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柯知府的目光落在玉佩上面,紧紧黏着玉佩。

    “你觉得玉佩眼熟,那是因为,我也有一块。”

    就在叶千栀苦苦思索,这块玉佩究竟是在哪里见过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叶千栀扭过头,就看到了萧羡书带着人进来,她有些意外:“你不是刚回来吗?不好好休息,跑来这里干什么?”

    “你来痛打落水狗,我来给你助威啊!”萧羡书眼眶泛黑,可他笑得温柔,他看到叶千栀已经换回了男装,有些遗憾,他赶着过来,就是想多看一眼女装的叶千栀。

    现在愿望破灭了。

    不理会萧羡书的胡言乱语,叶千栀把玉佩递到了萧羡书面前,问道:“你知道这块玉佩是谁的?”

    “应该知道吧!”萧羡书看了一眼玉佩,拿出了自己的玉佩:“你看看这块玉佩跟我随身携带的玉佩的玉质是不是一样的?”

    叶千栀对玉不了解,她摸了摸,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她道:“好像是差不多,都是暖玉。”

    “对,都是暖玉,除此之外,两块玉佩的成色是一样的,连渐变的颜色也都差不多,是可以对上号的。”萧羡书拿着玉佩,把两者的相同之处,讲给叶千栀听。

    “按照你的说法,这两块玉佩是来自同一块玉石,那你应该知道这块玉佩的主人是谁?”叶千栀迫不及待地问道。

    “知道。”萧羡书回答:“我的玉佩是父王赏赐的,我记得父王寿诞的时候,收到了南边小国送来的一块大玉石,玉石颜色漂亮,质地更是难得一见,父王觉得这块玉石很不错,便让人把玉石拿去雕刻了玉佩,所有的皇子都有一块,除了皇子们外,皇叔们也是分到了的。”

    这件事过去了很长时间,萧羡书记不太清楚了,不过他们的玉佩是从同一块玉石上面雕刻出来的,他能确定。

    “我的玉佩上有我的名字。”萧羡书道:“我那时候的名字是萧绣妃,所以父王在我的玉佩上刻了一个绣字,我看看这块玉佩上面的字是什么。”

    萧羡书说着,就在玉佩上检查,很快就在相同的位置上看到了一个袂字。

    看清楚上面的字以后,萧羡书讶异得不行:“瑾皇叔?”

    “瑾王爷?”叶千栀也有点惊讶,据她所知,瑾王爷是个喜欢风花雪月的王爷,他一年的时间,有大半都在外面游玩,他还是王城所有风月场所的常客,据说他的红颜知己,遍布天圣每一个角落。

    他喜好美人,喜好游玩,对于权力,他是半点都不沾染,王城里不少人提起他,都说他看起来就不像是皇家出身的皇子。

    要知道皇家人,不管有没有能力,只要是皇子,就都想过要坐上王位,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可瑾王爷就是不一样,他对这些没兴趣,一心一意就想着到处游玩。

    这也是当今王上对这个弟弟比较疼爱的原因。

    没有人喜欢有人盯着自己*下的位置瞧,对于一个知情识趣的人,上位者都愿意给对方一份体面。

    可现在瑾王爷的玉佩出现在了这里,那代表什么?

    难不成瑾王爷也早早就涉入其中?开始争权夺利了?

    柯知府见他们认出了玉佩的主人,倒是不那么慌乱了,他的视线落在了萧羡书身上,刚刚萧羡书跟叶千栀之间的谈话,没有避着人,他自然是听到了萧绣妃这三个字。

    百姓们不会知道太子殿下的名讳,就算听说了,也不会在意,但是官员们就不一样了,大家都知道当今的太子殿下萧羡书以前的名字是萧绣妃。

    眼前这个穿着玄色衣袍的少年郎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

    想到主子这些年跟他说的话,柯知府看向萧羡书的眼神变得怪异。

    就在叶千栀拿回玉佩,正要开口的时候,一直跪在地上的柯知府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摸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来的匕首,直直往萧羡书刺去。

    萧羡书会拳脚功夫,身边又有人保护,险险避开了。

    一刀没有刺中,柯知府也没有做无用功,他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东西,往空中一丢,很快就炸出了一串亮晶晶,如同闪电的东西。

    “不好,他这是在发送信号。”叶千栀面色凝重道:“你快离开。”

    “你以为我还能离开?”萧羡书好歹是有武功傍身的人,他听到了外面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他敢行刺,敢公然丢信号弹,那就说明,他有把握能够留下我们,不怕我们会离开。”

    “太子殿下说对了,下官敢这么做,自然是有把握能够把你们都留下。”柯知府一改刚才的低眉顺眼,他眉眼间洋溢着肆意的笑容:“本来太子殿下要是不自爆身份,你们还有活着离开的可能,可现在你们自己送上门了,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你是瑾王爷的人?”叶千栀道:“你对我们下手,是因为我们知道了瑾王爷的秘密?”

    “不全是。”柯知府道:“明侯爷,下官劝你,好奇心害死猫,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

    “我这个人呢,就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叶千栀道:“我知道我今天怕是很难活着离开这里了,总不能要死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吧?”

    “都已经是死人了,何必知道那么多的事情呢!”柯知府笑道:“很多事情,你们还是不知道为好。”

    柯知府不欲跟叶千栀几人多言,他冷声吩咐道:“动手!”

    话音刚落,周围就围上来了一群人,叶千栀和萧羡书带来的人把叶千栀和萧羡书护在了中间,警惕地望着四周。

    萧羡书也紧张得左顾右盼,倒是叶千栀一点儿都不着急。

    “小枝,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萧羡书担心叶千栀会害怕,安抚她道。

    萧羡书话音刚落,那些人一股脑儿冲了上来,他们的目标是萧羡书,不管不顾往他那边冲。

    见状,叶千栀连忙拉着萧羡书往后退,在他们退开的瞬间,叶千栀手一扬,白色的粉末纷纷洒洒落下,飘在了每一个人的发梢、鼻尖、肩膀!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05133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84章 瑾王爷,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