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明侯爷是个女娇娘的消息,随着来参加宴会客人离开而传开。

    王城里的百姓听到这个传言,都不相信,明侯爷可不是普通的侯爷,她手握重兵,赫赫战功,是天圣多少年轻人崇拜的偶像?

    现在突然爆出了,这个偶像是个女娇娘,不少年轻人都接受不了。

    不过这也都是谣传,大家觉得可信度不高。

    在没有见到叶千栀以前,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

    不仅是城中的百姓觉得这是个谣传,就是朝中大臣,也不敢相信这个消息,不过跟着王上去过叶千栀治伤屋子的大臣,信誓旦旦说他们确实是亲耳听到叶千栀这么说的。

    究竟明侯爷是男子还是女子?大家还没有争论出结果,本来大家还想等着叶千栀去上朝的时候问问,谁知道叶千栀受伤了,王上给她放了一个月的假,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

    “小栀。”明婶端着一碗鸡肉粥从门外走进来,见她靠着枕头,手里拿了一本书翻阅,明婶柔声道:“小栀,屋里光线太暗了,看书,对眼睛不好,你身上的伤也没有好,这个时候就该好好休息。”

    “干娘,我都在榻上休息了快五天了,实在是躺不住了。”叶千栀苦着脸道:“不能出门走走,我在屋里看看书应该无碍。”

    “太暗了,你看书费劲,我把你这边的窗户打开点如何?”明婶说着,就把靠近榻边的窗户给打开了,一缕亮光透了进来,让屋里更亮了一点。

    虽是亮了一些,但是看书还是很费劲。

    “干娘,要不这样吧,让人给我抬一个榻放在窗户边上,我要看书的时候就过去那边看,顺便还能看看院子里的花,挺好的。”叶千栀是真的躺不住了,哀求道。

    明婶见不得她受委屈,答应了下来:“行,我这就让人去搬榻来,对了,你先把鸡肉粥给喝了。”

    达成所愿,叶千栀很是高兴地端着碗头吃了起来,她是伤患,鸡肉粥煮的非常清淡,里面一点儿味道都没有,她吃着索然无味的鸡肉,嚼都不敢嚼,生生咽了下去。

    好在鸡肉粥里面的鸡肉都撕成了小片条,不然她怕是早就噎着了。

    吃完了粥,丫鬟端来了一碗黑漆漆的汤药,叶千栀捏着鼻子,一鼓作气把汤药喝了。

    明婶见她乖乖把粥和药都吃了,满意一笑,塞了一个梅子给她,让她去去嘴里的苦味。

    饭后不久,叶千栀有些乏了,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她睡着了以后,明婶这才带着丫鬟离开了房间。

    她回到院子里,没看到明叔,便问了丫鬟,丫鬟说明叔去前面招待客人了,明婶想了想,寻了过去,不过她没去招待客人的正厅,而是在花厅等着。

    不久,明叔过来了,见到她在花厅,一点儿都不惊讶。

    “是谁来了?”明婶问道:“这几天来探望小栀的人不少,今儿来的是谁?”

    “是太子殿下。”明叔回答道:“他送了不少药材过来,百年灵芝千年人参都有,还说是王上让他送过来的,你说,他们都知道小栀是女子的事情了,他们还送这么贵重的药材过来,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明婶不答反问。

    明叔搓搓手道:“我咋知道?”

    “老头子,我说你是榆木脑袋,你不相信,还说我胡说,现在看来,我可一点儿都没有说错。”

    “我们现在说的是小栀的事情,你可别搞人身攻击!”明叔不太高兴道,任谁被自己的枕边人说自己是榆木脑袋,也会不高兴的。

    明婶扬眉一笑,得意道:“我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我刚刚问你,你知道太子殿下为何会对小栀这么好,你说你不知道,你要不是榆木脑袋能看不出来?”

    “难不成你看出来了?”

    “我当然看出来了,在我们刚刚来王城的时候,我就看出太子殿下对小栀不一般。”明婶道:“那时候我还问过小栀,说太子殿下是不是喜欢她?小栀说,他们就是好朋友,可我看太子殿下看小栀的目光不一般,不像是看好朋友,反而是看喜欢的人的眼神。”

    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她那时候还跟小栀提过,要是她对太子殿下有好感,何不争取争取?

    叶千栀那时候是怎么回她的?她说自己对太子殿下就是兄弟情,没有男女私情。

    “老婆子,你说什么?你说太子殿下喜欢咱们家小栀?”明叔大惊失色,压低声音道:“这事儿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能说胡话吗?”明婶道:“你算算,从小栀受了伤到现在不到五天,太子殿下登门多少次了?”

    明叔算了算,惊道:“他一天至少来两次,有时候三次,这才五天,他来了不下十几次了。”

    每次都送东西过来,明叔倒是没有多想,还以为他是把叶千栀当做他的好兄弟,这才每天都来看他,把好东西都搜罗了送过来,现在被明婶的话一提醒,他这才反应过来,就算是好兄弟,那也没有探病探那么勤劳的。

    而且叶千栀是女子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小栀知不知道太子殿下过来的事情?”明叔问道。

    明婶摇摇头道:“王太医叮嘱过,她得静养,不能操劳,这事儿我就没有跟她提过,还有就是她气血两亏,得趁着这次机会好好调养,不然等她年龄大了以后,会吃不少苦头,这些年来,她跟个男人一样,在战场上拼杀,不知道受了多少伤,这个孩子啊,就是受了伤,也不会跟咱们说,她那时候还得隐瞒自己是女子的事情,受了伤也不会让人帮忙处理伤口,怕是自己随便巴扎就了事。”

    明婶说到这里,眼眶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三年多四年的时间,她从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卒成了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她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头。”

    一想到这些事情,明婶就难过得不行,以前叶千栀会给他们写信,不过她的来信都是报喜不报忧,从来不说这些事情,他们俩就以为她有驸马爷的身份,应该不会有人找她麻烦。

    等他们来了王城,才知道,叶千栀是靠着自己的能力走到现在的位置。

    男子想要走到她这个高位,都要吃不少苦头,更别说她以女子之身,能走到这一步,吃了多少苦头,只有她自己知道。

    他们老两口现在过的安逸日子,是叶千栀用命换来的。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82358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4章 用命换来的,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