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有啊,生孩子,我一个人就搞不定。”叶千栀挑了挑眉,跟他开玩笑。

    “你对这些很熟悉啊,就像是做过了千百遍一样。”萧羡书惊叹道:“你太厉害了。”

    叶千栀冲着他笑了笑,倒是没有说话。

    紧赶慢赶,总算是把第一辆水车给做好了,当把水车放到了河里,把河水成功运送到了稻田的时候,不少人都激动落泪。

    水车只能暂时保住河边两岸的稻田,想要缓解旱情,最好的办法是找水源,这些日子,有不少人都上山找过泉眼,只是以前湿漉漉的泉眼,现在全都干涸了,没有一滴水不说,有些泉眼还裂开了。

    旱情有多严重,可想而知。

    水稻因为有了水车的缘故,倒是还可以苟一苟,但是有些植因为干涸,已经枯萎了。

    干旱是个让人无力的事情,哪怕大家再努力,想尽了办法,也不见得能够缓解旱情,叶千栀把自己能想到的办法都写出来了,又一一给否了。

    好在因为去年打下了莫罗,莫罗的国库和私库全都被缴了,给天圣的国库补充了一笔不菲的银钱,这才让国库能拨出款项来赈灾。

    炎炎夏日,一天天过去,等到初秋的时候,甘霖总算是落在了这片土地。

    看到闪电,听到雷声的百姓,全都从屋里跑了出来,等到秋雨落下的时候,大家在雨中撒欢地跑来跑去,高兴得不行。

    雨水的到来,给这片土地带来了希望,多少人喜极而泣,朝中大臣们也都松了口气,压在他们肩膀上沉甸甸的担子,轻了不少。

    下雨了,叶千栀站在窗边,望着空中乌云滚滚,豆大的雨珠从空中落下,落在了草地上、树梢上,屋瓦上,发出淅沥沥的雨声。

    “小栀,雨从窗外飘进来了,你站进来一点,别站在窗户边。”明婶端着八宝粥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叶千栀站在窗边,出声提醒道:“你现在还年轻,身体受得住,等到你年纪大了,你就得多吃不少苦头。”

    “干娘,这下着雨,您怎么过来了?”叶千栀转过身,看到明婶,脸上的淡漠褪去,换上了柔柔的笑容:“送粥这点小事,让丫鬟来送就行了,何必您亲自过来?”

    “家里家外的事情都有丫鬟处理,我在家里闲得发慌。”明婶笑眯眯地看着叶千栀,说道:“你刚刚站在窗边干什么呢?是不是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叶千栀并没有跟明婶说过自己的过往,但是明婶从叶千栀的行为举止中猜出了一些,猜到是猜到了,但是她却没有主动问起过。

    “小栀,不管你曾经经历过了什么事情,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跟现在的你没有关系了,你就别想那些事情了。”明婶劝道:“沉浸在过去的事情里,对你自己没有好处。”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就能那么绝情,说不喜欢了,就能不喜欢,说放手就能放手。”或许是一件事压在了心里太长时间,每晚都在不停地折磨着叶千栀,让她夜不能寐。

    多少次深夜醒来,望着黑漆漆的天空,叶千栀就忍不住反复回想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事情已经过去差不多五年了,过了一千八百多个日夜,她以为时间足够长了,她心里的那道伤就痊愈了,可上次她提笔绘画了水车,不经意间回想起了那些年发生的事情。

    她跟宋宴淮的感情是那么好,她一直都以为他们能够白头偕老,可现实甩了她一个打耳光,让她明白,世事无常,靠人不如靠己。

    “感情这种事情,不太好说,或许他有什么苦衷,或许他就是厌倦了你,所以才能这么干脆放了手。”明婶刚刚说了两句,就想起了自己初次见到叶千栀的时候,是在海上,她一惊,忙问道:“小栀,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件事,想不开,最后跳了海?”

    “干娘,您也太小看我了,感情在我的生命里不说微不足道,也没有占据太多的篇幅。”叶千栀轻笑道:“我是跟他分开以后,有些想不开,想要出海散散心,谁知道运气不好,遇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龙卷风,整条船都被掀翻了,这才落到了海里。”

    “我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做出这种伤害自己的行为,连自己都爱惜的人,又怎么奢求别人喜欢自己呢?”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明婶点头道:“你这些年来,不愿意提及感情的事情,是不是因为心里还有那个人?其实我觉得,太子殿下就挺不错的,对你很好,只是你们.....”

    看着穿男装的叶千栀,明婶下面的话没法说出口。

    萧羡书对叶千栀确实是很好,但是这种好是对兄弟的好,要是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兄弟变成了个姑娘,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得了。

    “我们不合适。”叶千栀摇摇头道:“他比我小九岁,我这颗老草就别去祸祸嫩牛了,免得把他吓坏了。”

    她就是把萧羡书当自己的弟弟看,对他百般的迁就,也是因为他年龄比自己小的缘故,她面对萧羡书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地照顾他。

    处处都顾忌他的感受。

    “也对,你现在是男子装扮,跟他也不合适。”明婶没有再提这件事,要是早几年,明婶肯定会担心叶千栀婚事,可现在叶千栀功成名就,手握重兵,她倒是不担心叶千栀的婚事了,反倒是担心起了叶千栀的安危。

    总是担心叶千栀有一天会掉马,要是她掉马了,王上会不会发怒,会要了她的性命?

    在性命面前,婚事微不足道,如同一粒不起眼的尘埃。

    明婶刚刚和叶千栀说过这件事,却没有想到,叶千栀掉马来得猝不及防,大家都没有任何准备,她就掉马了。

    连她都没有想到,自己救了人,反倒是把自己的真实身份给抖出去了。

    这件事发生在了萧羡书的婚礼上,太子殿下大婚,文武百官都来祝贺,连王上都偷偷出宫,出现在了喜堂的高堂位置上。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90516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1章 或许他有什么苦衷,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