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他真的来了。”萧羡书压低了声音,似乎是怕惊扰了外面走廊上的人,声音轻不可闻。

    叶千栀扫了一眼走廊上的影子,见萧羡书紧张得不行,没好气道:“来了就来了,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他又不知道你在这里,没必要躲着他。”

    “小枝,我不是躲着他,就是不习惯在这样的地方跟认识的人碰面。”萧羡书有些别扭道:“我都不知道他喜欢来这里,你是怎么知道的?”

    别怪萧羡书惊讶,他早早就把关于萧袂的资料翻了个底掉,可上面并没有这一条消息啊,难不成是他看漏了?

    叶千栀道:“猜的。”

    “猜的?”萧羡书更奇怪了:“你对他很了解?”

    “我就在早朝上见过他几次面,连话都没有怎么说过,谈何了解?”叶千栀道:“我不过是基于一些事实,做出了合理的推断,现在他出现在这里,就说明我的推断是正确的。”

    “何解?”萧羡书一头雾水地看着她。

    叶千栀见他*难樱馐偷溃骸巴醭抢铮韧鹾蟮娜ü蟛簧伲怯心芰ψ稣饧碌娜巳床欢啵颐且桓龈雠懦绻悄切┤ü竺亲稣庵质拢敲矗堑哪康氖鞘裁矗*出这样的一个人,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总不能是用来讨好王上吧?”

    那成本也太高了,而且王上并不沉迷于女色,在他掌控了朝局之后,后宫里就没有添过新人了,就是后宫那几位娘娘们,也都是守活寡,王上基本上不会过去。

    权贵们想要通过送美人给王上,从而达到讨好王上这个目的,那花销有点多。

    再者,王上是明君,想要讨好他,还不如多做点实事,少搞点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叶千栀把这些分析说给萧羡书听,萧羡书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排除了权贵,那剩下的也就是皇室中人了。

    皇室宗族,人不少,但是这些人都是混吃等死之人,没什么大志向,说句不好听的,他们跟皇家的关系已经很远了,现在还能享受到皇家的福利,那是王上看重他们。

    大家都是聪明人,坐着躺着就能吃香喝辣,又何必去做那些冒险的事情?

    一个个人排除过去,最后剩下的人,也就只有瑾王爷萧袂了。

    “不对啊,你就没怀疑过我那两个便宜兄长?”萧羡书道:“他们的脑子虽然不太好,但是没准这个事情就是他们搞出来的。”

    “先王后逝世的时候,他们的年龄不大,再加上他们的母族式微,实施这件事的可能性太低了。”叶千栀道:“这个世上,长相相似的人确实是有,但是能够找到这么神似的人,还是非常难得的,我前面的时候问过你,说是那个姑娘除了长相外,还有什么地方跟你母亲相似,你还记得你那时候是怎么说的吗?”

    萧羡书自然记得,他说:“不仅是外表相似,连神情都神似,连眉头动一下都跟他记忆里的母亲一模一样。”

    “能够把人*到这个地步,显然雕琢这件产品的人,对你母亲很了解和熟悉。”叶千栀道:“我上次听王上说,瑾王爷年幼时是在宫里长大的,到他快要娶王妃的时候,才搬出去,你算算时间。”

    不用叶千栀说,萧羡书早就开始算了,等算清楚了,他脸色一瞬间难看得不行。

    两人闲话间,走廊上的萧袂也被人迎着去了隔壁的房间。

    “你说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这跟咱们来这里有什么关系?”萧羡书可还没有忘记自己刚刚问叶千栀的是什么。

    叶千栀:“瑾王爷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王城,极少数的时候会出城调养身体,你说他是如何避开众多耳目,找到一个跟你母亲长得相似的人*的?而且能够把人*到这个地步,我猜他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说不定他找了一群长得相似的人,一起*,而我们见到的那一个人,是他雕琢出最相似的产品。”

    萧羡书明白叶千栀的意思了,他脸色更难看了,见到一个,他就快要气炸了,更别说还有一大群,想到这里,他恨不得立刻跑去隔壁,打萧袂一顿。

    萧袂总不能是一个个去各地把长得相似的人网罗起来,他没那么多的时间,但是花楼就不一样了,只要他给出一张画像,花楼的老鸨就会给他留意,有长得相似的人自然会替他留着。

    也难怪叶千栀会选择这个地方。

    “按照你的猜测,那这里岂不是他的地盘?我们来这里,不会被他发现吧?”萧羡书紧张地左顾右盼。

    叶千栀道:“淡定一点,我们是来这里消费的,又不是来*的。”

    萧羡书:???

    你莫不是忘了,咱们来这里的目的了?

    叶千栀自然没有忘记,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花了银钱,就该好好享受嘛!

    她没理会萧羡书那抱怨的目光,自顾自地,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弹琵琶的姑娘一首首的曲子过去了,跳舞的姑娘也跳了许久,叶千栀吃饱喝足了,这才扬了扬手,让他们退下。

    萧羡书怪异地看了她一眼,道:“看你刚才摆手的姿势,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啊,你不会是早就背着我们来过了吧?”

    “我大你九岁,你说呢?”叶千栀道:“年少轻狂的时候,去花楼长过见识。”

    天圣和大盛有相似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叶千栀盯着桌上的酒杯,唇边溢出一抹苦笑。

    她很长时间没有想起前几年的事情了,似乎在大盛的那些年,都是一场梦。

    “你心情不好?”萧羡书敏锐地察觉到了她心情低落,萧羡书给她倒了一杯酒水,霸气道:“来,我陪你喝几杯,你就别难过了。”

    “喝酒可解不了我的忧愁。”叶千栀嘟囔了一句,不过没有拒绝萧羡书的好意,端起酒杯,一口就把杯中酒给喝了。

    萧羡书跟着一饮而尽:“喝酒不行,那什么可以?”

    “一夜暴富!”叶千栀答。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20717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15章 一夜暴富,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