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被点名的林大人很尴尬,在场的人也挺尴尬的,因萧羡书的这句话,后面的姑娘家都不敢到他面前晃悠了。

    有人主动避开,自然也有人主动上前,自我推荐。

    “见过太子殿下。”

    萧羡书不喜欢那些盯着他的目光,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待着,谁知道刚刚安静了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了陌生的女声。

    他不耐烦地转过头,就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站在不远处,姑娘见他看了过去,冲他福了福身。

    萧羡书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在姑娘向他走来的时候,萧羡书突然往后撤退。

    姑娘被他的举动给惊着了,站在原地有些不太敢相信,“太子殿下,臣女的父亲是凌弋阳。”

    凌弋阳就是凌丞相。

    “哦!”萧羡书哦了一声,又没吭声了,在她靠近的时候,萧羡书又往后退了几步。

    凌玉珺以为自己抬出了家父,萧羡书不说对她另眼相待,起码态度也该好一点吧?

    她父亲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呢,可偏偏萧羡书的表现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不仅离得远远的,还一副怕被她讹上的样子。

    “太子殿下,寒舍有不少地方的风景都很不错,您可要去走走?臣女可以给您带路。”凌玉珺见萧羡书不理会她,咬了咬唇,再次出声道。

    “你家的风景再好,能有皇宫的风景好?”萧羡书不耐烦道:“本宫连皇宫都不稀罕逛,更别说你家了,你要是识趣一点,那就离本宫远一些。”

    凌玉珺虽只是一个清秀佳人,但因为她父亲位高权重的缘故,多少世家子弟跟在她身后?连大皇子和二皇子也曾经给她献过殷勤,她那时候只要勾勾小手指,就会有数不尽的男人前仆后继。

    谁能想到,她今天第一次见到萧羡书,就被他给迷住了,就想跟他多说几句话,谁知道萧羡书避她如蛇蝎,恨不得离她越远越好。

    凌玉珺从来就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突然间得了这样的待遇,凌玉珺委屈得不行。

    她就那么惹人嫌么?

    “太子殿下,臣女就是想陪陪你。”凌玉珺委屈巴巴地说道,眼眶都红了。

    萧羡书最是不喜欢就是这种动不动就红眼眶的姑娘,他忙往后退了好几步,连跟凌玉珺搭话都不愿意了,瞅准时机,直接溜了。

    站在原地的凌玉珺目瞪口呆地望着萧羡书跑远的身影,久久回不过神来。

    等到她回到前院的时候,萧羡书已经告辞离开了。

    萧羡书不仅是太子,还是刚刚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大将军,他能来就是给凌丞相很大的颜面了,现在突然提前离开,凌丞相很是意外,问了几句,萧羡书连王上都敢怼,对着凌丞相哪里会好好说话?自然是把凌玉珺的事情给说了。

    所以当凌玉珺走到凌丞相面前,还没有来得及装委屈的时候,就先被凌丞相呵斥了一通。

    “我不是跟你交代过了吗?千万别去招惹太子殿下,他那个人不好得罪,你倒好,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人家都躲开了人群,就想着一个人静一静,你倒好,直接撞上去,你是嫌你老爹的位置坐的太稳当了是吗?”凌丞相没有想到自己的嫡次女会做出这样的行为:“你好好跟你姐姐学学,看看她是怎么做的,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样的。”

    “父亲,女儿不知道太子殿下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女儿见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亭子里,以为他刚刚回王城,没有认识的人,被孤立了,这才想着去跟他说说话,谁知道太子殿下误会了女儿,以为女儿跟那些姑娘一样,是冲着他去的。”凌玉珺委屈得不行,眼眶红通通的,眼里蓄满了泪珠。

    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凌丞相心一软,只不过他还没有表态,坐在一旁的凌夫人突然出声道:“太子殿下虽然是刚刚回来,想要跟他攀上关系的人不知凡几,看看院子里的那些客人,基本上都是冲着太子殿下来的,只要他愿意,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跟他交谈。”

    凌夫人虽然没说凌玉珺说谎,可她话里的意思就是这个。

    凌丞相不太理会后院的事情,但这不代表他没脑子,听不出凌夫人的弦外之音。

    他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自家闺女是特意往上凑的,只不过太子殿下不吃这一套,这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你啊你,怎么就这么鲁莽呢?你知不知道,王上最近正在给太子殿下相看太子妃和太子侧妃?原本王上还问过我,问我愿不愿意割爱,选一个女儿入东宫,我没直接表示愿意,不过王上后来找我要了画卷,我把你们姐妹的画卷都送了上去,你现在这个举动,不是在给我们丞相府抹黑吗?”

    凌丞相对萧羡书是不了解,但是从萧羡书的行事作风也能窥探出一二,凌玉珺此举明显就惹萧羡书不悦了,丞相府的姑娘怕是没法入东宫了。

    凌丞相叹了口气,跟他的不乐观相比,凌玉珺却觉得应该不至于,她就是跟萧羡书打了一个招呼,又没有做出越轨的行为,应该不算得罪了萧羡书吧?

    只是她的这份乐观,在茶会结束之后,就破灭了。

    原因是宫里把凌丞相送上去的画卷还了回来,不仅是凌玉珺两姐妹的画卷,还有那些跟凌家走得比较近的人家,画卷也全都被退了回去。

    王上什么话都没有说,但能坐在这个位置的人,谁是傻子啊?自然看得明白。

    以往,皇子们选妃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先看画卷,看中了,就选一个好日子让对方相看,等定下了婚事,剩下的画卷才会被送回,这次却不一样,太子妃和太子侧妃的人选,也就只订了一个佟桂珍,其他的位置还都空着。

    可现在画卷却被送了一大半回来,要说跟上午的事情没有关系,谁也不相信。

    凌玉珺没有想到她就是去打个招呼,就得了这样的结果,她收到这个消息,傻愣愣地愣在了原地。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15180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73章 愣住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