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萧绣妃带着人到了小楼,推开门就被里面的一幕给惊到了。

    推开门的瞬间,他们就看到了地面上躺了一地的人,仔细一瞧,这些都是海光寺的和尚。

    和尚们见到萧绣妃几人进来,死气沉沉的眼眸里多了一抹光彩,他们的手脚被绑住了,嘴巴给塞了破布,动也不能动,说也不能说。

    萧绣妃让人把他们嘴里的破布给扯开,问道:“你们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海光寺的住持道:“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昨儿晚上我们全都在做晚课,谁知道我们刚刚开始不一会儿,我们就全都昏了过去,醒来以后就来到了这里。”

    住持本以为他们很快就能碰到人,被救出去,可谁知道,屋外的太阳都升得老高了,庙里却没有人来。

    萧绣妃让人给他们松绑,他则带着叶千栀去了小楼的二楼。

    小楼的二楼是个绝佳的观赏地,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后殿里面的一举一动。

    管家几人被丢到后殿以后,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什么异常,可当他们在里面呆了一刻钟以后,他们就变得狂躁起来,半个时辰后,管家他们的力气突然变得巨大无比,把绑着他们的绳索都给挣脱了。

    后续的表现更是让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叶千栀惊叹连连。

    管家他们挣脱了绳索之后,倒是没有破门逃离,而是在后殿打砸东西,把所有可以打砸的东西全都砸完了以后,他们就开始自残了。

    这一出戏,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两个时辰过后,管家他们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从一开始的打砸东西,到后面自残,再到后面他们嚎啕大哭、手舞足蹈,他们像是看到了什么吓人的东西,相互之间还互殴了起来。

    等到他们安静下来以后,他们这些人早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殿下,他们这种手段不是第一次做了吧?”叶千栀见萧绣妃除了脸色难看点外,并没有一丝意外,就猜到,这种事情他曾经或许也碰到过。

    “是啊,这样的事情我曾经也遇到过,等我清醒以后,倒是没有他们这么惨,顶多就是好几天都睡不好,日日都在做噩梦。”萧绣妃轻描淡写地把这些事情带过。

    叶千栀又不是小孩子了,哪里会那么好哄骗?只不过萧绣妃不愿意说这些事情,她也不会主动去掀人家的伤疤,她转移话题道:“管家他们几个人好好审问一通,把他们知道的事情都问出来,再让他们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

    萧绣妃也是这么想的,看完了这一出戏,萧绣妃精神状态有些不太对,叶千栀注意到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人加快速度回城,等回了家,萧绣妃却还不能休息,管家他们醒过来了,现在他们精神状态是最不好的时候,也是审问的最好时机。

    萧绣妃不愿意耽搁时间,强撑着就去了。

    叶千栀没有凑上去,而是去了厨房,亲自做了几个好菜,还给萧绣妃熬了一碗安神汤,等他出来时,叶千栀没问他审问的结果,而是像民间夫妻一样,招呼他吃饭。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休息?”萧绣妃看到叶千栀有些意外,他声音微微沙哑,喉咙有些不舒服:“你在担心我?”

    “没有啊,我只是等你一起吃饭而已。”叶千栀把碗筷摆好:“管家在府里经营了八年,住在这里面的人是人是鬼可都没人能说得清楚,咱们啊,还是得小心点,千万不要被人给算计了。”

    “你说得对。”萧绣妃微微点了点头,坐了下来:“这几道菜都是你做的?你的厨艺还真是不错。”

    “那是当然,我可是好难吃的菜肴的东家,自己要是没有两把刷子,那也没有办法指挥那些人干活,你说对不对?”叶千栀看出了他心情不好,连忙打趣道。

    “你长得好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萧绣妃刚刚审问完,知道了不少事情,心情正是不好的时候,此时有叶千栀陪在一边,听着她叽叽喳喳的声音,他冰冷的心突然变暖了一些。

    见他眼角眉梢都轻快了不少,叶千栀这才松了口气,只不过她这口气还没完全松下来,就被萧绣妃接下来的话给气炸了。

    “我说,我们成亲了大半年了,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个头没长就算了,身子板也还是这么瘦弱,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萧绣妃把叶千栀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番,有些嫌弃道:“你每天吃得也不少啊,肉都长到哪里去了?”

    “不会是你最近个头蹿得高,你就故意来扎我的心吧?”叶千栀一听,顿时不干了,她撇撇嘴,故作凶巴巴地道:“你给我好好吃饭,别胡言乱语,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你信不信,我直接让你以后都没饭吃。”

    看她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儿,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萧绣妃心底的阴霾一扫而空,他心情极好地勾了勾唇,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汤:“好,我不说了,不说了。”

    “你不许笑!”叶千栀见他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继续凶巴巴道。

    “驸马爷,你管得还挺宽的,连我笑不笑都要管?你说着府里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归你管的?”萧绣妃打趣道。

    “我倒是不想管这些事情,可谁让你是我的雇主呢,我得伺候好你啊,才不会被扫地出门。”叶千栀唉声叹气道。

    除了他的父皇外,再也没有人这么操心过他,为他做这么多事情,萧绣妃看着叶千栀,心软得不像话,他问道:“你对未来可有什么规划?还是说你就打算一辈子都经营你刚刚开的那家酒楼?”

    “做生意有什么不好的?能让荷包变得鼓鼓的,不愁没钱花,多好啊!”叶千栀道:“你不知道,我是穷怕了,这辈子最怕的就是没钱花,以前也没觉得黄白之物有什么好的,可经历了一文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事情以后,我就突然觉得赚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

    “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78161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39章 赚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