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王上是偷偷跑出来的,大家都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不过见他出现在这里,文武百官也不意外,毕竟王上对太子殿下有多特殊,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若是萧羡书不是战功赫赫,王上想要偏心他,对他好,文武百官肯定会有意见,可萧羡书太过优秀了,他比大皇子和二皇子优秀太多了,除了那些早早就站了队伍的臣子外,其他人对于这件事都接受良好。

    太子殿下的婚礼是热闹的,萧羡书选中燕舒跟叶千栀是有一点关系,但更重要的原因是,燕舒适合这个位置,因为是他亲自挑选的人,他对燕舒还算是满意,大婚当天,他脸上露出了一点点的笑意。

    皇家人娶妻,没有亲自上门迎亲这个规矩,萧羡书在门口等着,等花轿到了以后,牵着红绸一起踏入喜堂。

    前面的发展都非常顺利,等拜过了天地,要送入洞房的时候,却出了意外,喜堂外面冲进来了一群人,他们直奔王上的位置,显然是冲着王上来的。

    这些人手里的武器并不高明,全都拿着大刀,但是他们出手狠戾,刀刀致命。

    他们来得猝不及防,但好在太子府的防御和王上身边人的反应非常快速,护着王上就往后退。

    喜堂不大,里面人还挺多的,刺客来得突然,打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大家一下子就乱了,宾客们一乱,刺客们的机会就来了,他们出手愈发凶狠,护着王上的几个人也被这些挥刀乱无章法的刺客们给搅得心烦意乱,就在他们疲于应对的时候,有个刺客冲破了重重阻碍,泛着冷光的大刀直直往王上身上砍去。

    王上身边的人想要把王上护到身后,可他们*到了一个小角落,根本就没有施展的空间,就在大刀要落在王上身上的时候,一个身穿天青色衣袍的人从外面冲了过来,用力地推开了王上,大刀从她后背划过,缕缕红色的血花在空中绽放。

    “小枝!”离得不远,正在奋力杀敌的萧羡书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红了,他顾不上刚刚拜过堂的妻子,直奔叶千栀那边而去。

    他想要快点靠近叶千栀,可前面实在是太多人了,他根本就靠近不了,担心叶千栀,生怕她出别的意外,萧羡书下手愈发狠戾。

    好在这些刺客来得突然,但太子府的应对能力也不差,很快就调集来了大批的人马,把这些人全都绑了起来。

    战局刚刚结束,萧羡书顾不上去处理别的事情,先去看了王上,见他没什么大碍以后,便直奔地上的叶千栀而去。

    叶千栀身中数刀,倒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见到萧羡书红了眼眶,下一秒就要哭了,她忍着疼,安抚他:“哭什么?我这不是还活着吗?”

    “疼不疼?”萧羡书有些手足无措,他一把抱起了叶千栀,往外跑去:“太医太医。”

    被他抱在怀里的叶千栀,听到他喊的话,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刚刚她见王上危险,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就过去推开了王上,现在事情尘埃落定了,她才想起自己隐瞒的事情。

    只要太医一搭上她的脉,就会发现她是女子。

    她的身份隐瞒不了了。

    “太子殿下,殿下,你等等。”叶千栀慌了,特别是看到不远处拿着医药箱子奔过来的太医时,她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焦急。

    “是不是太疼了?你放心,王太医是太医院里最擅长治刀伤的太医,有他给你看伤,定会无碍的。”萧羡书见她满脸焦急,还以为她是担心伤口,非常善解人意地给她解释。

    谁担心伤口啊,现在是担心伤口的时候么?

    叶千栀心生后悔,早知道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局面,她就应该早点跟萧羡书坦白自己是女子的身份。

    “我不担心这些,就是.....你能不能不让王太医来给我看伤?我懂医术,我自己可以处理这些伤口,让王太医去给更需要的人看吧!”叶千栀跟萧羡书打商量道。

    萧羡书一口回绝:“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了?浑身是伤,你的伤大多数都在后背,你自己怎么处理?”

    “我.....”叶千栀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后背疼得厉害,都快没知觉了,她本想着这里离她家里近,她撑一撑回家,让明婶帮着处理伤口,可现在看萧羡书的架势,他是不会轻易妥协,更不会放她离开。

    在叶千栀还没有想出借口的时候,王太医已经到了他们面前,手搭在了她的手腕上面。

    王太医刚刚搭上叶千栀的脉,就发现了其中的不妥。

    懂医的人都知道,男子以气为主,女子以血为本,而从脉象上来看,那就非常明显了。

    ‘天不足西北,阳男而阴北,故男子寸盛而尺弱,肖乎天也。地不满东南,阳北而阴南,故女子尺盛而寸弱,肖乎地也。’

    为什么男子会尺弱?因为尺脉为肾脉,而肾主藏精,男子自成年后,会精满自溢,所以尺脉是没有寸脉那么强盛的,寸脉为心肺脉,而心主血,肺辅心行血,女子自成年后,会来月事,所以是寸脉没有尺脉那么强盛的,正所谓‘男女脉同,同于定位,惟尺则异,异于盛衰。’

    能进太医院的太医,那都是有真本事的,王太医的手刚刚搭上叶千栀的手腕,就看破了叶千栀的性别,知道她是女子,而非男子。

    先前他见太子殿下和叶千栀之间的相处,还羡慕他们之间的友谊,可现在他知道了叶千栀是女子后,王太医就焕发了想象力,特别是注意到太子殿下着急叶千栀的伤情,连刚刚拜过堂的太子妃都丢在了一边,他脑海里已经编排出了百万字的狗血故事了。

    注意到王太医神色有异,叶千栀就知道这件事瞒不住了。

    她垂下眼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早就知道这件事隐瞒不了多久,能瞒这么多年,是她运气好,现在被看破了,也不意外,就是她还有点事情没有来得及安排。

    早知道会这么快爆出来,她就不该把明叔和明婶接来王城。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84323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2章 她的脉象,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