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王上会留叶千栀单独说话,就说明对于跟外面的国家建交他是心动的,只是缺少信心。

    而现在叶千栀说的东西,他非常感兴趣,更加坚定了想要派人出海的想法。

    出海可不是说出就能出的,前面要做的事情非常多,首先就得挑选出一些水性极好的人,进行训练,接着就是定做适合出海的船只,还得预估在海上会遇到什么麻烦,要怎么应对。

    这些事情都得提前准备个一两年,派人出海这件事起码也是三五年后的事情了。

    不过有叶千栀在,倒是能大大节约时间,她以前跟楚渊一起折腾过这方面的事情,算是有经验,对出海的船只和船员,她都能提供非常宝贵的建议和意见,除此之外,在天圣原有的地图上,她寻着桃花村方向往外延展,大概能够推测出大盛所在的大概位置。

    天圣和大盛其实相隔不会太远,只不过大盛海禁多年,一直都没有跟外面的人有往来,后面虽然解禁了,但也都是跟大盛周围不远的小国有往来,至于海洋的另一头,暂时还无人过来。

    叶千栀手拿一根黑炭,在纸上涂涂改改,萧羡书跟着丫鬟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他走进一看,就看到了纸上的鬼画符,看了半天,没看明白:“小枝,你这是在做什么?画什么东西呢?”

    “画地图。”叶千栀道:“船只和人员都已经安排妥当,其他东西也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就差地图了。”

    “父王不是说了么?地图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办,每到一个地方,就在地图上做个标记,你啊,就别为他们操心了。”萧羡书道。

    “能为他们多做点事情,就能让他们少走几步弯路。”叶千栀道:“今儿休沐,你不在家陪太子妃,跑来我这里干什么?”

    “这不是我得了一个好物件,迫不及待拿来给你看么?”萧羡书摸出了一个圆圆的物件,放在叶千栀眼前晃了晃。

    一开始的时候,叶千栀并没有在意,不过等她看清楚了萧羡书手里的东西时,叶千栀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殿下,这物件,不是我们天圣产的吧?”

    “当然不是了,是舶来品。”萧羡书捂着心口,一脸心痛道:“据说是从外面传过来的,一共有两件,一件送到了宫里给父王,另外一件就在这里了。”

    “这东西小小的,价格可不便宜,就这一小块,花了我二十两银子。”

    自从他娶了太子妃以后,家里的花销一下子就大了,萧羡书每每看到花出去的银钱,心疼得不行,哪怕有王上私底下的贴补,他还是觉得养媳妇儿太费钱,有点养不起了。

    萧羡书从来就没有节省的观念,也就是娶了太子妃以后,他才恍然发现家里人多了的弊端。

    萧羡书说了什么,叶千栀恍若无觉,她的视线紧紧地黏在了萧羡书手里的物件上,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还能见到这种样式的钟表。

    没错,萧羡书带来的物件是一个小巧玲珑的钟表,上面的钟点跟天圣的钟点略有差池,不过相差不大,叶千栀虽不知道天圣和大盛之间的距离有多远,但是有了这块钟表,她就能更准确地推算出距离了。

    叶千栀为何会如此有把握?

    自然是这种样式的钟表,早在几年前,她就见过了。

    是楚渊拿来给她看的,还送了一块给她,不过叶千栀那时候用不上,就给了宋宴淮,让他随身携带,方便他知道时辰。

    “你怎么了?傻傻的看着钟表?你喜欢吗?”萧羡书忍着心疼,把钟表塞到了叶千栀手里:“你喜欢就送给你。”

    “给我?”叶千栀回过神,讶异地问道:“这不妥吧,要是被太子妃知道了,怕是你们俩会闹,还是别了。”

    女人都是小心眼的,哪怕她跟萧羡书之间确实是没有什么,但是该避嫌的地方还是得避嫌。

    萧羡书现在是有妻子的人了,他们之间万万不能跟以前一样相处。

    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小枝,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萧羡书吊儿郎当道:“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服可以*,手足可不能丢了,咱们俩同甘共苦携手走了这么多年,咱们虽不是亲兄弟,但是比亲兄弟更亲,她要是因为我跟你走得近,吃味、使小性子,那就是她的错。”

    “你这话有点问题。”作为被萧羡书偏爱的人,叶千栀并没有高兴,眉眼间反而染上了几缕淡淡的忧虑:“我们关系好不假,可太子妃是要跟你度过一生的人,她会吃味、使小性子,那是因为她在意你,喜欢你,才会有这样的言行,难不成你就因为她的这点小心思,就给人撂脸子?”

    “我....我也就随口一说,你放心,我回去以后,肯定不会这么做。”见叶千栀不赞同,萧羡书连忙保证道。

    对于他的保证,叶千栀没说信也没说不信,“殿下,以后若是没有公事,你过来的时候,还请带着太子妃一起。”

    “小枝,你是因为刚刚的话生气了?”萧羡书一惊,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自从你恢复了女子身份以后,我们相处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

    说起这件事,萧羡书还是有点委屈的,毕竟叶千栀没有恢复女子身份以前,他跟叶千栀天天呆在一起,那也没有人会说什么,可自从叶千栀恢复了女子身份以后,乱七八糟的传闻就多了不少。

    什么叶千栀和他有见不得人的关系,说叶千栀能这么年轻就官至从二品,年少封侯,是因为他的缘故。

    天地良心,他跟叶千栀之间的来往,那是清清白白,外面那些传闻,都是他们胡编乱造。

    “这不是正常的么?”叶千栀含笑道:“殿下,你现在是成了家的男人了,跟我这种孤家寡人自然不同,你要是还跟以前一样,天天跟我呆在一起,御史台的那些大人,怕是又要写折子参咱们一本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69934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8章 成了亲的人自然不同,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