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以前,只要有叶千栀在场,那萧羡书肯定是跟着叶千栀离开,绝对不会在宫里多留。

    这次就不一样了,萧羡书看了叶千栀一眼,转身就跟着王上去了王上的寝宫。

    至于那些刚刚还侃侃而谈的老臣们,现在如同一个小鹌鹑,一声不吭,等王上走了以后,他们也都立刻撤了。

    看这些老臣们的表现,叶千栀就知道刚刚那个出现的素衣姑娘绝对有问题,不过究竟是哪方面的问题,她就不得而知了。

    “你没和明侯爷一起走?”王上看到跟在他身后的儿子,柔声道:“你不是最喜欢跟她待在一起吗?今儿怎么没跟她一起回去?”

    “儿臣怕儿臣前脚刚走,后脚就多了一个后娘。”萧羡书阴阳怪气道:“您刚刚看到了那位姑娘,眼珠子差点都没有掉下来呢!”

    “胡言乱语!”王上皱着眉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了?”

    “两只都看到了,她那张脸长得跟母亲一模一样,想要忽略都忽略不了。”在萧羡书的记忆里,他对母亲的记忆已经非常淡了,在他年幼的时候,母亲就早早离开了,这么多年来,他能看到的也就只有画卷,不过拜那一点点的记忆所赐,他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今天出现的姑娘长得跟他母亲非常像。

    “你还记得你母亲的样貌?”王上倒是有些惊讶了,他看着萧羡书道:“朕还以为那时候你年龄小,对她的记忆不深。”

    “她是生我育我的母亲,我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他。”萧羡书道:“我今天就不回去了。”

    “为何?”王上刚刚开口问,就想起了刚刚萧羡书说的话,他没好气道:“对你父王就这么没有信心?”

    “同为男人,对彼此的想法更了解,您今儿见了她,保不齐会移情别恋,把对母亲的情感转移到她身上,天圣的历史中,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萧羡书说的是天圣开国皇帝的事情,开国皇帝年少的时候有一个情投意合的青梅竹马,不过还没到他们可以成亲的年龄,就天下大乱,大家四散离开了。

    后来两人好不容易相见,过了一段时间平平稳稳的日子,只不过这样的日子还没过多久,就被打破了,开国皇帝的青梅落入了敌人的手里,为了不拖累开国皇帝,青梅直接自刎而亡!

    从那以后,开国皇帝见到了跟他青梅长相相似的人,都会网罗回宫里。

    萧羡书是怕他的父王也犯了这个毛病,会把刚刚碰瓷他们的女人给带回来。

    “朕不会。”王上笃定道,他抬头看向了窗外的云朵,缓缓道:“她早就离开我了,哪怕来一个长得跟她一模一样的人,那也不是她了。”

    他并不沉迷于女色,也不会因为对方长得跟他喜欢的人相似,就把人放在自己身边。

    得了王上的准话,萧羡书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宫里多了一个顶着跟他母亲一样面容的妃子。

    “不说朕了,说说你吧,你对明迁枝那么好,是不是因为你心悦她?”王上突然发问道:“别想着糊弄朕,朕可是过来人了,对你的目光很熟悉,你糊弄不了朕。”

    萧羡书沉默了半晌,最终承认道:“早在几年前,儿臣就对她动了心。”

    只不过那时候叶千栀是以男子的身份示人,还把他给糊弄过去了,不然他是绝对不会放叶千栀离开。

    都说强扭的瓜不甜,可甜不甜的,不要紧,只要能吃,那都是好瓜。

    可惜,他知道叶千栀是女子时,他已经娶了太子妃,而以叶千栀的身份,她是不可能入太子府当他的侧妃,哪怕她愿意,萧羡书也不舍得。

    “既如此,你就没有想过,要和她长相厮守?”王上问道:“喜欢的人在你面前时不时走来走去,你能控制住自己?”

    “若是她对儿臣有半点意思,那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儿臣都会把人留在身边,可明显,她对儿臣并没有什么不同。”萧羡书非常有自知之明,他自嘲道:“儿臣胆子不大,那些会惹她生气的事情,都不敢做,哪怕心悦她,想要跟她在一起,可只要想到有朝一日,她会疏离儿臣,儿臣就什么都不敢做了。”

    比起会失去叶千栀这个朋友,他还是宁愿她就在自己面前,只要能看到她,能跟她说几句话,他就心满意足了。

    “倘若有一天,你碰到了跟明侯爷长得相似的人,会不会把人带回去?”王上好奇问道,把刚刚萧羡书问他的问题,直接给甩了回去。

    萧羡书摇头道:“外表相似,内里不同,哪怕就是双胞胎姐妹,性格和能力也是不一样的,儿臣心悦她,是因为她的能力,而非她的外貌。”

    他又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就被一张脸给蛊惑了。

    王上笑了,笑容满足:“不错不错,你能这么想,证明你长大了。”

    “儿臣早就长大了。”知道他的父王不会把宫外那个莫名其妙、来路不明的女人带回来,萧羡书就放心了,也没有心思呆在这里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见他小脚脚不老实地走来走去,就知道他待不住了,王上大发慈悲道:“不想留就走,免得在整面前碍眼。”

    “得嘞!”萧羡书一下子从位子上弹了起来,直直往外跑去。

    见他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外,王上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他敲了敲桌子,很快一个黑衣人就出现在了殿内,他淡淡吩咐道:“去查查今天出现的人,看看是谁安排的。”

    世上长得相似的人是有,但是长得相似,又恰好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偶遇的可能性就非常少了。

    要说这件事不是人为安排的,王上都不相信。

    他今儿刚好出宫,刚好就碰上了,这也太巧了!

    “还有,今天陪朕出宫的小内侍和那些老臣们,一个个排查过去,看看谁有嫌疑。”

    知道他出宫,还能准确提供他会出现在哪里,安排这件事的人,定然是在他身边安排了眼线,不然可做不到这么精准的事情。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29525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11章 巧合?不可能,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