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说得话又很中听,几个醉鬼被忽悠着,就相互搀扶着离开了。

    打发完了这一波人,叶千栀重新回到后院去研究菜谱,她不知道的是,她刚刚说得一番话,被周围凑热闹的吃瓜群众给转播了出去。

    大家对于叶千栀这个驸马爷,没有什么印象,也就是知道她摆地摊出身,家里很穷,就是运气不错,让朝阳公主给看上了。

    从叶千栀跟朝阳公主成亲了以后,县城里的人全都在猜测,想要知道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和离。

    一个是金尊玉贵的当朝公主,一个是一穷二白,没有一点亮点的穷小子,这样的两个人结合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搭,就跟一个精心烧制出来的瓷瓶,放到了泥坯房里,看着别扭不说,这一看就不是这户人家能够买的起的东西。

    大家对叶千栀的印象就那么几个字:矮矬穷!

    现在他们见了叶千栀的真面目,矮是真的矮,矬穷是真的没看出来,从她的那一番话,就能看出这个驸马爷绝对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

    她要是真没点城府,没点本事,朝阳公主能看得上她?

    一时间,驸马爷的风评好转了不少,不少大家闺秀也都说,驸马爷出身是不好,长得也不讨喜,但是人家有才华啊,脑子转得快啊!

    朝阳公主给了她一个平台,她的表现就十分亮眼。

    而那几个喝醉酒了的穷书生各自回到了家里,睡了一觉,等醒来以后,酒就彻底醒了。

    醒来以后,回想起昨儿的表现,他们悔得肠子都青了。

    究竟是谁给了他们勇气,让他们一腔孤胆去找明迁枝,还把心里话给全都说了出来?

    好在明迁枝并没有迁怒,也没有说什么重话,可就是那么几句话,也让他们羞愧难当。

    他们几个人酒醒了以后,全都聚在了一起,唉声叹气。

    “你们还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吗?”几人坐在一起,沉默了半晌,才有人开口问道。

    “能不记得吗?”有人搭腔道:“太丢人了,众目睽睽之下,我们醉醺醺的,跑到了好难吃的菜肴门口*,被这么多人看到,这里面要是有认识的人,我怕是都没脸见人了。”

    “可不是嘛?好在明迁枝说话客客气气,对我们的态度挺好的,不然就更丢人了。”

    只不过想到他们那模样,也没什么好开心的。

    “明迁枝昨儿说的话,还挺有道理的,我们啊,确实是自己能力不足,怪不得人家,我们去找人家麻烦,确实是没道理,还不如沉下心来,好好地打磨作品,拿作品来证明自己。”

    “你说的容易,想要写出好的作品,哪有那么容易?咱们不说写新的作品了,你说说,就咱们现在套用的模式,大家也都看腻味了,这些日子,咱们的书都不畅销了。”

    改变,迫在眉睫。

    只是如何改变?要是他们写作的方式变了,成绩就能变好么?

    大家心里都没底。

    可不管怎么样,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就只能这么干了。

    不改变就只能等死,改变了,说不定还会有活路。

    几人商量了一圈以后,做了决定,想到昨天失礼的行为,几人忍痛拿出了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银钱,买了礼物,送到公主府赔罪。

    叶千栀收到他们礼物的时候,正在院子里陪着‘萧绣妃’乘凉。

    天气越来越热了,屋里早就已经摆上了冰盆,可呆在屋里,还是觉得不凉快,叶千栀一行人从屋里撤了出来,转移到了院中的凉亭里。

    ‘萧绣妃’和叶千栀彼此都明白,‘萧绣妃’不是真的萧绣妃,可两人却没有戳破这个窗户纸,叶千栀对她的态度依旧,跟以往没有什么区别,‘萧绣妃’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寡言少语,可面对叶千栀的时候,话倒是多了不少。

    或许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底细已经被叶千栀知道了,所以她就无所畏惧了。

    听说昨儿在好难吃的菜肴*的几个穷书生组团来道歉,叶千栀跟‘萧绣妃’告罪一声,去前院接待他们去了。

    隔了一晚上再见面,昨儿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穷书生们全都怂了下来,看到叶千栀出来的时候,几人站成了一排,对这叶千栀鞠躬致歉:“驸马爷,昨儿我们喝多了,脑子不好使,这才做出了那些行为,昨天的言行不是我们的本意,我们对驸马爷绝对尊敬、崇拜。”

    “崇拜我什么?”叶千栀往旁边避了避,避开了他们的大礼,调侃道:“崇拜我能依靠美色吃软饭?”

    驸马爷,您说这话以前,劳烦您先看看自己的长相,就您这个模样,别说美色了,只能说,勉强还算能入眼吧!

    叶千栀女扮男装的时候是真的不丑,五官跟她原先的长相也没多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怕就是她把自己的肤色弄黑了一点。

    老话说,一白遮百丑,这话是有道理的,皮肤白皙,五官再普通,那看着也算是清秀佳人,而叶千栀此时就正好相反,她的五官绝对出挑,一点儿都不难看,就是皮肤黑了一点,就让她从美人变成了平平无奇的普通人了。

    “.......”几个穷秀才全都一言难尽地看着叶千栀,畏惧于她是驸马爷,几个人不好意思搭腔,只能露出一个礼貌而又不尴尬的笑容。

    他们虚假的笑容,让叶千栀觉得辣眼睛,她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含笑道:“你们难得登门,就都别站着了,坐着聊天吧!”

    等叶千栀率先坐下了以后,几个人这才有些拘谨地坐了下来。

    “我们今天登门是为了昨天的事情给您道歉,还希望驸马爷大人有大量,不计较我们的失礼。”

    几个穷秀才相互推诿了一番,最后用眼神选出了一个代表,这个被选出来的人,双腿都在打颤,可他还是顽强地把兄弟们要表达的意思给表达了出来:“我们昨天是马尿喝多了,胡言乱语,说的都是浑话,不是我们的心里话。”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5611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32章 登门道歉,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