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他一直都以为,是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原因,让父王不愿意立他和萧洛为太子,可现在他明白了,不是父王不愿意立太子,而是他们两人都不是父王心里的人选。

    他要的太子,从来就不是他们两个人其中一个,而是萧羡书。

    “劳劳碌碌了十几年,跟萧洛斗了十几年,到头来,我们两个人都落得了一场空,什么都没得到。”

    “二皇子,话不是这么说的,您有朝臣和外祖的支持,太子殿下他可什么都没有。”幕僚劝道。

    “他什么都没有?”萧宵冷笑道:“你错了,他有的东西,是本宫这辈子都得不到的。”

    “他是手握八十万铁蹄的大将军,莫龙军在他手里,他打下了莫罗,让天圣的版图扩了三分之一,这样的功劳,本宫这辈子,下辈子都无法企及。”

    萧宵知道自己的本事,他纸上谈兵可还行,要让他真刀真枪地去干,那就完了,他没这个本事。

    说白了,他就是个会打嘴仗的人,其他的,样样不行。

    “你说他没有人支持,错了,他的支持者,可太多了,先不说他原先的驸马爷明迁枝了,就是莫龙军和朝中的将领们,哪一个对他不是心服口服?还有左右丞相对他也是赞不绝口,御史们对他也是称赞不已。”

    “至于宗室们,那就更不要说了,父王选了谁当继承人,宗室们一个屁都不敢放,还要舔着脸上前,说选的好。”

    说起这些事情,萧宵一口银牙差点就咬碎了,很多时候,这些事情是没有人去清点的,所以幕僚刚刚才会这么说,随着萧宵一一道来,幕僚总算是看出了双方的差距。

    萧宵确实是有外祖家支持,但是他的外祖家这几年被王上明里暗里打压,早就不如以前了,别说支持萧宵夺位了,不会给他拉扯后腿,那就算好的了。

    萧宵手里没有兵权,朝中的人脉也远不如萧洛,这两样他都没有拔尖的地方,想来,他要夺得皇位,除非是那两位出了事,不然,他是没有机会了。

    没有机会的萧宵都被这个消息*得打碎了书房里的摆件,更别说朝中人脉丰富的萧洛了。

    身为天圣的皇长子,萧洛是有先天的优势的,他虽然不是嫡子,但他是长子,这是他的优势之一。

    立嫡立长不立贤,王上没有嫡子,他是长子,太子的位置,他是最有机会坐上去的,更别说,他才华洋溢,为人温厚,这些年来,在朝中的风评不知道有多好。

    不少人暗地里都在说,王上这些年没有立太子,是想要磨砺皇长子,想要看看他能成长成什么样子。

    萧洛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不觉得父王还能找到比他更合适更好的继承人,不管他什么时候立太子,他对这个位置都势在必得。

    人生总是处处都充满意外,他以为胜券在握的事情,谁知道转眼间就成了别人的,他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

    “殿下,我们是不是要给太子殿下一点颜色瞧瞧?让他明白,太子的这个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坐的。”依附萧洛的官员谄媚道。

    萧洛摇摇头道:“不必了,父王已经有了决断,我们这个时候往上撞,那不是把自己的把柄往别人的手里送?既然父皇选了三弟当太子,那就这样吧,你们记住了,不要给他使绊子,该配合的地方得好好配合,不要出任何意外。”

    “殿下,这口气,咱们就这么咽下了?”有人气不过道:“一想到咱们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心里还真的是太难受了。”

    “不咽下去,还能如何?你们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是了,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萧洛都这么说了,他们就算还有异议,那也没辙了,只能答应了下来。

    几个官员离开了萧洛的书房,往外走的时候,叹气道:“皇子殿下被这件事打击得不轻,没了斗志,你说,我们就真的眼睁睁看着太子殿下坐稳位置,什么都不干?”

    “殿下都已经这么吩咐了,咱们照做就是了。”有人搭腔道:“殿下会做这决定,也是为我们着想。”

    “怎么说?”

    几人的目光唰唰唰地落在了刚刚开口的人身上。

    那人低声道:“太子殿下风头正盛,又是有利于天圣,咱们这个时候跟他作对,得不到好,再者,太子殿下在外多年,王上常年见不到他,父子之间的感情嘛,能有多深厚?王上现在会对太子殿下好,不就是看在先王后的面子上么?”

    “先王后陪着王上从一无所有到君临天下,那情分是不一样的,可情分在多,先王后也不在了,王上现在对太子殿下好,那是为了补偿先王后,可等他们父子多相处以后,势必会起摩擦,到时候咱们再动手也不迟。”

    “你说得有道理,王上定是看到太子殿下那张脸,忆起了以前跟先王后之间的事情,这才有了这个决定,俗话说,远香近臭,以前离得远,他们父子之间没相处过,现在两人同处一城,一个是王上一个是太子,时间久了,肯定会有摩擦。”

    “今年的天气似乎比往年更冷一些。”有人道:“天气变化莫测,人也是一样的,咱们等着瞧就行了。”

    几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他们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可风把他们的声音远远地吹了过来,让书房里的萧洛听得一清二楚。

    依附他的官员都不甘心,身为当事人,他岂会甘心?

    可他不是没有脑子的人,明明知道现在萧羡书风头正盛,他自然不会以卵击石,他这个时候针对萧羡书,只会让父王觉得他心胸狭隘,没有容人的雅量,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能计较这些事情。

    只要萧羡书没有坐上龙椅,那他就还有机会,哪怕他坐上了龙椅,他也还是有机会的。

    就跟皇叔一样,表面上对权力是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可谁知道,背地里他做了多少事情呢?

    要不是他沾染不到兵权,怕是天圣早就改朝换代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30995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66章 不甘心,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