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齐大人心里在怒吼,可在面对萧袂的时候,他只能压下心里的怒火,皮笑肉不笑地道:“承蒙王爷厚爱,家妹已经定亲了。”

    “是吗?”萧袂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衣袍,语气轻飘飘的:“是真的定亲了,还是齐大人看不上瑾王爷侧妃的位置?”

    瑾王爷的侧妃,很稀罕么?

    齐大人在心里默默吐槽着,面上却不显,他依旧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对下官来说,家妹的幸福比什么都重要,上一次她已经所托非人了,下官不希望她再遭遇一次这样的事情。”

    “齐大人的意思,本王明白了,你是觉得本王会辜负了你的妹妹?”萧袂抚了抚衣袖上的褶皱,道:“齐大人多虑了,本王不是贪色之人,对身边的女人,向来也十分宽厚,齐大人不妨好好考虑考虑,若是可以的话,本王是非常希望能够跟齐大人成为一家人。”

    这些话,换一个场合说,齐大人或许还要想想,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满屋子的女人还在这里呢,他就能冠冕堂皇地说出这样的话,齐大人觉得萧袂还真是虚伪!

    他的妹妹就是留在家里嫁不出去了,也绝对是不会嫁给他这样的人!

    齐大人不吭声,萧袂看了他一眼,恳求道:“齐大人,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今晚你所看到的这一幕,能不能请你当做没看到?”

    “你也知道,本王最近被人故意打压,势力十不存一,这件事要是被王兄知道了,王兄必然会生气,他身体近来也不算好,一生气,一发飙,要是气坏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萧袂试图以王上身体的原因,能够让齐大人闭嘴。

    如果屋里的女子们没有顶着一张跟先王后相差无几的脸庞,齐大人自然是可以把这一幕当成是萧袂的风流艳史,不会上报,可这些女子顶着这样的一张脸,他就是想忽略,那也忽略不了。

    在官场沉浮多年,齐大人自然知道自己应该效忠的人是谁,他道:“王上近来说话中气十足,想来身体并无大碍。”

    虽没有明示,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彼此都明白。

    闻言,萧袂脸色冷了下来,他摩挲着手指,漫不经心道:“齐大人,有条活路在你面前你不走,偏偏要往死路走,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能活着,谁会愿意死?不过在忠义和性命之间,下官选择了下官所看重的。”

    “呵。”萧袂冷笑一声,语气冷了下来:“齐大人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本王就只能留你在这里做客了。”

    话落,萧袂打了一个响指,很快屋外就传来了脚步声,萧袂扬了扬眉,提醒道:“齐大人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等到人进来了,再后悔那可就晚了!”

    “下官做了选择,就不会改变。”齐大人道。

    齐大人油盐不进,萧袂跟他也无话可说了,就等着屋外的人进来,把齐大人给解决了,谁知道屋外是有人来了,但是来的人却不是他的人。

    萧袂一下子就给愣住了,好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大人,所有人都已经抓住了,无一个漏网之鱼。”来的是京兆府的衙役:“还请大人指示。”

    “把所有人都带回京城。”齐大人吩咐道:“看好了,可别出意外。”

    萧袂懵了,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据点,就这么被齐大人被拔了。

    虽然齐大人解释说,他是来抓江湖那些高手的,但是萧袂的直觉告诉他,齐大人就是冲着他来的。

    江湖高手,京兆府的衙役能对付?就他们那三脚猫的功夫,还不够人家削的,指望他们来抓江湖高手,梦里吧!

    齐大人既然不是冲着那些江湖人来的,那他是冲着谁来的?

    答案不言而喻!

    萧袂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他不情不愿跟在了齐大人身后,他倒是想跑,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跑,要是跑了,那不就是说明他心虚了么?

    他只要没有犯什么大错,王兄就是生气,那也拿他没辙!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萧袂有恃无恐了起来,觉得自己肯定会没事,回去的路上,还挺淡定的。

    只不过这份淡定在他进了宫,看到了不少宗亲都在的时候,他有点没底。

    齐大人也跟着进来了,因为事出突然,来不及写折子,所以齐大人是用口述的方式,给在场的人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还把那些女子都带了进来。

    一个两个长得一样的人,那不稀奇,但是一出现就是一大群,那就十分吓人了。

    皇室宗亲都被吓了一跳。

    跟王上关系亲近的王爷本来就少,宗亲们前几年仗着王上示弱,趾高气昂,对他的事情指手画脚,现在好了,王上牢牢把握住了朝堂,他们这些宗亲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不敢惹事,就怕自己做错了事情,让王上找到了发作的理由。

    先王后的死,宗亲们是有一定责任的。

    所以当一排长得跟先王后一样的女子出现,宗亲们全都不自在了起来,浑身发毛,只觉得周身的温度骤然间降了下来。

    跪了一地的赝品,王上一眼都不曾多瞧,齐大人在下班了以后还会跑去城外抓贼,本身就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没有王上的授意,他哪里敢大半夜跑出去外面瞎晃悠?

    “瑾王,你可有什么要辩解的吗?”王上冷声道:“朕一直都知道你不务正业,沉迷女色,但是也没有想到你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这是明目张胆侮辱他的王后!

    萧袂着急得不行,想要解释,可是越解释越乱,怎么都没法把事情给说清楚。

    他是被齐大人抓了现行,周围还有不少人看到了,小山村里帮他*这些女子的人也全都被抓了,他这边就是撇清了关系,也难保他们会招供。

    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王上对他的行为是怒不可恕,等到了人证和物证之后,一把撸了他的王位,让他从王公贵族变成了庶民,再把他送到了宗人府,让人在里面自生自灭!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487906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23章 自生自灭,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