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静静地听着他说话,等他说完了以后,这才笑眯眯地道:“可我觉得你们昨天说的话还挺有道理的。”

    几人听到叶千栀这么说,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唰地一下子就变白了!

    驸马爷不会把他们的话当真了吧?不会真的觉得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的,她心里不舒服了,想要找他们麻烦吧?

    他们散发了思维,越想越害怕,腿肚子都在打颤。

    见他们真的是怕了,叶千栀心情愉快的不行,捉弄人啊,确实是能够让人心情变得美好!

    “我一直都觉得我长得还算是可以,是个能够靠美色吃饭的人,不过你们昨天的出现,才让我明白,我这个人除了有美色,居然还有才华,这是我以前从来就没有注意到的。”叶千栀真心实意地称赞他们:“你们让我发现了这个优点,我还得谢谢你们呢!”

    “......”驸马爷,您除了这两点有点,还有一个有点,那就是脸皮够厚!

    都说驸马爷不是谁都能当的,没有一点本事的人,脸皮不够厚,怕是都无法胜任这个岗位!

    “您说得对。”

    几人脸上的笑容虚假得不能再虚假了,他们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脸皮还挺厚的,也挺自信的,可现在跟驸马爷一比,立刻就被秒成了渣渣。

    “我们听从了您昨天的建议,决定改变我们写故事的方式。”几个穷书生不敢再跟叶千栀贫嘴,对着叶千栀这么一张脸,他们就是想夸她长得好看,那也说得违心啊!

    那些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吐不出来。

    “改革好啊,所有的事情都是越改越好的。”叶千栀抚掌道:“你们努力写啊,要是你们的故事写的出挑,到时候我也跟你们买话本子,让说书先生在我的酒楼说给大家听。”

    几个书生一听到这话,全都激动了起来,写书的人,哪有人会不喜欢自己的作品能够以多种的形式展现的?更别说好难吃的菜肴是现在县城里最火爆的酒楼,如果他们的作品在这里传播,那就意味着能传扬更远。

    对他们也是好事。

    “驸马爷,您说得是真的吗?”

    “你们看我像是说假话的人吗?”叶千栀含笑道:“我这个人从来不说大话,也不说假话,只要你们的作品写得好,有新意,而不是一味地捧着男人,贬低女人,那我就能买下来。”

    “不是我们要这样写,是因为这个时候流行的都是这类的作品。”几人狡辩道。

    “市面上的话本子我也买过了不少,也看过了不少,你说的确实是没错,这样的事情,不是你们这些人这么做,可你们想过了没有,喜欢看话本子的人基本上都是姑娘家,男子是极少看话本的,特别是这种情情爱爱的话本,就更少人看了。”

    “你们说,姑娘们看到你们写的故事,看到你们文里的内容都是贬低女孩子的,你觉得她们看了以后会高兴吗?”

    那还用说么?不管是谁知道了这件事,都不会开心的。

    “你们写的内容得罪了你们的衣食父母,你们觉得你们的书还能卖出去吗?”叶千栀谆谆善诱道:“久而久之,你们的书写出来,都没有人看,你们到时候再想改变,那就迟了。”

    能考上秀才的人,自然也不是蠢人,他们几人听了叶千栀的话,醍醐灌顶,一下子就醒悟了过来。

    几人知道自己的不足,连忙低头认错,还虚心请教了起来,叶千栀也没有藏着掖着,把一些写作技巧告诉了他们,还提醒他们,要知道自己的受众是谁,千万不要本末倒置。

    他们几人参加了好几次科举,可是没有一次中举,被现实打击得不轻,郁郁不得志,这才在话本里找到了存在感,也才会编排出那么多狗屁不通的故事。

    现在写话本已经是他们维持生计的铁饭碗了,他们自然是不愿意失去,得了叶千栀的点拨,他们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也知道了自己应该改正的地方,回去了以后,立刻就着手安排了起来。

    县城里的姑娘们也没有想到这几个秀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等到她们拿到了最新的话本,发现里面的内容跟以往那些千篇一律的内容不一样的时候,个个都惊喜得不行。

    更让她们惊喜的是,好难吃的菜肴也买了这几本话本的传播权,让说书先生上午和下午的时候在大堂里说书。

    因为好难吃的菜肴酒楼一开张生意就火爆,叶千栀赚了不少的银钱,叶千栀这次是大方得不行,请了两个说书先生,一男一女,搭档合作,让他们共同说一本书。

    有了男女分工,话本说的是愈发精彩,一时间不少地方都跟风了起来,说书先生一下子就抢手得不行。

    叶千栀也没有想到后面还会有这样的发展,此时的她刚刚查完了好难吃的菜肴第一个月的账本。

    生意火爆,忙活了一个月,赚到的银钱出乎叶千栀的意料,居然高达两千多两银子,让她一下子就回了本不说,还赚了点小钱。

    只要酒楼保持这个势头,以后这个酒楼就是个金母鸡啊,能源源不断地下金蛋。

    赚了钱,叶千栀高兴得不行,大手一挥,直接给酒楼里的每个人都奖励了一两银子,大家伙儿除了月钱,还能得到额外的奖励,谁不高兴?

    做起事情更卖力了。

    叶千栀的事业发展得是顺风顺水,而萧绣妃却一直都没有消息,叶千栀跟那个假的萧绣妃待在了一起足足三个月,期间好几次都差点露馅,要不是叶千栀反应快,怕是管家他们早就有所察觉了。

    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叶千栀按照惯例,去萧绣妃的屋里找她时,刚刚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梳妆镜前的人。

    单单一个背影,叶千栀就能确定,此时在屋里的人,是萧绣妃,而不是先前的替身。

    叶千栀进了屋,把房门关上,这才走到了萧绣妃身后,静静地看着她拿眉笔画眉。

    萧绣妃动作生疏,画了好几次都没成功,还差点把眉笔给折断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3127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33章 她回来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