,身边的丫鬟拿着冰块正在给她冰敷。

    叶千栀看了一会儿,上前一步,接过了丫鬟手里的冰块,温声道:“我来吧,你们把窗户打开,还有被褥那些都得换了,得换成比较透气的布料,还有公主以后的衣裳也尽量别穿锦缎制成的,锦缎制成的衣裙太厚实一些,不够气,对伤口的恢复有影响。”

    “你们给公主准备几套丝绸制成的衣裳,透气不说,还凉爽。”叶千栀道:“接下来几天的吃食不宜大鱼大肉,以清淡为主。”

    丫鬟见公主没有反驳,连忙记了下来,她在心里暗暗道:驸马爷对公主还真是好,方方面面都给顾及到了。

    安排好了这些事情,管家把烫伤膏拿来了,叶千栀让他们出去,她要亲自给公主上药。

    等到那些人离开,叶千栀拿着烫伤药要给‘萧绣妃’上药的时候,‘萧绣妃’往旁边躲了躲,避开了叶千栀的手。

    叶千栀没有强求,她把烫伤膏丢给她,“你自己擦吧,我去屏风后面等你。”

    ‘萧绣妃’看到她去了屏风后面,这才拿着烫伤膏抹了抹,很快她就收拾好了,小声道:“可以了,你过来吧!”

    等叶千栀过来了,‘萧绣妃’这才察觉到屋里就只有她和驸马爷,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要是公主知道了,会不会误会什么?

    公主和叶千栀分房而居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倒是很正常的事情,没人觉得意外,世家权贵家里的夫妇们不都是这样么?

    男主人和女主人都有各自的院子。

    “你还好吧?”叶千栀过来,坐在了离‘萧绣妃’远一些的椅子上:“不想去赏花会,可以用别的借口拒绝,没必要伤害自己。”

    ‘萧绣妃’一惊,差点坐不稳,好一会儿她才磕磕绊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明包。”

    “不明白就算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想做的事情,跟我说就行,我会帮你解决,没必要伤害自己。”叶千栀见她浑身都透着不自在,她没有久留,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我那边还有点事情要忙活,就先走了,你照顾好自己,晚上的时候,我再过来给你换药。”

    “不.....不用了,我自己换就行了。”‘萧绣妃’有些磕磕绊绊地道。

    叶千栀挑了挑眉:“不愿意我过来?我要是不来,那些丫鬟就会给你换药,我和丫鬟,你挑一个。”

    “.......”‘萧绣妃’她一个人都不想挑选,这对她来说,选哪一个风险都极大。

    “放心,晚上我过来也跟现在一样,你自己抹,我去屏风那边守着就是了。”叶千栀见她惴惴不安,心中好笑,也不知道萧绣妃是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还真的挺有趣的。

    有了叶千栀的这句话,‘萧绣妃’这才松了口气,她小声道:“麻烦了。”

    叶千栀摆摆手,非常潇洒地离开了。

    等到叶千栀消失在了门外,‘萧绣妃’这才收回视线,她看向自己腿上的水泡,叹了口气,她是第一次出任务,还是一个系数这么高的任务,她紧张得不行。

    本以为这个任务最难的地方是跟驸马相处的时候,可现在,她却觉得跟驸马爷相处的时候是她最放松的时候。

    能来当替身的人自然不会是蠢人,叶千栀前脚刚刚离开,后脚‘萧绣妃’就猜到,驸马爷应该是知道她是假的了,所以这些日子,她一直都恪守礼仪,没有越雷池一步。

    想到这一点,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为自己的业务能力感到担忧,第一次出任务就出了这么大的篓子,公主知道了,她还能不能留在影卫训练营?

    这不是她能决定的事情,想得再多,那也是白操心,很快她就丢开了这件事,安安心心养伤。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3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28章 她知道她是假的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