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面对突然出现的儿子,王上有些懵。

    平时,萧羡书进宫都要他三催四请,他才愿意来一趟,今儿怎么主动跑来了?

    “父王,您别这么看着儿臣,儿臣今儿过来,是有正事要办的。”萧羡书知道他父王为什么会这样看着他。

    他们父子有心结,哪怕现在表面上和谐了不少,可他们之间不亲近,而他父王大概是想要改善他们之间的关系,时不时就会喊他进宫,培养培养感情。

    萧羡书也有心要跟他和缓关系,可是他们之间的隔阂不是一年两年,十几年下来,太深了,不是三两天就能把这个坑给铲平。

    “这是明侯爷给儿臣的册子,上面写的是关于航海方面的事情和一些要注意的事项,父王您先看,等您看完了以后再给内阁那些大臣们看一看,大家一起讨论讨论,看看还需要添加什么。”萧羡书把册子丢了过去,态度随意。

    王上就是愿意看到他这样对自己,他膝下有好几个孩子,那些孩子在他面前的时候拘束得不行,一言一行都跟尺子量出来的一样,唯独萧羡书跟他们不同。

    王上对萧羡书本来就心怀愧疚,想要补偿他,现在见他不跟自己来虚的,他心里十分高兴。

    翻开册子,看到册子上面写的内容,王上的神情一下子就认真了起来,等看完了以后,王上感叹道:“明侯爷还真是博学多才,什么事情都了如指掌,你有这样的人扶持和帮助,朕很放心,只可惜她是女子,不然以她的能力,定然能名垂千古。”

    “父王,她是女子也不影响她名垂千古。”萧羡书理所当然道:“她会的东西可不是这么一点点,她还给了儿臣一大沓关于农具改进的图纸,儿臣上次不是刚刚给您。”

    “那些农具的改进是出自她的手?”王上震惊了:“你这孩子,当时为什么不说?”

    “她不让我说,她说儿臣现在是太子殿下,就要有太子的样子,得为百姓们着想,为百姓们做实事。”萧羡书委屈巴巴地说道:“改进农具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和其他的国家往来,丰富种子。”

    萧羡书是恨不得把叶千栀的功劳昭告天下,可是叶千栀不让他这么干,他能怎么办?自然是只能把这份功劳记在了自己名下。

    王上看着册子上清秀的字迹,感叹道:“也不知道你这个臭小子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好,碰到了这个一心为你着想的人,皇儿,明侯爷为你付出的一切,你可得记着,千万不要因为其他一些小事,跟她产生隔阂。”

    有明迁枝在一旁盯着,他的儿子就不会行差踏错:“可惜了,她要是能入你东宫,对你来说,那就是如虎添翼。”

    “还是别了。”萧羡书摆摆手道:“先不说明侯爷不喜欢儿臣,就算她喜欢儿臣,愿意入东宫,儿臣也不会同意的,这么一个冰雪聪明、心有沟壑的女子,入儿臣的后院是委屈她了,她就适合站在朝堂上,发光发热。”

    萧羡书确实是喜欢叶千栀,可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他更加明白,叶千栀跟其他女子的不同之处。

    他喜欢的人是在朝堂上侃侃而谈、成竹在胸的明侯爷。

    如果有一天叶千栀变成了跟他父王后宫那些妃子一样,只会争风吃醋,那他还会喜欢吗?

    喜欢是肯定喜欢的,不过却没有现在那么喜欢,那么欣赏了。

    他不能让一颗明珠蒙尘,所以他放手是最好的结果。

    “你长大了,知道取舍了。”王上欣慰道:“小孩子喜欢的东西和人,就会想要死死攥在手里,大人才会理智想一件事,分析一件事。”

    “儿臣早就不是小孩子了。”萧羡书道:“明侯爷一心为国为民,儿臣亦然,自然希望江山社稷多一个人守护。”

    “她对你倒是极好,连这么大功劳的事情都推给你,可见明侯爷不是一个看重名利的人。”这样的人少见,王上才会格外动容。

    朝中不少大臣做出了一点点贡献,就恨不得宣告得天下皆知,让大家都知道他做了什么,让大家都崇拜他,可叶千栀不一样,她说的少,做得多,就是这一点打动了王上的心。

    要不是太子妃已经娶进门了,王上是真的动了让萧羡书娶她的念头。

    只不过事实已成定局,他的宝贝儿子是没有这个福气了,也不知道明侯爷将来会便宜了谁。

    有了叶千栀献上的册子,出海的事情推进的很快。

    叶千栀还抓了聪明人,教他们大盛那边的官话。

    等教习完了以后,已经是来年五月份了。

    船只准备了三艘,东西也都备好了,很快那些准备好的人便都开始准备出海。

    叶千栀是跟进这件事的人,她自然是跟着那些人一起去了海边,送他们上船,还把萧羡书送给她的钟表给了他们,让他们在行船的时候知道时间。

    等船只离开了岸边,渐渐远行,叶千栀一行人这才准备回王城。

    只不过在回王城的路上,叶千栀一行人碰到了一个年轻男子,正被一群人围着殴打。

    “你个龟孙,居然敢偷老子的银钱,活得不耐烦了?”说着,又是一拳打了过去。

    被*在了地上,年轻男人苦苦哀求,说是自己的老娘病重,急需用钱,才做出这样的行为,他已经知道错了,祈求对方能够原谅他。

    “你做出这样令人不齿的行为,还想要我们原谅,做梦吧!”说着又是一拳打了过去。

    萧羡书最是见不得这样的场景,他上前一步,想要帮忙的时候,站在他后面的叶千栀扯了扯他的衣袖,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怎么了?”被叶千栀拦住了以后,萧羡书小声问道。

    叶千栀指了指地上男子的衣袍,轻声道:“这事儿不对啊,你看看这个偷人银钱的小偷,他身上穿的衣袍虽不算好,但是也不差,殿下,你可知道普通百姓穿的是什么布料吗?”

    “似乎是棉布?”萧羡书有些不确定道。

    “那穷苦百姓呢?”

    面对叶千栀的问题,萧羡书摇了摇头。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60029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03章 不对劲,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