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闻言,萧羡书直接摘下了自己腰间的一块令牌,丢给了叶千栀。

    下意识接住,叶千栀看着手中温热的玉佩,满头问号地盯着萧羡书。

    “怎么看着*什么?这块玉佩送给你,你拿着它,可以在合福钱庄取钱,没有上限。”萧羡书财大气粗地表示。

    叶千栀惊了,她捏着玉佩,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来比较好,好半晌后,她才道:“你还挺败家的,玉佩你收回去,我不要,我自己能赚钱。”

    开玩笑,她名下的好难吃的菜肴已经非常火爆了,虽说还没有做到每一个城池都有分店,但是不少人都听说过,还有人不远千里跑来吃。

    她活了两辈子,赚了不知道多少银钱,不说在这里,就先前在大盛,她名下的铺子就开遍了大盛各地,她的顺风镖局,更是人尽皆知。

    叶千栀算了算时间,从她出海开始到现在已经六年多将近七年时间了,她一直都没有回去,也不知道她名下的产业还在不在。

    等将来有机会了,她一定要去大盛走走。

    “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了,别还给我。”萧羡书不收:“小枝,天色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干活了?”

    “嗯,确实是该开始干活了。”叶千栀从怀里摸出了一个芦苇的管子,让周玉尧把管子里的粉末吹到了隔壁房间,等到隔壁房间安静下来了以后,周玉尧顺着窗户爬了过去,把萧袂拎在手里,离开了花楼。

    他安置妥当了以后,又趁着黑夜摸了回来,等他到了以后,一行人这才结账离开。

    离开了花楼,一行人直奔刚刚周玉尧去的院子而去,等到了院子里,叶千栀拿出早就备好的衣裳,几个人换上,又做了一些修饰,保证他们的亲爹娘都认不出他们以后,这才推门进去。

    萧袂已经醒过来了,正在奋力地挣扎,见到外面进来的人,萧袂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要不是他的嘴巴被塞了布条,怕是早就破口大骂了。

    叶千栀围着他走了一圈,见他的胳膊已经被绳子勒出了红痕,指挥着周玉尧把人放在木板上绑好,叶千栀这才用伪装过后的声音开口道:“听说瑾王爷胆小怕事,体弱多病,我一直都不太相信,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能跟瑾王爷同处一个空间,不如就让我来试试。”

    说话间,叶千栀从怀里摸出了一大把的飞镖,她喊了周玉尧过来,把他眼睛给蒙上,然后对着萧袂的方向丢飞镖。

    “老大,我不行啊,我从来就没有搞过这样的,要是丢不准,丢到他身上,伤到人了,那可咋整?”周玉尧拿着飞镖,不知所措。

    “怕什么?随便玩,出了人命,也没事儿,就地挖个坑,把人埋了就行了。”叶千栀拍了拍他得劲肩膀,安慰他道:“不要伤着自己就好了。”

    周玉尧不会变声,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声,萧袂压根就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是叶千栀的回答萧袂听得是一清二楚,听完以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没想到这几个人的胆子这么大,绑了他就算了,居然还想出了这种折磨人的方式。

    萧袂奋力挣扎,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绑着他手脚的绳子不仅没有松开,反而还越来越紧了。

    就在挣扎间,蒙着眼睛的男人已经开始玩飞镖。

    第一个飞镖擦着萧袂的手臂而过,衣裳袖子被飞镖给划破了,好在没受伤。

    第二个飞镖是擦着他的耳朵而过,耳朵被划破了皮,流了血。

    第三个飞镖是擦着他的脖子过,吓得萧袂浑身发抖,在飞镖落下以后,他松了一口气,冷汗一瞬间冒了出来。

    萧袂以前做过不少这样的事情,论起收拾人,萧袂也算是有心得,可他却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这是第一次,可就是这一次,都吓得他差点尿失禁。

    那不过是开胃小菜,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

    周玉尧是一支支飞镖玩儿,萧羡书和他带来的人就是两支起步,有时候三五支也是正常的,他们玩得开心,可被绑在木板上的萧袂就快要窒息了。

    不是每一个人丢出去的准头都那么准的,虽说他们不会要了萧袂的性命,但是也会让他受点皮肉之苦。

    萧袂此时已经感受不到身上伤口的疼痛了,对他来说,现在最害怕的事情是,就怕他们手一抖,飞镖一个没有飞准,刺入要命的地方,那他就完了。

    这一晚上,萧羡书几人玩得是开开心心,萧袂则是生不如死。

    好不容易熬过了这一晚,叶千栀几人却没有放人,依旧把人绑着。

    萧袂又困又累,很想休息,可是又不敢休息,坚强地撑着眼皮子,他想着,只要他的人发现他天亮没有回去,那就一定会来找他,只要来找他了,就一定能找到他。

    漫长的白天,他就靠这个想法坚持着,一直都没有休息,可是等到了夜幕降临,他想象中的人都没有来。

    反倒是昨晚折磨了他一晚上的那几个恶魔又出现了。

    昨儿是玩飞镖,今儿就改了花样,直接拿着箭射他。

    萧羡书拿着弓箭,漫不经心地拉满了弦,就在他调整姿势的时候,谁知道手一抖,箭羽给发出去了。

    箭羽直直地往萧袂的心*去,萧袂白了脸,在箭羽靠近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了。

    就在箭羽快要抵达他心口的时候,叶千栀随手丢出了一块玉佩,挡了一下,箭羽改变了方向,减了力度,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捡回了一条命,萧袂心下一松,再也撑不住,昏了过去。

    见他昏过去了,萧袂撇了撇嘴道:“胆子还真是小。”

    “行了,明天就是瑾王府选妃宴会的好日子,咱们可不能扣着人不放了,让麒麟的人过来,送他出城,丢到城外的河里泡一泡。”

    叶千栀吩咐道:“泡一夜,等天亮边的时候,再去引来瑾王府的人,把他带回去。”

    萧羡书冲着叶千栀点了一个赞:“高,实在是太高了!”

    这两天的事情不过是开胃小菜,明天才是正餐,他都迫不及待期待明天的到来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20717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16章 高,实在是太高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