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老话说得好,会咬人的狗不叫,大皇子萧洛现在对他们表现出和善的一面,可他们不能被萧洛表现出的一面给迷惑了。

    “那咱们应该怎么给他们回礼?”萧羡书虚心求教。

    叶千栀以前在宋家的时候,回礼的事情,都是她亲力亲为,自然知道这里面的礼数,她道:“大皇子送来的是厚礼,我们回的时候,自然是要回份厚礼,不过无需跟大皇子的礼单相媲美,你是刚刚才回来,又没有母族给你补贴,穷着呢,咱们能少给点就少给点。”

    “二皇子送来的礼物中规中矩,咱们回一份差不多的就是了,不过这两位都是你的兄长,为表对他们的尊敬,咱们的礼物可以厚三分。”

    “行,那你说说,我们该选什么礼物比较好。”萧羡书为了跟叶千栀有多点时间相处,直接抱着登记礼物的账本出来,跟着叶千栀一起看,两人从里面挑回礼。

    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叶千栀早就习惯了,就是回礼的对象换了人,不过该送什么,叶千栀心里还是有数的,很快就拟好了回礼的礼单。

    “小枝,你太能干了,会打仗、会做生意,连管家都管得这么好,你还有什么是不会的?”萧羡书看着回礼的单子,赞不绝口。

    他没想到自己随手在路边找了一个摆地摊的小哥,就得了这样一份惊喜,她什么都会,就好像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她不会的。

    “我不会的东西多着呢,你以后慢慢就知道了。”叶千栀在太子府忙活了一下午,等到傍晚的时候,才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她刚刚提出要回家,萧羡书就留着她在太子府用了晚饭,这才让她离开。

    太子府的一举一动,王上是十分关注的,倒不是他要盯着自己的儿子,而是关心他的儿子,怕有人去找他的麻烦,所以进出太子府的人,王上都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当他知道萧羡书每天都喊叶千栀过去给他处理府里的事务时,王上呆了呆:“小邓子,朕没记错的话,朕不是让内务府给太子府安排了很多管事吗?这些管事都是干什么的?连太子府的事务都打理不清楚?还要麻烦明侯爷?”

    小邓子对太子府发生的一切,不说了如指掌,起码也是知道一二的,更别说派去太子府的那些管事还都是他一手*出来的,现在王上不满意那些管事,换句话说,那就是不满意他*的结果啊!

    可明明他是把那一批里面最优秀的人给选了出来,送给了太子殿下,怎么最后却落得了这样一个结果?

    “回王上的话,这....奴才不知道从何说起。”小邓子想解释,可又怕自己的解释落在王上耳中变成了辩解,可他要是不解释,那又如何解释太子府发生的一切?

    “实话实说。”

    小邓子苦着脸道:“太子殿下似乎对奴才送去的管事们非常不信任,不仅是府里的事务不让那些管事过手,连一日三餐都不用宫里送去的厨娘,反而是用他们从军营里带回来的厨子。”

    军营里的厨子能有什么手艺?

    能把食物煮熟就行了,要口感没口感,要味道没味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太子殿下就是喜欢,就认准了军营那边的厨子,不让别人插手他的吃食。

    闻言,王上拿折子的手顿了顿,小邓子不明白萧羡书为什么会这么干,可王上明白啊!

    他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当初管家背叛他的事情,让萧羡书没有了安全感,不敢轻易相信别人。

    连他派去的人,萧羡书都不敢相信了,还苦哈哈地用着那些不顺手的人。

    “那些管事,太子也不相信?所以才让明侯爷每天都过去给他处理杂务?”王上道。

    小邓子回答道:“确实是这样,最近不少府邸都给太子府送了厚礼,太子殿下对这方面一窍不通,他便请了明侯爷过去帮忙处理。”

    “哦?太子殿下无法处理好这些事情,明侯爷就可以?”王上讶异地挑了挑眉。

    小邓子忙把从太子府回礼的礼单给拿了出来,给王上过目:“这是奴才让人抄下来的回礼礼单,请王上过目。”

    小邓子这么做的时候,是想要看看叶千栀会不会有什么疏漏,可看过了以后,就会发现,叶千栀处理得非常好,她能根据远近亲疏给出相对应的回礼,既不会让人觉得不受重视,又不会让人觉得谄媚。

    一份小小的礼单,是可以看出很多东西的,哪怕是常年处理这些事情的人,也无法把这些事情处理得这么漂亮,可叶千栀就可以,完全让人挑不出错。

    “明迁枝确实是个人才!”王上看完了以后,赞不绝口:“皇儿能有这样的人扶持,是他的幸事。”

    明迁枝身后没有家族支持,可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他不过是给她提供了一个机会,明迁枝就能抓住这个机会,从一个无权无势的摆摊小哥一跃成为了天圣朝从二品的明侯爷。

    要不是叶千栀太年轻,身后也没有什么家族支持,以她的功劳,封个异姓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她可是跟萧羡书一同打下了莫罗。

    这个大功劳,足以封王!

    现在王上不这么干,一方面是叶千栀没有家族支持,另一方面王上也是有意这么做,让萧羡书将来上位了,能有机会提拔她。

    萧羡书是王上最看重的孩子,他所有的决定那都是站在萧羡书的立场上做出来的,所有的事情都必定是对萧羡书有益无一害。

    “皇儿今年十六岁了,翻过年就十七岁了,他的婚事也该准备起来了。”王上喃喃自语:“他跟朕不一样,无需为了朝堂平稳,要从世家中纳贵女,他可以凭着自己的心意,想要挑选谁就挑选谁。”

    王上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是释然的,当年他为了天圣,做出了让他后悔一生的选择,这个选择让他能快速平稳摇摇欲坠的朝堂,让他坐稳王位,同时也让他失去了此生最爱的女人。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23697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68章 婚事该提上日程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