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说起御史台那些动不动就喜欢*的大人,萧羡书整张脸都拉耸了下来。

    对这些御史大人,他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他知道叶千栀做这个决定的原因,自然是为了维护他的名声。

    他是天圣的太子殿下,一言一行都备受关注,跟那些藉藉无名的皇子们不一样,大家对他的期望过高,自然对他也就更加严苛了。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萧羡书闷闷不乐地答应了下来。

    “你不高兴了?你要是真的很想见我,那就选在饭点的时候过来,那时候家里人多,不容易被说闲话。”叶千栀见他眉开眼笑了,总算放心了一些:“都多大的人了,还跟我闹脾气呢!”

    “我才没有。”萧羡书别扭地撇开了头。

    知道他是嘴硬,叶千栀也没有戳破他那摇摇欲坠的自尊心,她放下了黑炭,走到水盆边洗干净了手,萧羡书顺手递了帕子过去,她自然而然接过,擦了擦手。

    “既然你今天过来了,那就先别回去了,在这里吃顿饭吧,你成亲以后,都没什么机会在我这里用饭。”

    叶千栀主动约饭,萧羡书求之不得,自然不会拒绝。

    太子府。

    太子妃燕舒得知萧羡书留在明家用饭的消息后,神情未变,但是伺候她的侍女却知道太子妃心情不佳。

    把来传消息的小厮送出去以后,燕舒身边的陪嫁丫鬟青牙轻声安慰她道:“太子妃,您别不太高兴,殿下或许是有事情找明侯爷相商,这才赶不回来用饭。”

    “我没生气。”燕舒扯了扯嘴角,说道:“我嫁进来的时候就知道殿下跟明侯爷关系匪浅,他们关系好,对殿下有利无一害,明侯爷能留殿下用饭,我高兴都来不及。”

    “可您还是有些不太高兴。”青牙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

    燕舒没有否认,她苦笑道:“青牙,你说,如果明侯爷不是在我和殿下大婚的时候,为救父王爆出了她是女子的身份,而是提前爆出这个消息,我是不是就嫁不了殿下了?”

    “太子妃,您这样想是不对的,如果永远都是如果,成不了结果,事实就是事实。”青牙轻声道:“您和殿下是命定的缘分,谁也抢不走殿下,太子妃,您可别因为外面的谣言,对殿下心生芥蒂,让旁人摘了桃子。”

    “我知道我这么想是不对的,可我还是控制不住。”燕舒知道自己不应该想这些事情,可很多事情,不是你说不能想就真的可以不想的:“我常常会有种错觉,总觉得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小姐。”见她神思不属,青牙着急得不行,情急之下,喊了她以前没出嫁前的称呼:“您换个思路想,若是明侯爷对殿下有意思,她又怎么会隐瞒这么多年?要知道明侯爷以前可是殿下的驸马爷,他们相处多年,要是她真的对殿下有意,依照她的能力和本事,太子妃的位置绝对是她的。”

    青牙这句话如同一缕阳光,让燕舒眼前一亮,心里的阴霾也扫除了不少。

    确实是这样,要是叶千栀跟萧羡书有男女之情,他们两人早就走到了一起,王上何必大张旗鼓为殿下选妃?

    明侯爷确实是没有家族撑腰,可她手握重兵,才思敏捷,这样的人,比世家出身的大家小姐更吸引人的目光,更耀眼。

    这些日子,她一直都惴惴不安,总觉得自己这个位置是偷来的,会产生这样的心理,何尝不是因为她不自信?

    太子府的后院很干净,除了她这个太子妃外,也就只有年初入府的侧妃佟桂珍了,不过佟桂珍跟太子殿下的关系并不好,从她嫁进来以后,太子殿下大多数时间是住在了自己的院子里,其余时间不是在宫里就是留宿她这边,对于这位侧妃娘娘,他是看都没看一眼。

    身为女子,谁不希望自己的夫君对自己一心一意?虽然他们两人没有感情,但是知道太子殿下对她不同,心里还是非常欢喜的。

    燕舒和自己的陪嫁侍女聊着天,外面突然有丫鬟来报,说是侧妃娘娘过来给她请安。

    “佟侧妃这个时候过来,怕是来者不善。”青牙听到佟桂珍过来请安的消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眼里浮现出一缕淡淡的笑意。

    “我没主动招惹她,她还能跑来我这里撒泼?”燕舒一脸莫名。

    青牙忍着笑意说道:“昨儿傍晚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侧妃娘娘昨儿去厨房精心烹制了一锅汤,踩着殿下回来的时间,亲自去门口处等着,谁知道殿下看到她,就跟看到空气一样,完全没有搭理她,直接掠过她。”

    “佟侧妃被无视了,自是不甘心,便上前哭诉,诉说自己的苦闷和情愫,太子妃,您可以猜猜,殿下是如何应付她的?”

    “从我入府这么久来看,她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惹怒了殿下,让殿下对她十分不待见。”

    “不止呢!”青牙来太子府这么久,早就把府里的消息摸得一清二楚了:“据奴婢所知,侧妃娘娘进府这么久,殿下就没去过她的屋里,她想尽了办法,都没能靠近殿下半路。”

    “既然如此,当初殿下为何会同意让佟侧妃入府?”燕舒被青牙的话给惊着了。

    不仅是燕舒想不明白萧羡书为什么会这么做,身为当事人的佟桂珍也十分不明白,为什么她比燕舒更早入府,为什么殿下就是不喜欢她,让她到现在都还是处子之身。

    在太子妃没有嫁进来以前,她尚可安慰自己或许是殿下不喜女子,可在太子妃嫁进来以后,殿下每十天就会在她那边留宿一晚,这就让佟桂珍非常不愉了。

    这不,她昨儿刚刚被萧羡书甩了脸子,丢了面子,今儿中午,她知道萧羡书去明迁枝那边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以后,就迫不及待上门扎刀子了。

    表面上她是过来请安,可实际上,她是来给燕舒的心窝子里扎刀子的,要是没有青牙先前的开导,怕是燕舒还真的有可能被她伤到。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69934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9章 十分不待见,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