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一天的拂兰城腥风血雨,府邸一个个被封了,身穿黑色盔甲的天圣士兵遍布拂兰城的每一个角落,惊得拂兰城的百姓只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等把城外那些势力全都清扫了以后,萧绣妃这才抽出了时间,他走到叶千栀身边,目露担忧:“你没事吧?”

    “没事。”叶千栀摇头道:“这些情况我们都预料到了,也都提前做了安排,不会出意外的,倒是你,有没有受伤?”

    说着,她就看到了萧绣妃手臂上的衣裳破了,衣裳上沾染了血迹。

    察觉到了她的目光,萧绣妃往后躲了躲,避开了叶千栀的视线,有些不太自在道:“没事,就是一道小伤口。”

    “你说的不算,转过身,给我看看。”萧绣妃不愿意,往后躲,见状,叶千栀脸色冷了下来,挑了挑眉:“过来。”

    两个字不算掷地有声,可萧绣妃莫名就怂了,他磨磨叽叽地走到了叶千栀的面前,把自己的胳膊递了过去。

    胳膊上的伤口是被人用刀划伤的,伤口外翻,血肉模糊,看着就疼。

    叶千栀眼睛有些红,碎碎念道:“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太逞强,你是我们的主心骨,你要是出了意外,我们可怎么办?”

    “我说的话,你不听,自己又不好好照顾好自己,这不是存心让*心吗?”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我以后不会了。”萧绣妃保证道。

    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叶千栀解释,当时看到叶千栀后背的血喷涌出来,他的心那一瞬间慌了,愤恨在那一刻被激发,他只能用无尽的杀戮去平息自己内心的怒火。

    明明知道那一幕是假的,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一场戏,可他就止不住颤抖。

    也是在那一刻,他才彻底明白自己对叶千栀的心意,不是合作伙伴,不是战场上的好兄弟,而是另外一种无法倾诉的情愫,无法宣之于口的感情。

    他想要成为站在叶千栀身边的那一个人,可他知道,他不行!

    不说他父王会阻拦,就是叶千栀也不会答应。

    他那隐秘的心思,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了解。

    “过来,我给你处理伤口。”叶千栀揪着他的衣袖,扯着他往前走。

    明明叶千栀矮了他一个个头,可面对面无表情的叶千栀,萧绣妃整个人就变成了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媳妇儿,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都不带商量的。

    等处理好了伤口,叶千栀就和他分工,把城里的局面给把控住了。

    从中午到翌日早晨,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

    审问刘相爷他们的事情,自然是让周玉尧他们去办,叶千栀和萧绣妃负责审问国师。

    莫罗的国师,在朝堂上拥有绝对的权力,不仅是朝堂,连莫罗王的后宫他都能管。

    一间僻静的牢房,牢房里关着莫罗的国师,牢房外面坐着的是叶千栀和萧绣妃。

    国师坐在干枯的稻草山,对于牢房外面的两个人,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

    他不理会叶千栀两人,叶千栀也没有管他,叶千栀让人送来了山泉水和茶叶,还有一套茶具,悠然自得地煮茶。

    “你这煮茶的手艺还真是不错,茶香袅袅,茶水清亮。”萧绣妃倚靠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叶千栀的一举一动:“你特意学过吧?”

    “是啊!”叶千栀含笑道:“想要当驸马爷,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要是没有学会这些东西,两位老师,早就跟王上禀告,要把我这个驸马爷给踹了。”

    这话一听就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叶千栀战功赫赫,为天圣立下了不知道多少的汗血功劳,王上早就想着要给她赏赐了,可是他们一直都在边关,不是在打莫罗,就是在去打莫罗的路上,要么就是收拾莫罗隔壁的几个小国。

    忙忙碌碌,三年下来,一直都没有时间回王城。

    “他们敢?只要我不答应,你就是天圣永远的驸马爷。”萧绣妃霸气道:“谁也不能欺负你。”

    “那小的就靠将军护着了。”叶千栀扬眉一笑。

    萧绣妃对上叶千栀那双亮晶晶的眼眸,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头,他轻咳一声:“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咱们挑选一个风景好的地方走走?到时候你给我煮茶?”

    “可以啊!”叶千栀想了想:“今年冬天如何?拂兰城的事情差不多都处理完了,朝堂也已经安排好了这边的地方官员,咱们很快就要班师回朝了,等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咱们应该是已经到王城了。”

    “到时候咱们找一个山峰高点的地方,赏雪烹茶,如何?”

    “听你的描绘,很不错,不过,天圣极少下雪,要想找一个有雪景的地方,咱们怕是得挑选一个高峰。”

    天圣一年四季还算是分明,就是冬天极少下雪,哪怕下雪了,也都是山峰上多了一抹白。

    赏雪、雪中赏梅,这些事情,在天圣是不存在的!

    更别说赏雪烹茶了,才子们最喜欢做的浪漫事情,更是不存在。

    两人坐在一起,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仿佛他们此时身处的地方不是牢房,而是什么世外桃源。

    他们两个人越聊越热乎,而一旁的国师,早就被他们的骚操作给惊着了。

    不是来审问他的吗?怎么这两天煮着茶、喝着茶,就给聊上了?

    把他撇到了一边?

    “我说,你们要聊天去外面聊,别在这里吵得我无法入眠。”国师忍了半天,终于是忍不住了,开口道。

    “你能不能入眠,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叶千栀撇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这里是天圣的地盘,我们想在哪里煮茶,想在哪里聊天,都可以,你一个阶下囚,管得着么?”

    国师在莫罗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莫罗王很多事情都要询问过他,才能做决定,国师被人捧在了神坛山多年,高高在上习惯了,第一次碰到敢怼他,不给他面子的人。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这么跟我说话?”国师怒道:“你们天圣的王上来了,见了我,都得恭恭敬敬迎接我,你一个小小驸马爷,敢这么对我,是谁给你的胆子?”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37645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61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