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好在最后的关头,几人老臣抵抗住了*,没有做出添饭的行为。

    王上还在这里呢,他们哪里敢敞开肚皮吃啊,这要是被王上看到了,误会他们是好吃懒做的人,可就麻烦了。

    跟王上一起用饭,是荣幸,同时也让他们这些陪客们,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皇家的规矩太多了,他们全都得小心翼翼陪着。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等王上放下筷子,几个老臣连忙跟着撂下了筷子,长嘘一口气,没等他们这口气给出出去,就看到他们的太子殿下拿着公筷给明侯爷夹了一个鸡翅,又殷勤地给明侯爷舀了一碗汤。

    太子殿下跟明侯爷关系好的事情,在朝中不是秘密,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是他们也没有想到,太子殿下和明侯爷会这么不避嫌,在众人的眼皮子地下,明目张胆地做这些小动作。

    男女有别懂不懂?

    男女七岁不同席知不知道?

    太子殿下您可是有家室的人,这么冲一个美娇娘献殷勤,真不怕回去以后会被罚着跪搓衣板么?

    这些话他们也只敢在心里嘀咕,面对王上和萧羡书的时候,他们可是什么都不敢说,不仅不敢说,连点异样都不敢表露出来。

    不过他们心里都在默默为太子妃叫屈。

    一大桌子的人全都放下了筷子,唯独萧羡书和叶千栀吃得还挺欢快的,等两人放下筷子,那些老臣们已经喝完了消食茶,叶千栀看着桌上的菜肴,指了几道,让人打包了送去太子府。

    “殿下,我刚刚尝了,这几道菜很不错,太子妃肯定也会喜欢。”那些老臣的目光虽然隐蔽,但是叶千栀还是察觉到了,她自然明白刚刚萧羡书给她夹菜和舀汤的行为落在他们的眼里,会被解读成了各种意思,为了萧羡书家庭和谐,也为了她耳边能清净一点,她做主给点了几道菜,送去了太子府。

    萧羡书行事向来是随心所欲惯了,对于旁人的目光,他是一点儿都不在意,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和叶千栀需要避嫌,所以对于叶千栀点菜的行为,他非常理解,并且还帮着找补:“我刚刚夹给你的鸡翅,味道也很不错,我觉得可以加上。”

    “行!”叶千栀爽快地同意了。

    饭后,一行人坐在雅间里,说说话,聊聊各自的看法和想法。

    王上自然是不会无缘无故就带着这么一大群人出来遛弯,又不是闲得慌,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用意。

    叶千栀听了一耳朵就明白了,知道王上要做什么了。

    天圣王城的规划是很早以前就规划好的,现在天圣扩大了国土面积,来王城发展的人就更多了,为了能够容纳下这么多人,王上这才决定要扩建王城。

    扩建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总之扩建的地方必须大,风水也得好。

    王上请了不少风水先生看过,每个人给出的地方都不一样。

    所以他这才打算自己亲自出马,看一看,踩踩点。

    这种国家大事,叶千栀一般是不会发表自己的见解,都是听他们说。

    大家讨论了半晌也没有讨论出一个结果,在酒楼坐了挺长时间,大家便都有些坐不住了,起身离开了好难吃的菜肴,去别的地方走走。

    王城很大,光靠脚走,十几天都走不完,他们也不过是走了一段路就上了马车,坐在车上看外面。

    马车行驶到了一个三岔路口的时候,一个人突然从街边的冲了出来,被马车给撞倒了。

    车夫一把拉住了缰绳,让马车停了下来,车夫跳下了马车,过去看了跌倒在地上的姑娘,把她扶了起来。

    “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跌倒的姑娘,脸色苍白,额头上溢满了汗珠,她声音虚弱地说道。

    王上是爱民如子的王上,对于这个变故,他是非常担忧的,见跌倒的姑娘被扶起来了,他挑开了窗帘,冲着那个方向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爷,这位姑娘没事。”车夫回答道。

    “你送她去医馆看看,有没有事,得大夫看过了以后才作数,还有,是我们的马车撞到了人,看病的费用我们得给。”王上吩咐道。

    跌倒的姑娘听到这话,扭头往王上这边看来,冲着他屈膝道:“多谢。”

    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坐在马车里的王上看清楚了她的面容,眼瞳登时放大,满目震惊。

    不仅仅是王上,还有那些看清楚了她面容的老臣们,全都震惊得不已。

    “他们这是怎么了?”叶千栀单独坐在后面的马车,见马车停了下来,半晌都没有动静,便从车上下来,往前走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人回答叶千栀的话,大家的目光和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刚刚那女子身上。

    叶千栀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素色衣裙,娇娇柔柔的姑娘,叶千栀问车夫,“她怎么了?”

    车夫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说,叶千栀听了以后,笑了笑:“不用送她去医馆了,我就会医术,我给她看看。”

    说着,她就走到了素衣姑娘面前,仔细地给她看了脚,还给她把了把脉。

    “你会医术?”素衣姑娘见她动作熟稔,好奇问道:“这年头学医的姑娘极少。”

    “也不少,很多地方都有医女,只不过大家遇到了伤病,都习惯找大夫看病,极少去找医女看,所以才难得见到。”叶千栀回答道:“除了一些擦伤外,别的地方没有伤口,不用开药。”

    “我没事,就是刚刚被人推了一把,没站稳,给跌了出来。”素衣姑娘回答道。

    对于她的回话,叶千栀没说相信,也没说不相信,给她看完了以后,确定她没问题了,叶千栀笑眯眯扶着她到了路边,让她小心点,可别在跌出去了。

    做完了这件事,叶千栀爬上了马车,很快马车就消失在了三岔路口。

    因为这个小插曲,王上没有继续逛了,而是直接回了宫,跟着来的几个老臣也都一扫刚刚的轻快,眉眼间染上了几分愁绪。

    情绪变化最明显的,当属萧羡书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29526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10章 碰瓷?,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