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萧绣妃话刚刚说完,马车的车轴咔嚓一声,直接断开了。

    马儿拉着马车往前跑,车轴断裂了,马车上的一个跄踉,差点没有摔出去,好在叶千栀早有准备,她一把抱住了萧绣妃,两人直接破窗而出。

    就在叶千栀和萧绣妃破窗而出的时候,一直骑马跟在他们周围的管家手里多了一个匕首,他狠狠一丢,手里的匕首直接扎在了马儿的*上。

    他手里是这个动作,可他口中喊的却是:“保护公主殿下,保护公主殿下,殿下,您别怕,老奴这就来了。”

    叶千栀把他的这些动作全都看在了眼里,嗤笑道:“公主殿下,您家的管家还真是忠心耿耿呢,生怕你死得还不够早。”

    要是他们还在马车上,现在马儿受惊,那他们两个人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

    萧绣妃也看到了那一幕,他冷笑道:“平日里,他最是会装模作样了,以前我年龄小,倒是被他感动了好几回,还真的以为他是一心一意真心对待我呢,现在看来,在我经历那些危险的事情时,他也是跟现在一样,就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时不时还给我扎两刀。”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咱们还是往后躲躲吧,看看他们究竟要玩什么花样。”叶千栀说完这句话,顺势一滚,直接滚到了路边。

    萧绣妃也学着她的样子,跟了过去。

    发狂的马儿拉着车,到处乱撞,很快马车就碎开了。

    管家看到了马车上并没有萧绣妃和叶千栀,一惊,刚刚马车发狂得突然,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马儿身上,还真的是没有注意到叶千栀和萧绣妃两个人,现在看到马车里空荡荡的,大家才发觉,他们居然没有注意到公主殿下和驸马爷。

    管家连忙让人去找,叶千栀和萧绣妃挑选的位置还算不错,那些人找了许久都没看到,有人迟疑道:“公主殿下和驸马爷会不会在前面的时候就丢了?”

    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管家立刻就带人去前面查找,叶千栀和萧绣妃见管家离开了,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明白了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

    管家不在这里,那么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叶千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往空中一抛,很快萧绣妃带回来的人就都出现了,把站在原地的那些人全都抓了起来。

    这些人都抓起来了以后,萧绣妃和叶千栀这才从路边的斜坡下爬了上来,两人身上都脏兮兮的,看着狼狈得不行。

    那些被抓起来的下人,见到叶千栀和萧绣妃是又哭又闹地告状,说他们是一心向着公主府,为什么这些人要抓他们。

    萧绣妃冷笑道:“你们忠心的人是本宫还是管家,你们心里有数。”

    听到管家这两个字,不少人面色突变,他们倒是没有想到萧绣妃居然知道管家对他不忠心,萧绣妃神情淡漠,跪在地上的下人看到这一幕,心都凉了半截,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而带着人按照来时的路回去找人的管家,没有找到人不说,他们也被五花大绑地给送了过来。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纳闷,是不是碰到了什么山匪了,直到他看到了坐在大石头上的萧绣妃和叶千栀时才反应过来,这些人都是萧绣妃和叶千栀派来的。

    朝阳公主究竟是什么时候召集了这么多能人的?

    明明最近王城并没有人来这里,朝阳公主也没有离开县城半步,王上那边有那么多人盯着,他就更不可能派人过来了,那么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一个个武功还这么厉害?

    “公主,驸马爷,你们没事,那真是太好了。”管家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真是不错,反应也很快,一下子眼泪鼻涕就全都落下来了,一副忠仆的模样。

    “只要你们不使坏,我们自然是安然无恙。”叶千栀看着他道:“我比较好奇的是,你身为公主信任的大管家,为什么要替外人帮着害公主呢?还帮着对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驸马爷,您在说什么啊?”管家装糊涂道:“老奴伺候了公主殿下*年的时间,在公主殿下最困难的时候,是老奴在公主身边陪伴着他,这么多年,老奴是把公主殿下当成了自家的孩子,希望他好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害他?”

    “驸马爷这话从何说起?”

    “从你刚刚投掷出去的匕首说起。”叶千栀冷笑道:“我倒是不知道,一个管家还能有这样的准头,那个匕首直直没入了马*,没有一点武功的人,可做不到,你说你要不是有异心,为何会做出这个行为?”

    “老奴是为了救公主殿下和驸马爷,情急之下这才做出这样的举动。”管家狡辩道:“求公主殿下明鉴。”

    他算是看出来了,驸马爷来者不善,就不是个善茬,他想要自证清白,就只能从公主殿下这边下手了,他跟在萧绣妃身边多年,一直以来都是以忠心耿耿的模样出现,想来萧绣妃看在多年的情分上,肯定是会相信他。

    “本宫也挺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做?本宫幼年的时候,还记得那一年的乞巧节,本宫跟着宫女去了御花园赏荷花,可谁知道走着走着,衣领就被揪了起来,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那时候本宫身边跟着的人,可就只有你,再也没有其他人。”

    那时候管家还是一个小内侍,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若不是那次他落水,差点呛死,管家把他救了出来,萧绣妃也绝对不会那么信任他。

    对管家的信任来源于那一次的救命之恩,可要是管家早就被别人给收买了,他的所有行为都是被别人授意了,才这么干的,那救命之恩就是个笑话。

    管家没有想到萧绣妃会提起多年前的一次旧事,更没有想到的是,当年他不过是个几岁的稚童,却有那么好的记忆力,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记得当年所有的细节。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3116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36章 为什么要背叛他?,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