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商会举办得热热闹闹,大家相谈甚欢,跟这些商人聊天,叶千栀从他们不经意间的话语中,也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很快就到了用午膳的时间,商会早早就准备好了午膳,萧绣妃和叶千栀一个是天圣的公主,一个是天圣的驸马爷,身份尊贵,他们是这座城最尊贵的人,自然被安排在了主位。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叶千栀不放心让萧绣妃单独坐一桌,自然是带着他。

    两人坐下以后,叶千栀拿出帕子,随手把碗筷都擦了擦,发现上面没有被涂抹什么不应该的东西,才稍稍安了点心。

    桌上的食物,叶千栀随意扫了一眼,没看出有什么问题,这才示意萧绣妃可以动筷。

    有叶千栀在身边,萧绣妃一切都看她的眼色行事,她说可以,那就可以,她说不行,那就不行。

    饭菜和碗筷都没有问题,不过等叶千栀端起酒杯,不经意间举到了鼻尖,闻到了上面淡淡的气味时,拿着杯子的手顿了顿,她轻轻嗅了一下酒水的香味,随即把酒杯放在了桌上。

    见萧绣妃端起了酒杯,叶千栀轻声道:“你身上有伤,不能喝酒。”

    叶千栀从来都不会管他喝不喝酒,而且他身上的伤早就好了,她现在这么说,显然是酒水有问题,萧绣妃把酒杯放回桌上,拍了拍脑袋,懊恼道:“刚刚跟林大人聊天聊得太开心了,倒是忘了这回事。”

    来给萧绣妃敬酒的林大人自然不敢说什么,一个劲儿地赔罪。

    等林大人离开了以后,叶千栀在萧绣妃耳边轻声道:“酒水有问题,墙角的那几盆花卉也有问题。”

    “既然酒水有问题,为何他们全都喝了?”萧绣妃看了一眼周围拿着酒杯海饮的那些人,为了把这出戏演得真一点,他们是不是太拼命了一点?

    连自己的命都可以豁出去?

    “他们可能先吃了解药。”叶千栀猜测道:“酒水容易避开,咱们不喝就是了,但是那几盆花,咱们还是得注意一点,那花不正常。”

    叶千栀没有过去看花,不知道花有什么问题,但就那花香味,让叶千栀很不喜欢,没有来由,就是心生厌倦。

    这边,叶千栀和萧绣妃在窃窃私语,另一边,好几个人看着他们两人,也在谈论他们。

    “萧绣妃和明迁枝没有喝酒水,一口都没碰,他们是不是已经看出了酒水里添加了东西?”一直都注意着他们两个人的人蹙眉道:“这样下去,我们的计划还能实施么?”

    “酒水不过是障眼法,用来迷惑他们的东西,我们的杀手锏,可不是酒水中的毒。”坐在屏风旁边,一个带着面具的人,看了叶千栀那边一眼,声音诡异道:“明迁枝懂医术,想要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下毒可不容易,好在这次我寻来的毒,非比寻常,她肯定没见过。”

    他的声音沙哑得厉害,落到身边人耳朵里,几人觉得耳朵难受得不行,听他说话就是一种折磨。

    “皇宫那边的事情,可都准备好了?”

    “回国师的话,一切都准备好了,只是.....大公主几人被萧绣妃送给了青龙、于安几个部落的首领,我们是否要跟这些部落的首领交涉,把公主们接回来?”

    “接回来干什么?这几个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国师驳回了对方的请求:“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先把大王和王后救出来,再把萧绣妃和明迁枝给杀了,只要他们两个人死了,拂兰城必乱,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国师都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没有一丝纰漏,周围的几个人,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以前,自然是只能按照他说的办法行事。

    对于不远处发生的一切,萧绣妃和叶千栀都不知道,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来这里是想要看看对方想要做什么,至于吃什么,喝什么,两人不在意。

    就在两人枯坐着,觉得有些难捱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哒哒哒的马蹄声,很快外面就传来了惊恐的叫声,有人说,出事了。

    来了!

    萧绣妃和叶千栀对视一眼,两人站了起来,正要往外走的时候,谁知道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伺候他们酒水的侍女,突然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把匕首,直直地往叶千栀的心口刺去。

    叶千栀不会武功,但她反应快速,在匕首刺过来的那一刻,她往旁边躲了躲,躲开了侍女的刺杀,可谁知道,她背后站了一个人,那人手里也拿了一把匕首,直挺挺地刺入了叶千栀的后背。

    一缕血花在空中绽放。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萧绣妃,被气坏了,他把叶千栀搂到了自己身边护着,一手抽出了腰间的软剑,一出手就倒了一*。

    萧绣妃会武功,他是王上最宠爱的孩子,哪怕王上为了保护他,不得不让他以女子的身份活在世上,可皇子们该学的功课,他没有落下,皇子们不该学的功课,他也上了。

    萧绣妃从来就没有在人前动过手,谁也不知道他会武功,这次要不是亲眼看到叶千栀被人捅了一刀,那血染红了他的眼睛,萧绣妃怕是也不会在人前露这一手。

    平日里的萧绣妃,脾气不算好,但是也从来都没有展露出现在这么吓人的一面。

    手里拿着的刀不是刀,那是夺人性命的利器,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沾染人血。

    他就像是一个杀红眼的杀人机器,出手必伤人。

    在场的人全都被他的狠戾给吓到了,他不管不顾,看在场的人,就像是看死人一样,众人毛骨悚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胆子小的已经被吓晕了过去,还有一些慌不择路地往外跑。

    躲在屏风后面的国师,也被这一幕给惊着了,他讶异道:“不是说萧绣妃不会武功吗?这叫不会武功?”

    情报错得是有多离谱啊,这叫不会武功,那谁才会武功?

    “国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不是先离开这里?”

    “走吧!他们能不能活下来,那就看他们的命了。”国师丝毫没有把在场人的性命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些人还能有点利用的价值,那是他们的荣幸。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44319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59章 有毒,刺杀,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