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随着萧绣妃越说越多,管家神情丝毫没有变化,可看他的眼睛,就能看到他眼瞳微缩,显然是慌了。

    叶千栀盯着他的眼睛看,看到他眼瞳渐渐放大,额头上也冒出了细密的冷汗,她心里就有数了。

    管家在萧绣妃还很小的时候就到他身边伺候了,从开始到不久前,萧绣妃都没有怀疑过管家的忠心,一直都认为,在他年幼落水时,能够不顾自己的安危,跳下湖里把他捞起来的人,肯定是个好人。

    可是后面他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太傻太天真了,还记得当初他离开王城,被送来这里休养时,父皇就说过,此人不可信,可他偏偏就不相信父皇的话,还以为他是想把自己身边的人安排在他身边,才如此诋毁别人。

    现在看来,他父皇应该是早就知道这个人被收买了,所以在他的坚持下,他迫不得已让了一步,说是管家可以跟着他走,但是却不能告诉他,萧绣妃是皇子而非公主,也不能把他们父子之间的事情告诉他。

    他要是不答应,王上自然就不会让管家跟着他走。

    萧绣妃那时候就是跟王上赌气,答应了下来。

    现在想想,好在那时候答应了他父皇那么多丧权辱国的条款,不然他这条小命怕是早就不保了。

    “公主殿下,您误会老奴了,老奴是个什么样的人,殿下心里应该是清楚,并且有数的。”哪怕到了此时这个地步,管家仍然还在垂死挣扎,不愿意面对现实:“这些年来,老奴为了殿下,兢兢业业,能够付出一切,您忘了吗?三年前,您执意要去天南府玩耍,路上遇到了劫匪,是老奴拼着命带着您逃跑。”

    “你不提天南府的事情,我倒是忘了一件事,我记得那时候我执意要走水路,想要去看看溪神江两岸的风景,可你一再阻拦,说是那些日子下了不少雨,江水高涨,行船十分危险,建议我走旱路。”萧绣妃勾了勾唇,冷笑道:“我那时候没多想,现在回想,你的那套说辞,满满都是破绽。”

    管家不明所以地望着萧绣妃,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仔细回想自己那时候说过的每一句话,最后发现自己说的话都符合当时的情况,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萧绣妃厌恶管家厌恶到极致,恨不得立刻就把这人给处理了,能跟他说这么多话,也不过是想要看看他会怎么做罢了。

    管家一再狡辩,就是不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萧绣妃跟管家相处多年,这么说吧,管家对萧绣妃不说了如指掌,起码也比别人更了解他,与之相同的是,萧绣妃也很了解管家。

    管家一直都在强调这些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可萧绣妃多了解管家啊,从他的神情和语气中就能探出端倪。

    更别说管家这个从来都不打感情牌的人,现在却打起了感情牌,说起了以前的事情,想以先前发生过的事情,扭转局面。

    不得不说管家确实是个有脑子的人,并且脑子转得还挺快的。

    萧绣妃确实是个顾念旧情的人,不然也不会把他放在身边这么多年,可是他再怎么顾念旧情,也绝对是没法接受管家一早就背叛了他的事实,还是加害他的刽子手。

    “连下大雨,江水高涨,无法行船,走旱路就能保证安全无虞了?”叶千栀见萧绣妃不欲多说,而管家傻呆呆地跪在地上,默不吭声,她好心地帮着解惑:“路两边可都是高山,这些山被雨水冲刷,就没有倒塌的可能?你如何能确定走水路会遇到危险,而走旱路就不行了?”

    “你什么意思?”管家眉心一跳,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叶千栀接下来的话,出乎管家的意料,让他本就勉强撑着的身子软塌地倒在了地上。

    “原因只有一个,你早就知道你们根本就走不远,会很快就遇到‘劫匪’,所以你才会这么安排。”叶千栀道:“不然在大雨连续下了好几天以后,江水暴涨,不能行船,你就不会担心,山体被雨水冲刷之后,会发生倒塌的事件?”

    “你如此缜密的一个人,是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的破绽。”

    “是你,是你挑拨了我和公主殿下的关系,是你在公主殿下耳边胡言乱语,让殿下怀疑我。”管家盯着叶千栀,就像是在看一个仇人,他恨不得立刻上前,一把撕碎了叶千栀那虚伪的面具,让她露出真面目。

    “天地良心啊,我可从来就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叶千栀叫屈道:“在今天以前,我可不知道你是这样子的一个人。”

    “殿下,殿下。”管家叫得是嘶声力竭,他不再看叶千栀,他心里明白,能够决定他生死的人是萧绣妃,而不是这个驸马爷:“殿下,您莫要听信了小人的谗言,误会了老奴啊,老奴对殿下忠心耿耿,是绝对不会背叛殿下的。”

    “你说你对殿下忠心耿耿,那劳烦你解释解释早上你送来的茶水中,为什么会有蒙汗药?”管家不愿意理会叶千栀,叶千栀偏偏就喜欢插嘴,就想看把管家气得跳脚的模样。

    “什么蒙汗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管家飞快地撇开眼,不敢看萧绣妃的眼睛。

    “你否认也没有关系,我们已经从你的房间搜出了蒙汗药。”叶千栀招了招手,很快就有人拿了一大麻袋的东西过来,“从你房里,不仅仅搜出了蒙汗药,还搜出了鬼面具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叶千栀把麻袋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管家看到地上的那些东西,脸上的惶恐和不安渐渐褪去,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似乎是褪下了面具,露出了他真正的面目。

    “你们是掘地三尺才把这些东西给翻出来的吧?你们还挺有本事的,真是让人惊喜。”管家冷笑一声,突然挣脱掣肘,从地上一跃而起,他手里多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来的匕首,狠狠地刺向萧绣妃。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78161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37章 狡辩三连,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