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都是年轻气盛的年轻人,被叶千栀这话一激,顿时他们全都不干了,纷纷摩拳擦掌,想要对叶千栀动手。

    不过顾忌着叶千栀是女子,也知道叶千栀不会拳脚功夫,他们这些危险的想法,那也就只能想想而已,不能付诸行动。

    只是叶千栀的话也太气人了,把他们气得不轻。

    想要动手,顾忌着叶千栀是女子,不动手,又会把自己给憋死!

    好在叶千栀是个善解人意的人,见他们憋得脸都红了,摩拳擦掌了,可最终还是忍住了,便说道:“不要顾虑我不会武功,就不敢对我动手,没有两把刷子的人,都没法从战场上完完整整下来,所以,你们想动手就来吧!”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这些人相互看了一眼,冲着叶千栀围了过来,他们的想法很好,反正是叶千栀自己说可以跟她对打的,如果叶千栀不敌,那也是叶千栀的问题,跟他们无关。

    他们也就是按叶千栀的吩咐办事儿!

    他们一拥蜂而上,叶千栀却不慌不忙,她不会武功,但是能在战场上活到现在,她也是有一套生存办法的,她看着冲上来的人,把手里的石子给丢了出去,石子的力道不大,丢在人身上也不太疼,但是奇怪的是,那些被她石子打中的人,一时间双脚麻了,踉跄地倒在了地上。

    前面的人一倒,后面的人没有来得及刹车,直直冲了过来,被绊倒在了地上。

    趁着这个机会,叶千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根银针,冲着他们身上的穴位扎了一针,让他们全都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卑鄙,*,用见不得人的手段赢我们,那也赢得不光彩!”倒在地上的几人,骂骂咧咧道。

    闻言,叶千栀不由得好笑问道:“你们这么一大群人打我一个人,就光彩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这么多人打她一个人都没有打过,全都倒了一地,他们也还真是好意思说她*卑鄙,究竟是谁*,是谁卑鄙啊!

    倒在地上的一群人,哎呦个不停,面对叶千栀的反问,他们说不出话来。

    叶千栀可不管自己是用什么办法把人撂倒了,她抚了抚衣摆,笑容满面地吩咐道:“等你们腿不麻了就到屋里找我,我在里面等你们。”

    丢下这句话,叶千栀飘飘然地离开了。

    一刻钟后,地上躺着的人才慢悠悠爬了起来,几人相互搀扶着,往叶千栀办公的屋子走去。

    他们在外面吹风挨冻,叶千栀在屋里泡着花茶,慢悠悠地品茗,怎么说呢,不知道叶千栀在干什么的时候,他们还不会这么生气,一见到叶千栀悠哉哉地喝茶,而他们在外面吹冷风,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蹿了起来。

    只是他们刚刚被叶千栀收拾了一通,暂时他们是不想跟叶千栀对上了。

    “来了啊,我刚刚看了你们禁军的防布图,我觉得上面有些安排不是太妥当,刚好你们来了,那咱们就沟通一番,把这些布置都给换个位置。”叶千栀指了指桌面上的防布图,侃侃而谈。

    那几个人全都麻了,听着叶千栀对这些东西不满意,其中有个人气不过,大声道:“明侯爷,您确实是战功赫赫,但是您会打仗不代表您就能掌管好禁军,王城和皇宫的保卫布局,那都延续了几十年了,一直都没有出问题。”

    “你的意思是,以前没出问题,就能保证以后也不会出问题了?”叶千栀反问道:“年轻人不要太自信啊,这些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住在王城里的达官显贵出了问题,到时候谁能负起责任?”

    “以前不变,不代表以后不会改变,有些明哨和暗哨的位置得改变一下,还有你们的拳脚功夫也不太行,连对付我一个弱女子,你们都歇菜了,这要是碰上了武功高强之辈,你们岂不是全都站在原地,等着被暴揍?”

    刚刚才来这里一小会儿,叶千栀对于这里的一切那都非常不满意。

    她一口气把自己不满意的地方全都说了一遍,给了他们改进的办法,接着就把禁军暗卫给接了过来,这才让他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几人被赶出来了以后,禁军副统领摸了摸脑门,后知后觉道:“明侯爷她提了这么多要求,却没有要求我们要把她办公的地方给整改。”

    以前调来的统领,一来就是先把办公的地方给整改,不是弄得金碧辉煌就是桌椅板凳全都给换了,一定要显得他们这些统领的地位不凡。

    可其实禁军是真的很缺钱,压根就没有剩余的银钱搞这些啊,为了迎合这些统领们的喜好,他们每次都得从各个地方省钱,好让新统领上任以后,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这次叶千栀被调来这里,说句实话,禁军的副统领都愁白了头,就怕叶千栀也提出那些乱七八糟的要求,好在叶千栀来了以后,对自己办公的地方一点儿意见都没有,反倒是对禁军守卫的方式进行了整改。

    他们刚刚讨论完叶千栀对办公的地方没要求,就看到叶千栀喊来了人,让他们把屋里那些贵重的东西全都给收走。

    金银玉器摆在屋里能干什么?是能吃还是能增加寿命?啥用处都没有,这些东西摆在这里,除了碍眼外,就一无是处了。

    叶千栀让人把东西收了,能换银钱的就拿去换银钱,不能换的,那就留着,等以后有人立了功,拿来赏人也是不错的。

    叶千栀刚来禁军,她的一举一动都十分引人注目,大家看着她把屋里值钱的东西全都搬走了,换了银钱,大家面色五彩斑斓,一时间还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不是说姑娘家最喜欢布置屋子了么?怎么叶千栀那么反常?偏偏不喜欢这些呢?

    上午,叶千栀刚把这些奢侈品给送走,下午就有人准备了满满三车的奢侈品给送了过来。

    面对送货上门的萧羡书,她很是头疼:“殿下,你怎么来了?你自己人来了就算了,怎么还带了这些东西过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37717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06章 你怎么来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