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翌日。

    收到瑾王府帖子的权贵,全都好好捯饬了一番,收拾得人模人样前往瑾王府。

    可惜,他们按时到了瑾王府,可瑾王府却一片混乱,半点招待客人的意思都没有。

    萧袂当初决定要举办这个宴会,名为选妃,实则是想要搞事情,可他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始搞事情,自己就先被搞了!

    在花楼莫名其妙就被绑了,还被人投掷飞镖玩儿,还差点就命丧弓箭之下,除了这些外,昨晚他还在城外的河里泡了整整一晚上,冻得他浑身哆嗦,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

    他这两天过得辛苦,瑾王府众人也是度日如年,当他们家的王爷凭空不见了,瑾王府的人这两天都忙着找人,可惜他们城里城外一通乱翻,却没有找到丝毫踪迹。

    今早要不是得知消息,知道自家王爷出现在了城外的河里,他们怕是就要去报官了。

    王爷是回来了,但是瑾王府这几天都忙着找人,没有好好筹划这次的宴会,哪怕前些日子有做过安排,但事到临头,还是略显仓促。

    宴会的日子是早早定下了的,为了这次能顺利搞事,萧袂还特意邀请了王上,希望他能出面,帮他挑选未来王妃。

    王上的兄弟并不多,萧袂是他的弟弟,萧袂的要求,王上自然不会拒绝,所以当宴会开始了以后,王上便低调地出现在了瑾王府。

    第一个发现王上的人,居然不是瑾王府的管事,而是一直都在状况外的叶千栀。

    她见到王上出现,激动得不行,伸手扯了扯萧羡书的袖子,低声道:“你父亲来了,咱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萧羡书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他强忍着,不让嘴角微微往上翘:“从进门到现在,你就一直都心不在焉,你不会是一直都在等我家老头子出现吧?”

    “嗯。”叶千栀没有否认:“我们好不容易雕琢出了一个艺术品,我想去看看,这个成品现在如何了,符不符合我们当初的预期,难道你不想去看?”

    对于去看萧袂这件事,萧羡书打心底里是抗拒的,不过这事儿是叶千栀提出来的,他就是不想去,最后还是磨磨蹭蹭带着叶千栀去了。

    萧羡书来参加瑾王府的宴会,自然是带上了太子妃,不过他却没有跟太子妃待在一起,而是跑来找叶千栀,特别是他们两人还光明正大出现在人前,倒是惊了不少人。

    燕胭脂今儿也来了,她对叶千栀是挺有好感的,她的好感在知道叶千栀是女子后也没有消散,反倒是现在看到她姐夫和叶千栀光明正大出现在人前时,颇有怨言。

    “姐夫他怎么这样啊,不陪在姐姐身边,却跟在别的女人身边。”燕胭脂抱怨道。

    燕舒嫁到太子府已经一年多了,对于萧羡书和叶千栀的事情比外人了解更深,她一开始的时候也会吃味,觉得心里不舒服,可当她知道叶千栀做的事情后,对叶千栀就没有敌意了,也明白萧羡书为什么会喜欢她。

    “他跟明侯爷有事情要办,待在一处,不是挺正常的?”

    面对自家姐姐的回答,燕胭脂有点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小心翼翼道:“姐姐,你不生气?”

    “有什么好生气的?”燕舒幽默地回答:“在我没有嫁给太子殿下以前,明侯爷还当了殿下好几年的驸马爷呢,他们经历过苦难,一同走过了那一段路,他们之间的情谊有所不同也是正常的。”

    “你就不怕姐夫他跟明侯爷有什么嘛?”燕胭脂小声问道。

    燕舒回道:“如果我是男子,我也会喜欢明侯爷这样的女子,长得漂亮,有能力。”

    这么漂亮又聪明的姑娘,谁不喜欢呢?

    燕舒也是非常喜欢的。

    燕胭脂见自家姐姐说这些话的时候,并不勉强,也没有生气,这才放下心来,只要她姐姐不生气就好了。

    走远了的叶千栀和萧羡书可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人顺着王上出现的地方走去,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人。

    见到萧羡书和叶千栀追上来,王上是一点儿都不意外,他道:“朕就知道你们不会老老实实待在外面,既然过来了,那就一起去看看你们的瑾王叔吧!”

    王上对于萧袂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都看在眼里,不过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自己不知道,甚至在瑾王府的人搜查王城的时候,还帮着扫除了痕迹,顺利让他们隐瞒了两日。

    如果没有王上的帮忙,收拾萧袂这件事也不过有惊无险就过去了。

    萧袂正在泡热水,他昨儿泡了一晚上的冷水,冻病了,此时的他头脑发胀,鼻涕一直往下落,怎么都擦不干净。

    听说王上和太子殿下、明侯爷来了,萧袂有心拒绝见他们,可在知道王上也在场后,他也就只能让人扶着他从热水里出来,换上了厚实的袄子,白着脸去见他们。

    “臣弟见过王兄。”萧袂刚从里面出来,就冲着王上行了礼。

    “你快起来,这里没有外人,自家人就不讲究这些了,你这是怎么了?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王上关心道:“可有去请太医过来诊脉?”

    “多谢王兄关心,臣弟暂无大碍,就是这几天天气变化太快了,冻到了。”萧袂找了一个借口敷衍过去,他总不能跟王上说,他是被人给算计了吧?而且还被人逗弄了好几天。

    这件事他说什么都不会抖露出去的,不然被外人知道了,他面子里子都没了。

    “你年纪也不小了,跟年轻的时候不一样了,得多注意保暖。”王上知道内情,但是搞事的人是他儿子,面对这个便宜兄弟,他就只能对不住了:“你生病了,府里的事情也无人操持,确实是迫切需要给你找一个能干的王妃帮衬你。”

    “王兄说的是,臣弟心里早有人选。”萧袂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看了叶千栀一眼,这才接着道:“臣弟心仪明侯爷,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要跟她携手同老,不知王兄可愿成全臣弟的心愿?”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10502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17章 心仪明侯爷,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