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不敢吱声,王太医则是被自己不经意间发现的内情给吓了一跳。

    萧羡书见王太医脸色不太好,慌忙道:“王太医,明侯爷的情况是不是不容乐观?那你快给她治啊!”

    “从脉象上来看,明侯爷的情况还好,微臣还要看看她的伤口,才能开药方。”王太医一脸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太子殿下,见他抱着明侯爷不撒手,不知道又脑补出了什么故事。

    “那就给她看。”萧羡书说着才发现不妥,他连忙抱着叶千栀去了最近的房间,让王太医帮忙检查。

    王太医站在床前,不知道怎么做才好,犹豫了半晌,他才小心翼翼道:“微臣给明侯爷看伤,明侯爷可介意?”

    听到他这句话,叶千栀就知道,他是看破了,她摇摇头道:“王太医,能不能劳烦您出去一下,我有点事情要跟太子殿下说。”

    王太医连忙出了门,还贴心地给他们关上了房门。

    “小枝,你有什么话,等你伤口处理好了以后再谈来得及,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得先给你处理伤口。”萧羡书蹙眉道:“你别任性,让王太医进来,给你处理伤口。”

    “殿下,我有件事瞒了你很多年,我一直都在纠结,要不要跟你说,现在我想跟你坦白。”叶千栀斟酌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比较好,萧羡书要是知道她是女子以后,会不会离她远远地?

    “有什么事情,等处理好了伤口再谈如何?”萧羡书道:“不缺这点时间吧?”

    “......缺。”叶千栀回答道:“我现在不跟你说,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勇气跟你说了。”

    “这么重要吗?那你说,我洗耳恭听。”萧羡书做出聆听的姿势。

    叶千栀想了想道:“其实,我不是天圣人,我来自海外。”

    “这个我知道,当年选你当驸马爷的时候,就查过这些事情了。”萧羡书半点不意外:“不管你是哪里人,反正你现在在天圣,是天圣的侯爷,那就是天圣人。”

    “除了这个,我还瞒了一件事,就是.....”在萧羡书的注视下,叶千栀想要说出口的话变得非常困难,好一会儿后,她才轻声道:“其实我不是男人,我是女子。”

    萧羡书以为自己幻听了,他掏了掏耳朵,不敢置信道:“什么玩意儿?刚刚外面的喧闹声太大了,我没听清楚。”

    “我说,我是女子,对不起,瞒了你这么长时间。”有了第一次开口的经验,第二次开口,叶千栀说话的声音大了不少。

    只是在她这话落下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王上和几个没受伤的大臣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瞪着叶千栀和萧羡书两人,显然刚刚叶千栀说的话,他们都听到了。

    他们的到来,打破了室内的安静,萧羡书被门口透进来的光给闪回了神,他站起来,跑到了门口,把王上几人请了出去:“明侯爷还没有处理伤口呢,你们进来干什么?”

    在不知道叶千栀是女子的时候,萧羡书对她就颇多照顾,现在知道她是女子,这个消息他到现在还没有消化,但是并不妨碍他对叶千栀好。

    等把王上几人请了出去以后,萧羡书又把王太医给喊了回来,让他帮着处理叶千栀背上的伤。

    知道叶千栀是女子以后,他也没好意思留在室内,而是喊了一个丫鬟来帮忙。

    等把叶千栀这边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萧羡书这才离开,他刚刚出现在院子里,齐刷刷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身上。

    显然大家都知道叶千栀是女子的事情了。

    跟那些文武百官的惊愕相比,萧羡书的表现就非常淡定了。

    “皇儿,你过来,你跟朕说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明侯爷是女子了?”王上见到萧羡书出现,冲着他招了招手,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封了一个女子为侯爷。

    “今天刚刚知道。”萧羡书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

    他对叶千栀的感情早就超出了兄弟间的情谊,以前还能用叶千栀是男子来压抑他心底喷涌的情愫,可现在他知道叶千栀是女子,而他身边娇妻美妾都已经到位了,他跟叶千栀之间还能有希望吗?

    萧羡书知道自己是没机会了。

    “你们先前不是在一起很多年?还一起在军营生活了多年,你就没有察觉?”王上觉得不太可能,男子跟女子的差别非常大,不说体力了,就是女子每个月的麻烦事也不少,萧羡书能一点都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父王,您觉得我会瞒着您么?”

    萧羡书对叶千栀的感情,别人毫无察觉,但是王上却窥探到了一点点,也就是因为知道萧羡书对叶千栀有好感,王上这才会强硬安排了萧羡书的婚事,还把婚期定在了今天。

    为的就是把萧羡书那扭曲的感情给拉扯回来。

    王上算到了一切,就是没算到,叶千栀是女子的事实,早知道明侯爷是女子,那他还强迫萧羡书选太子妃和侧妃干什么?直接任由他自己发展,绝对不插手。

    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人都选好了,也都娶进家门了,没有更改的余地了。

    依着叶千栀的军功和身份,她是不可能给萧羡书当侧妃的,可以说,他们两个人是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了。

    “她伤得严重吗?”王上回想起刚刚凶险的一幕,关心道,要是没有叶千栀的突然出现,他现在怕是就不在了。

    “后背有几条很深的伤痕,王太医说伤口又长又深,她还有点贫血,得好好养养。”萧羡书说起叶千栀的伤势,眉头皱了起来。

    “那这个月就给她放个假,让她好好养伤,需要用什么药材,直接从太医院拿。”王上吩咐道:“挑几个可靠的人去照顾她。”

    “儿臣记下了。”不用王上多言,萧羡书都会把这些事情给安排妥当。

    王上絮絮叨叨说了不少话,等王太医从屋里出来,王上这才去里面看了叶千栀。

    叶千栀还以为他是来兴师问罪的,谁知道王上只是说了一番关心的话语,让她好好养伤,就离开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84323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3章 坦白,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