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明叔见她快要哭了,连忙伸手揽住她,哑声道:“孩子不跟我们提这些事情,是不想我们担心她,那咱们在她面前的时候,就装作不知道,免得被她看出端倪。”

    “王太医说她身体不好,那这段时间咱们就多给她补补,等她的伤好了以后,咱们每天都得给她炖点药膳,药补总是比不过食补,她身子亏得厉害,那就更得仔细些。”

    “我也是这样想的,对了,小栀她现在天天养伤,日子过得无聊,就在房间里看书,屋里的光线太暗了一点,对眼睛不好,我跟她说了,等会儿让人搬一个软榻到她房间,就放在窗边,她要看书的时候,让人扶着她去窗边看,你看这个安排可还行?”明婶想到叶千栀要看书的事情,跟明叔提了一下。

    “你都答应孩子了,我还能拦着不成,再说了,她现在养伤,不能出门,没有公事,确实是无聊了点,看点书也好。”明叔道:“我见城里的小姑娘都喜欢看话本,不如我去给她买点话本回来?”

    “我看就没必要了吧!”明婶摇摇头道:“小栀她自己就会写话本,你忘了,当年在老家的时候,她开了一个好难吃的菜肴,那里面的话本子可都是她自己写的,不过后来她去了军营,这才从市面上购买优质的话本子,让说书人讲给食客们听。”

    “你不提这件事,我都快忘了!”明叔道:“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是啊!”

    老两口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后院走去。

    养伤的日子是非常无聊的,叶千栀每天不是躺在床榻上就是在软榻上,好不容易等后背的伤好了一些,她再也待不住了,想要出门走走,又被明婶给拦了下来。

    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家里的院子里逛逛。

    日子一天天过去,天气也渐渐冷了下来,等叶千栀伤口痊愈的时候,已经是十月底了。

    她捎假的折子刚刚递上去,傍晚萧羡书就过来了。

    在叶千栀养伤的时候,萧羡书每天都要过来好几次,不过他都被明婶给拦在了外面,见不到叶千栀,要是他不知道叶千栀是女娇娘,那他肯定会闯进来,可因为叶千栀是女子,他就是想见叶千栀,那也不好意思闯进来。

    只能每天都送点东西过来,奢求叶千栀会想见他。

    但是等到叶千栀伤都养好了,也没有等到叶千栀主动见他。

    现在她伤好了,萧羡书再次上门,总算是见到了叶千栀。

    二十多天没有见到她,再次见到她,萧羡书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特别是叶千栀身上穿的是天青色襦裙,跟他记忆中的叶千栀,宛如两个人。

    叶千栀像是没有察觉到他走神了,她神色如常地跟他打招呼:“你来了,刚好我们要开饭了,你要不要来一碗?”

    “好。”萧羡书回过神,答应了下来,他的目光频频瞥向了叶千栀,好几次被叶千栀抓了包,他有些不好意思,猛地低头喝汤。

    排骨汤太烫,萧羡书含在口中,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就在他为难的时候,叶千栀已经拿了一个空碗过来:“太烫了,吐出来。”

    等他吐了以后,叶千栀让丫鬟拿了薄荷糖过来,让他含在嘴里。

    这一顿饭,吃得是兵荒马乱,等到大家都用完了饭,萧羡书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我今天过来,除了来看看你以外,就是给你送两套官服过来。”

    “我不是有官服吗?还送什么官服?”叶千栀不解地问道,话落,就看到了萧羡书拿出的官府,她眨了眨眼,说不出话来。

    萧羡书带来的官服跟她以前穿的不一样,颜色是一样的,但是款式不同,更加繁琐,花纹也有所不同。

    “殿下,这是.....”

    萧羡书解释道:“这是父王让内务府按照你的尺码给你新做的官服,他特意吩咐人做得花里胡哨一点,说是姑娘们都喜欢漂亮的衣裳。”

    “这是王上特意让人给我做的?”叶千栀有些不太敢相信:“我还以为.....”

    下面的话她没有说,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

    萧羡书道:“你是不是以为父王会不让你会朝堂?”

    叶千栀点头道:“是啊,据我所知,天圣自古就没有女子当官的先例。”

    “以前是没有,不代表现在也会没有。”萧羡书道:“朝中不少老顽固确实是不希望你回去,在你受伤的第二天,他们就上蹿下跳了起来,想要让父王撤销了你二品侯爷的爵位,不过被父王怼了回去。”

    萧羡书也没有想到他的父王会这么开明,直接跟朝中那些酸儒说,你们要是看不惯朝中有女子为官,那你们就得努力,自己上战场去打战,而不是躲在女人后面保命。

    那些酸儒被王上的话给气得不轻。

    文臣们无法接受有女人跟他们同朝为官,而武将们对此却不甚在意,他们是以军功立功劳的,叶千栀是女子不假,但是她的军功,谁能不服?

    反正不管换谁,都做不到不费一兵一卒拿下了拂兰城,叶千栀做到了,他们就佩服她,认可她!

    萧羡书把朝堂发生的事情三言两语提了提,说完以后,他倒是找不到话题跟叶千栀聊了,以前他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跟叶千栀是无话不谈,现在他倒是有些拘谨了。

    他的拘谨,叶千栀自然也感觉到了,她含笑问道:“殿下,我们之间的朋友情谊,不会因为我是女子而改变吧?你不会因为我是女子,就疏远我吧?”

    “自然不会。”萧羡书立刻道:“无关性别,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就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相处。”

    别人不知道,他自己清楚,在他不知道叶千栀是女子的时候,他就对她暗生情愫,那时候他以为自己不正常,所以拼命压制着,不敢让人知晓。

    现在呢?叶千栀是女子,而他身边已有太子妃和侧妃,他跟叶千栀,终究是不可能。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82358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5章 终究是不可能,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