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选妃宴是不成功,但王上还是给萧袂选了一个王妃。

    当萧袂收到圣旨的时候,整个人都要炸了。

    皇子们选妃,选妃的标准可不是自己喜不喜欢,而是对方的家族能不能给自己带来助力。

    历朝历代的皇子们,大多数外表光鲜,内里却一点儿实权都没有,想要染指朝政,那就只能通过别人,人家手里的权力,凭什么要跟你共享?不给人家点好处,人家凭什么要听你的吩咐?

    皇子们的王妃侧妃基本上都是利益联姻,只要是有点好处,不少人就如同闻到了腥味的苍蝇,一股脑儿地扑了上来。

    你不能说人家市侩,毕竟想要马儿跑,就得喂马儿吃草!

    瑾王妃的位置已经空悬多年,以前萧袂刚刚丧妻的时候也有人提过要把自家闺女嫁给他,不过那时候萧袂觉得自己不着急找王妃,他手里虽没有权力,但是他那时候势力极大,就缺了一个有权力的岳家,而手握重权的大臣们,不屑与他为伍,至于别的臣子们,影响力还没有萧袂的影响力大,他看不上,非常正常。

    这次选妃宴,萧袂是决定妥协了,只要找到一个差不多的女子,就够了。

    却不料,在选妃宴前面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选妃宴当天,他连面都没露,而他那天的挑衅,惹怒了萧羡书,这不,报应来了。

    王上给他挑的王妃,长相一般,性格彪悍,家世......完全没有。

    他是要挑一个有点助力的岳家,而不是来拖他后腿的岳家。

    可惜,圣旨已下,萧袂心里不满又能如何?总不能跑到宫里*吧?

    “要是让我知道,那天晚上捣鬼的人是谁,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因为那几个人,他好不容易布下的局,还没有开始,就被破解了。

    他自己都成了这个样子,动弹一下都困难,更别说做什么了。

    萧袂因为得了一个处处不如意的王妃,气得差点爆炸,而坑了他一把的萧羡书,得意的不行,特别是知道萧袂一脸铁青,最后还是冷着脸接了圣旨,他就高兴得不行。

    “让你惦记我家小枝,这次的事情,就算是给你的教训,要是还不知道收敛,就别怪我不客气。”萧羡书心情极美,不过这份好心情在看到屋外晃悠的佟桂珍时,萧羡书的好心情消失殆尽。

    当初他答应王上,愿意纳莫罗世家名门的女子为侧妃的时候,没有想到来人会是佟桂珍。

    对于佟桂珍这个人,萧羡书是没有见过,她的名字,萧羡书倒是听说过。

    只不过那个时候他并没有上心,当佟桂珍走入太子府的时候,麒麟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佟家有异变,提醒他要小心。

    佟家的行为非常隐蔽,如果不是麒麟在莫罗无孔不入,怕是也不能探查出这一点点消息。

    这几年来,萧羡书把佟桂珍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冷眼看着她耍花招。

    按照正常来说,他应该假装自己不知道佟桂珍的所作所为,对她好一点,可是他做不到,他一点儿都不想跟条美女蛇同处一室,所以佟桂珍入府多年,萧羡书看都没多看她一眼。

    而最近,佟桂珍频频往他面前凑,事出反常,定有原因,就是源头是什么,萧羡书暂时还不得而知。

    “殿下,佟侧妃求见。”门外传来了小内侍的通报声。

    萧羡书眉头微微蹙起,半晌后,才冷声道:“不见。”

    丢下这两个人,萧羡书就没有理会门外晃荡的佟桂珍了,他转身往内室走去。

    “佟侧妃,殿下有事在忙,暂时没有时间见您。”小内侍客气地说道。

    对于萧羡书不见她这件事,佟桂珍是一点儿都不意外,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多次,这些年来,萧羡书一步都不踏入她的院子,连跟她碰面的机会也极少,佟桂珍来时就知道了结果,只不过,当她亲耳听到这话时,心里还是有点难过。

    “既然殿下有事情要忙,那我就先走了。”佟桂珍苦笑了一声,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

    等回到她居住的院子,佟桂珍再也没有办法维持脸上的表情,拉耸着脸靠在了窗边,她的贴身丫鬟青桔见到她靠在窗边,愁眉苦脸的样子,忙走了过来。

    她默默地站在佟桂珍身边,无声地陪着她。

    有了她的陪伴,佟桂珍才觉得在这座府邸,她不是一个人。

    “青桔,你说,殿下他是什么意思?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不理我,也不见我,你说,是不是我们佟家私底下谋划的事情,被泄露了?”

    “娘娘,您多虑了。”青桔柔声道:“这件事,老爷他们筹谋了二十多年,连莫罗王室的人都没有察觉,天圣这边的人,如何得知?”

    “我听说,殿下手里有一支非常厉害的探查兵,那些人出手的话,能瞒过去吗?”佟桂珍越发有些焦躁了起来。

    “娘娘,您是多日没有收到老爷的来信了,才忧心忡忡,其实您换个角度想,您就不会这么焦虑了。”青桔柔声安慰道:“您是天圣太子殿下的侧妃,是王上亲自赐婚的,您是代表莫罗嫁过来的,您身后除了佟家,还有万千莫罗百姓,您底气足着呢。”

    青桔其实知道自家侧妃在焦虑什么,太子府就两个女人,殿下日常不是宿在自己的院子里,就是在太子妃那边,至于她们这边,殿下是一步都不会踏入。

    大家都知道她家侧妃不得宠,不仅不得宠,甚至她都入府多年了,还是处子之身。

    不少仆人在背地里嘲笑她们。

    这些话,她家侧妃听到了,一开始不在意,久而久之,心里难免有想法,她就会想着要去争宠,只可惜,殿下对她避之唯恐不及,她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又谈何争宠?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人不发疯那就怪了!

    在佟桂珍郁闷的时候,萧羡书已经离开了太子府,翻墙去了隔壁的侯府。

    叶千栀知道萧羡书过来的时候,手里正拿着密折在看,听到他来了,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出去迎他。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502972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19章 不发疯就怪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