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行不行,晚上你就知道了。”叶千栀冷笑一声:“千万不要随意怀疑我的能力,不然我会让你见识到我的恐怖之处!”

    叶千栀活动了一下手脚,骨头发出咯咯的声响,可惜萧羡书是半点都不怕,还以为她是在逞强:“小枝,这点小事,你就不要去了,我一个人能搞定的,你在家里等我的消息。”

    “别了,我可得去好好展示一下我的能力,免得某些人又开始质疑我的能力。”

    某些人,说的就是萧羡书了。

    萧羡书听明白了叶千栀话里的意思,他很是无奈,不想带叶千栀一起去,可叶千栀是他说不带就不会去的么?

    总之,不管萧羡书愿不愿意,晚上行动的时候,叶千栀准时出现了。

    看到叶千栀,萧羡书一点儿都不意外。

    萧羡书带了一个帮手,叶千栀也带了一个。

    还是大家的老熟人,周玉尧!

    “将军,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周玉尧看到叶千栀熟门熟路地往花街柳巷走去,有些不太好意思,特别是靠近以后,能看到站在花楼门口,花枝招展迎客的花楼姑娘时,周玉尧脸都红了,眼睛都不敢往那边瞄一眼。

    主要是那些姑娘的衣裳都太透明了,穿在身上,遮不住什么东西。

    “小周啊,你没来过这里?”叶千栀见他脸颊通红,不好意思抬头的样子,好笑道:“我记得军营里那些士兵,闲暇的时候不都会来这些地方消遣么?”

    有条件的时候是会来这些地方,没条件的时候,他们就只能去军中的红帐篷了。

    红帐篷里面的女子,基本上都是官家犯事的女子,那些女子受家族的连累,长得漂亮的会被教坊司的人买走,亦或是被外面的花楼给买走,剩下一些长相普通甚至是丑陋的,没有人要,最后就会被送去军营的红帐篷。

    叶千栀刚去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地方,后来是有个小兵,喝醉了酒,嚷嚷着要去,还要带她去长见识,她才知道莫龙军也有这样的地方。

    叶千栀见过不少小兵都去过,她原以为周玉尧也去过,现在看来,周玉尧还挺单纯的,连花楼姑娘都不敢看,显然也不会去那些地方。

    周玉尧红着耳朵道:“我.....我是有未婚妻的人,得守夫道。”

    “看不出来啊,你今年都二十岁了,还没回去成亲?”叶千栀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作为周玉尧的顶头上司,她非常好说话,“是不是抽不出时间?没关系的,你什么时候回去,跟我说一声,我给你一个月的假期。”

    “将军,您就别开玩笑了,我的未婚妻,她在几年前就逝世了。”周玉尧小声道:“我父母也相继离世,婚事便耽搁了下来。”

    没有人替他操持,周玉尧以前又一心扑在了工作上,事情自然是一拖再拖。

    叶千栀道:“没想到是这样啊,既然你现在跟我说了,那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等有时间了,把麒麟的那几个未婚统领也喊来,给你们举办一个相亲宴。”

    “别了吧?”周玉尧摆摆手道,“王城的姑娘可看不上我们这些糙汉,我们就不来这里浪费时间了。”

    “事情都还没有开始办呢,你就先给我泄气了?”叶千栀哼了哼道:“先说好了啊,到时候你必须得来,你要是不来,明年给麒麟当陪练的人,就让你去。”

    一听这话,周玉尧整个人都蔫吧了,给麒麟当陪练,听着还挺让人热血的,可是麒麟的那些人,哪一个不是身怀绝技?他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只会送过去被虐菜!

    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从麒麟训练营走一圈出来,身体也要散架了!

    他老胳膊老腿了,还是别了!

    几人闲话间,叶千栀和萧羡书就熟门熟路到了花街最大的一家青楼。

    萧羡书和周玉尧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对这边不熟悉,叶千栀就不一样了,她好歹看过不少电视剧,在大盛的时候也去过花楼,长了见识,所以她一副老司机的模样,带着三个小弟大摇大摆进去了。

    她丢了一个银锭子给花楼的老鸨,十两重的银锭子让老鸨喜笑颜开,亲自送他们去了花楼最好的雅间。

    叶千栀出手大方,点了一桌子的饭菜和酒水,还点了几个弹琵琶和跳舞的姑娘,等这些人来了以后,老鸨这才离开。

    “老大,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呢?”周玉尧闻着空气中的胭脂香味,很是不习惯:“我们不是来打架的么?怎么跑来这里玩耍了?”

    “这不是见你们都没有来过这里,所以带你们进来长长见识么?”叶千栀轻笑道:“你们别这样看我,来花楼也不一定是来办那些事情,还可以来这里玩儿,你们不觉得这里的饭菜挺好吃的么?这里的歌舞也挺不错。”

    “没有你家酒楼的好吃,这些歌舞也比不上宫里的歌舞,你要是喜欢看,我可以让人去你府里跳给你看。”萧羡书蹙眉道:“这种地方,你不应该来。”

    “来都来了,现在说这些也晚了,再说了,我们来这里也是为了帮你出气啊!”叶千栀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支着额头,轻声道:“你可知道萧袂每个月都有十来天会来这里?并且来了这里以后,当天晚上就不会回府,我们今儿要是直奔瑾王府,不仅等不到人,还得应对瑾王府的侍卫,那就太兴师动众了。”

    “来这里等他,不是更好。”

    “你确定他今晚会来?”萧羡书小声道:“万一他没来呢?”

    “那咱们就直接杀到瑾王府,不管怎么样,今晚肯定会让你出出气。”

    叶千栀保证道。

    白天的时候,萧羡书是冲动到恨不得暴揍萧袂一顿,可经过一个白天的消化,他的理智已经回归了,能不能揍萧袂一顿不重要,反正他身为太子殿下,想要对付萧袂,有的是办法,真没必要跑来花楼里守着。

    特别是叶千栀一个姑娘家跑来这里,他不放心。

    就在他决定要带叶千栀离开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萧羡书一下子就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

    不是萧袂,还能是谁?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23539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14章 不是萧袂,还能是谁?,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